依出版日期搜尋的格式為:yyyy-MM (如:2012-09)
(只須填至月份)


總類
哲學類
宗教類
科學類
應用科學類
社會科學類
史地
世界史地;傳記
文學;新聞學
藝術類
優惠套書與週邊
外版書
坐火車的抹香鯨 |
一切只當心情好 旅行不用遠行 能一個人,就盡量一個人
[1111CA176]
作者:王彥鎧/繪者◎NOBU
25開 184頁 平裝
ISBN:978-986-213-220-3
CIP:855
978-986-213-220-3
初版日期:2011年02月01日
此商品可7-11取貨付款
定價: NT$ 300| 會員價: NT$255

關於出貨時間以及運費請看這邊


獲2013年「全世界最美麗的書」(Best Book Design from all over the World 2013)銀牌獎

旅行無法被定義,重要的是怎麼看待旅行中的自己

安郁茜(建築師‧實踐設計學院前院長)
東明相(電影《練習曲》男主角)
莊淑芬(奧美大中華區首席執行長)
幾米(繪本作家)
詹偉雄(學學文創志業副董事長)

聯合推薦
(依姓氏筆畫排列)

台灣,即便很小,也具備了一整個世界的豐富。
旅行無法被定義,重要的是怎麼看待旅行中的自己。
2000年,廣告人阿鎧為7-11的一個旅遊活動做企畫創意,
開始了台灣本土的田野調查,他發表一系列的平面廣告,激發大熱情。
緊接著投入一種以特殊的散文搭配NOBU清新風格插畫的旅遊書寫。
前後十年,累計七十篇以上圖文。
這是阿鎧的貼心行腳,走遍東西南北,
用最深情的筆觸,勾畫出前所未見但卻美麗如昔的台灣。

清晨,天還蒙蒙亮,蘇澳站外已擠滿一群魚販,
趕搭早班平快火車,北上松山。
同一時間,松山站也有一群熟面孔,正準備南下到蘇澳漁港,釣魚。

為此,台鐵特別把貨車櫃讓給了這群賣魚的以及打魚的。
火車沿線停靠,於是就有村人陸續上車買魚。
這班平快車,便成了自由貿易的物流商場。
列車上出了名的,還有個賣冰淇淋的 「叭噗先生」。
號稱零下五度C 的芋頭冰,鮮度絕不輸給魚。
他說,這班火車還載過一個遠洋來的稀客哦。
去年夏天,一隻擱淺的小抹香鯨,
就坐這班火車,直達苗栗的鯨豚保育中心。
他咧嘴笑:「蘇澳的魚喜歡坐火車旅行吧。」
靠海的鄉民,身上有一種特殊的海鹽味,
叭噗先生說,那是 「天公牌」的道地香水。

清晨五點半,天邊魚肚白,
蘇澳魚群準時靠岸,開始一天的火車旅行。

作者:王彥鎧【人稱阿鎧】
五年級生/資深廣告人
塔克與哈露之子
彰化人/性情中人/怕音樂的人/會碎碎唸的人
曾與NOBU共事六年
現在人在上海

繪者:NOBU
六年級生/美術人
宅人
曾與阿鎧共事六年

說時光的少年們──小序
──詹偉雄

正如你所看到的,《坐火車的抹香鯨》就是這麼一種長相:短短的段落文字,散播在白色的紙頁裡,比較寬的字間和行間,讓字的行伍感突出了起來,於是你讀,便得一字一字地悠閒地讀;讀完了,回頭再望兩眼,剛讀過的地方也許還留著些餘味。三、五個page後,插圖頁來了,簡潔地塊狀的圖形(如果有人,往往身驅大而頭顱小,「姿勢」因而比「面容」更說明著這人的思想──如果有的話),抽象又詩意,哦,也許我們該多留意這些圖像的底層,是某些朦朧、難以描摹、紋理曖昧的色彩,有點像是音樂中所謂的「音色」的那種東西。

不論是作者還是我們讀者,都在時光中活過生命,這生命的體察,是由時間流逝中的一樁樁事件、際遇、episode,依照它們的序列組合而來(一個接一個,因而「上一個」便因「下一個」而有了意義),這組序列安置在記憶中,大部分時間裡它們溫暖又詳實,使我們有足夠理由相信:我是「這樣」的一個人!我們因有這般傳記式的過去,因此必得走向某個特定方向的未來……。

寫文字的阿鎧與畫插圖的NOBU,在《坐火車的抹香鯨》這本書裡,紀錄著與台灣十數個大城小鄉的遭逢往事,原本平凡無奇、熟習不察的空間與事件體驗,因著時光的遙距而陌生化起來,透過這努力,你開始瞪大眼睛凝視那未曾細究的事物,繼而進入事物背後萬般紛雜的身世,哦哦──在此言說者與讀者的自身敘事便和其他人聯繫了起來。

