依出版日期搜尋的格式為:yyyy-MM (如:2012-09)
(只須填至月份)


總類
哲學類
宗教類
科學類
應用科學類
社會科學類
史地
世界史地;傳記
文學;新聞學
藝術類
優惠套書與週邊
外版書
從易經解心經 |

[1111IC020]
作者:劉君祖
17*23CM 164頁 平裝
ISBN:978-986-540-617-2
CIP:121.17
978-986-540-617-2
初版日期:2019年11月01日
此商品可7-11取貨付款
定價: NT$ 300| 會員價: NT$237

關於出貨時間以及運費請看這邊

王立文(前元智大學副校長、佛學與科學期刋主編)
林安梧(前慈濟大學宗教與文化研究所所長)
姚仁喜(建築師、大元建築師事務所負責人)
游祥洲(前佛光大學教授、世界佛教大學執行理事)
賴賢宗(台北大學中文系教授)
龔鵬程(前佛光大學校長)
――衷心推薦

《般若波羅蜜多心經》簡稱《心經》,僅有兩百六十個字,但含義廣博精深,大乘佛法的精要統統都濃縮在其中。「般若波羅蜜多心」是這部經的總名稱,意思是教人依照「般若」妙法修行,便可度脫煩惱的生死苦海,達到究竟安樂的涅槃彼岸。

《心經》的緣起,地點在靈鷲山中部,當時觀自在菩薩正在觀修般若波羅蜜多,而照見五蘊皆自性空。這部經是舍利子與觀自在菩薩有關空性的問答。一般佛經都記載佛說,《心經》卻是觀音菩薩擔綱說法,將大乘佛法的究竟真諦闡述無遺,且能以最少的篇幅,以簡馭繁、化繁為簡,把這些最深刻、最具深厚含蘊的義理講出來,這種成就真是不可思議。

劉君祖學易四十年,擅長將深奧難解的易理,以生活化的實例佐證,近年更以易經為根柢,遍及群經和佛經。在他品讀過的經典中,大概只有《易經・雜卦傳》堪與比擬,文字很精簡,二三個字就蘊藏無盡的密碼。本書以《易經》的義理來解析《心經》,佛易會通,開創了一種以易解佛的路徑。

今日國際紛爭越演越烈,生態環境的污染破壞日益嚴重,造成全球暖化災難不斷,真正的緣由還是因為人心不淨。劉君祖新解《心經》,希望對於學者能有幫助,對於世道有所補益。

劉君祖
祖籍湖南寧鄉。台灣大學環境工程研究所碩士。
曾任牛頓出版公司總經理兼總編輯,台灣周易文化研究會創會理事長,台灣中華孫子兵法研究學會副會長。現任中華奉元學會理事長,咸臨書院山長。
大學時期深受滿清皇族愛新覺羅毓鋆老師的啟迪,從浩瀚的中國經典中汲取養分、反覆辨證,奠定大易思想之基礎。爾後以發揚中華經典文化薪傳為職志,沉潛研修、著述、講學四十餘年;學生上自總統,遍及政商名流各界賢達。他擅長將深奧難解的易理,以生活化的實例佐證,並切合世局現況、經營挑戰,從變易中找出不變的法則,解讀以簡御繁的道理。近年更以易學為骨幹,將四書五經及諸子書貫串為一思想整體,旁通於佛、道等演繹發揮。
著有《天道驚險人驚艷:易經的第一堂課》、《易經密碼1-8輯:易經六十四卦的全方位導覽》、《易經之歌:易經繫辭傳》、《一次看懂四書》、《易斷全書1-4輯:理解易經斷卦的實用寶典》、《從易經看孫子兵法》、《從易經看鬼谷子》、《從易經看冰鑑》、《從易經看黃帝陰符經》(繁體)。《易經與現代生活》、《劉君祖易斷全書》、《詳解易經繫辭傳》、《易經與管理》、《孫子兵法演義》、《新解論語》、《新解冰鑑》、《新解鬼谷子》、《新解黃帝陰符經》、《憂患》、《乾坤》(簡體)等書。