羨慕那尾抹香鯨,能搖搖晃晃地,搭著下一班火車從蘇澳到苗栗。

一切只當心情好

春二月。

關山的這個時後,天氣正在轉暖不暖,不知是春天還是冬天的季節,是個很錯亂的時刻。那錯亂是,春草不知長芽、冬梅還含著苞、太陽不知晨起,月光提早上班、老人不知該不該脫去棉衣、婦人不知該不該曬曬棉被…

那既是驟變、也是慢緩,節奏已亂了章法,可能是地處山谷的關係,也極可能只是那麼一兩天,剛剛好的壞天氣而已。拍子是亂了,但亂得極好,分不清早晚的必要關係,忘了吃飯,忘了洗澡,忘了該是起床還是睡覺,一切只當心情好。

人在心情好的時後,時間點上該有的秩序,顯得不那樣緊張了。我在關山的一星期裡,經常想睡才睡,想吃才吃,連偶發性的失眠也不那麼焦慮了。雖然我大部份的時間都在騎腳踏車,或者只是看著關山大圳發呆,身體裡的細胞,行動緩的像住進了冰山裡,我的肚子好像光吸空氣就飽了。我慶興著大家不知來關山玩,又慶興著這年剛過的二月天,城市裡的人們是如此積極向上,把關山遺忘。

這個時後來去關山騎腳踏車,整片的央苗稻田,由淺金黃轉綠鵝黃再轉翠綠玉的顏色,層次每天都在變著,有時風一吹,那骨牌效應帶出的層次更是美不勝收。

我可以就這麼騎車到高地,終日看著稻田就心滿意足。看膩了,就再去環山的腳踏車道繞繞,這裡每隔十公尺就可以看見成雙成對的鳳蝶,我猜已不是這時節,而是整年的關山都可能是昆蟲的情人節。如果你珍惜他們,那麼有可能從天而降的毛毛蟲,也請遊客善待牠們。

我從不在節奏對的時後旅行,所有年曆上的好時節,只會帶來更多的垃圾、噪音與壞心情。此刻的關山也許大雨,但我不需雨傘,不想出們淋雨就在民宿裡躺著休息………等一下就出太陽了,我瞇一下就好。

東海岸 男子漢

捕魚人有個名字叫「黑面A」。他打著一張竹筏,馬力不強的馬達,很克難地出海捕魚去。

七星潭的人,或者來訪七星潭的閒散遊客,偶有聽過這號人物,他習慣在下午四點鐘,七星潭沙灘外的一處四合院民宅,開市標魚。說標魚是客氣了,「黑面A」每次捕上岸的魚參差不齊,大魚小魚怪魚、混著八爪的、帶螯的,偶有那麼一兩回捕到旗魚,那可真是發了。

說起捕旗魚一事,村人都說,論「黑面A」的功力,還是不成。真要拜師學藝,得到台東的成功漁港,那兒有一批「鏢旗魚」的好手。平均年齡近五十的爺字輩師父,個個比「黑面A」還黑面。一支三公尺長重約七八公斤的漁叉鏢竿,箭般射出,俗稱鏢旗魚特技。這項傳統源自日據時代和歌山日人留下的技術,而今只有成功漁港見得到。頂盛時期的成功漁港,茶室酒家一家一家地開,燈紅酒綠夜夜昇歌。跑船的男子,吟唱著美空雲雀的「男子漢」以及「青色山脈」。歌、酒、茶室女子,撫慰了多少他們思鄉的寂寞。

東海岸男子漢,黑黑的臉,風霜的繭,浪急風勁,內斂少語。終日以海為家,卻是日日想家。

退休的溫度

很多朋友都說退休後要到東部買一塊地,我對此始終抱持著聽聽就算了的態度。一來,我可能會無聊至死,二來我不想天天吃菜當兔子。可有那麼一回,我卻被驚鴻一瞥的「初來」給打破了這念頭。

2007年秋天,我從寶來入山打南橫過,快到出口時,我便想著,南橫最美的路段竟是在東部海岸山脈的出口,豁然開朗、天地交錯的這一小段路。那時滿腦子想著,若我是阿曼或四季旅館的老闆,肯定來此投資。這麼想著時,車子已出了南橫,往南下關山的路口,看見一個村落叫「初來」。她位在半山腰上,上下兩段公路,遠眺山谷,一整片的金黃稻穗,就是關山米了。初來的矮房舍,都有幾分日本老村舍的味道。我看中是這裡的--清晨像黃昏、黃昏似黎明,灰灰藍藍,低矮的雲,一會兒明一會暗,以及風吹葉動的嗦莎聲響。不禁心中暗想,這種山雨欲來不來的景相,正是我最鍾愛的退休溫度。

有一說,人最適宜生長在海拔1800~2200的高度,那是終年微寒的天氣,氣爽風和,長年不病。初到初來,我即撞見這樣的體溫。也許是清晨一大早、也許是秋風剛剛好、也也許是天地因緣聚合之巧。我把車子停下來了,就在關山大圳的起點上,再往前一步,就是關山鎮了。我迫不及待想來去騎騎腳踏車,把這一片田地好好地聞一聞。我向友人哼起陶淵明的採菊東籬下,悠然見南山的詩詞,忽地覺得,不該讓阿曼或四季來此投資。

初來,山頂有山,腳下有川,人站中間,仰望俯探,只有一覺,不多不少,什麼都是剛剛好。

風之股

我忘了她叫什麼名字,就叫她老闆娘吧。她的柑仔店,總是一層灰,不是不乾淨,實在是海邊的風沙多。老闆娘還有十五輛摩托車,她靠出租車子,供小孩念了大學,還留洋喝了墨水。老闆娘的兒子跟老闆娘,都是實在的人,實在實在看不出來他們如此優秀,在那樣的海邊小店,資訊極度貧乏的地方,栽培出一棵小長春藤的電機碩士。

每年暑假,老闆娘的兒子從美國回來幫忙看生意。那時候的好處是,租車公司提供免費導遊,二十四小時的便利服務,觀光客想去哪儘管講,老闆娘的唯一條件是,不管走多遠,中午都得放導遊回家吃飯。

島上有片青青草原,往裏走到海邊斷崖,落差二十幾公尺的峭壁上,開滿奇花。老闆娘的兒子,經常一個人在這裡發呆,直到太陽下山。崖邊的落日,很好看,那太陽足足有台灣的三倍大。照他解釋,那是一處接近天堂的地方。黃昏時刻,南村邊有逢週六才一次盛會的漁市集,新捕撈上岸的石斑、小龍蝦、海螺,以及怪魚,通通各只一條。四隻小生命,構成這個我以為是熱鬧非凡的黃昏漁市。我的到來,讓市集不到五分鐘後就打烊了。回家後,老闆娘幫我把他們料理成很原味、卻不怎麼美味的海鮮大餐。

晚上,我們喝酒。雖然島上的人們已經從早喝到晚了,但你真的應該喝酒。因為晚一點,我們要去海濱公路當遛鳥俠,老闆娘說,是男人就要習慣光著屁股在街上走,誰叫這是島上的風俗。

蘭嶼的風,吹在屁股上真舒服呵。

親愛的讀者:

您好,感謝您為本書填寫回函卡及書評,但我們必須提醒您幾件事:
  1. 當您為本書寫下書評及送出後,即表示您同意大塊文化可依書評內容,自行決定這篇書評是否被刊登或刪除;同時也表示您授權大塊文化可將書評之全部或部分內容,轉載刊登於大塊文化網站、網路與書或附屬子公司的網站、電子報以及刊物上。
  2. 您所寫的書評所有權屬於您所有,但大塊文化轉載刊登於大塊文化網站、網路與書或附屬子公司的網站、電子報以及刊物時,不另通知並不另支付稿費。
  3. 您的書評不得以抄襲或其他任何侵害著作權之方式為之。若涉及侵害他人之著作權,您必須負相關賠償之責,與大塊文化無涉。若檢警及司法單位因偵查之需要,您將在此授權大塊文化得將個人資料,提供與相關司法機關。
  4. 您所發表的讀者書評必須是針對該本書的內容做評論。
  5. 您的書評中禁止從事廣告及銷售行為。
  6. 請勿出現謾罵、惡意中傷、猥褻的字眼或與該書內容不相關的言論。
  7. 請勿傳述未經證實,針對公司、團體或個人的謠言。
  8. 由於發表書評兼具回函卡功能,故您需要填寫的欄位較多,大塊保證您的資料僅供大塊內部使用,大塊負保護會員資料的責任。



標註*為必填資料
*姓名:
*EMail:
性別:
*年齡:
*職業:


請問您從何處得知本書:



(可複選)
關於書名你覺得:
12345
不符合內容 非常合適
關於封面你覺得:
12345
不太喜歡 非常喜歡
關於內容你覺得:
12345
不太喜歡 非常喜歡
會不會想把本書推薦給朋友:
對我們的建議:
對這本書的評語:
*以上欄位僅【姓名】、【關於內容你覺得】、【對本書的評語】此三欄內容會在網頁上出現,其他內容僅會為後續讀者服務存入大塊資料庫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