龔序
自序:觀行天下
緒論
《心經》概述
依經解經
正法明佛,乘願再來—觀音菩薩
《心經》與《易經.雜卦傳》
《心經》的本文
《心經》的譯本

上篇 觀空度厄 遯世無悶
《心經》的緣起
觀自在
菩薩
行深般若波羅蜜多時
照見五蘊皆空,度一切苦厄
「色空不異」和「色空即是」
剝極而復
八苦
五蘊
色是質礙
受是領納
想是想像
行是遷流造作
識是了別
對「色」的深層思考

下篇 風生緣起 品物咸章
《心經》與《易經》
「空」與「有」
從「不異」到「即是」
十八界
再談「五蘊」—剎那生滅
自性隨緣
還滅門和流轉門
順觀、逆觀
機緣帶動一切
聲聞、緣覺
苦逼迫、集招感、滅可證、道可修
《易》說「色、受、想、行、識」
無明
顛倒夢想
究竟涅槃
無明盡

附錄 歷代名家心經書法

龔鵬程序
君祖這本書,以《易經》的義理來解析《心經》,生面別開,但實際上是遠有淵源的。
佛教自東漢傳入中國後,很快就開始與《易經》結合了。三國吳僧人康僧會即已用《易經》「積善之家必有餘慶」來解釋佛教輪迴說。其後這種解釋流行一時,支遁、慧遠、梁武帝、法通等各有論述。其所以如此, 是因佛教思想初入中土,中國人對其義理還很陌生,故不能不用「格義」的方法來傳播。當時用來格義的材料,主要就是《易》與老莊。
這本來是一種權宜之計,但僧家因此而鑽研《周易》,熟悉《周易》的儒者也因此而接近了理解了佛理,對佛學與易學兩方面都是有益的。而且兩方義理因此交流,竟開出一朵奇花異卉來。
據唐初孔穎達《周易正義.序》說,南朝時這種會通佛易的《易經》注解有十幾家,內容多是「論住內住外之空、就能就所之說」。可見當時解《易》以般若性空之理為主,也有主客能所的分析。
孔穎達代表了唐代官方經學的立場,他是不贊成這種佛易會通方式的。但趨勢已成,難以遏止。到柳宗元寫「道州文宣王廟碑」時,就介紹當時官學裡教《易經》的,乃是沙門凝辯。可見僧人熟悉《易經》,甚至能在文廟裡講經而世不以為異。一時風氣,可想而知。
凝辯的講稿,現在看不到了。可是其他僧界大德對《易經》的闡發和會通,仍有許多材料留下來。如華嚴長老李通玄以《易》解《華嚴》,且特重艮卦,對後世的影響就很大。
但我覺得唐代佛易會通的路數可能最特殊之處乃是象數。
六朝時,王弼掃象之思想勢力很大,故南朝的佛易會通,絕少就象數說,唐朝就不然。如密宗大師一行,著有《大衍玄圖》、《大衍論》等,他就最重視大衍之數,甚至還製作了大衍曆,並依孟喜之說作了卦氣圖。宗密的朱墨十重圖,是用來表示修煉過程中之染淨狀況的,也與《參同契》的納甲月體說有關。禪宗臨濟義玄講四料簡、四賓主、四照用;曹洞宗石頭希遷作禪門《參同契》;洞山良价作《寶鏡三昧歌》,講六爻偏正回互;曹山本寂講五位君臣,更與《周易參同契》都有直接關聯。
我認為這與道教內丹學之發展有關。內丹學興起於中晚唐,特重《周易參同契》。禪宗濡染風氣,故亦重此。厥後道教內丹學講性命雙修,又都吸收禪宗,以禪為性功。兩家融合,此其契機也。
宋代以後,講易佛會通的更多,如王安石、蘇軾、朱長文、李綱等都是。朱長文、李綱均是講《華嚴》的。以禪解易,則始於南宋。如沈作?、楊簡、王宗傳,下開明代雲棲袾宏、紫柏真可、蕅益智旭之先聲。智旭法師《周易禪解》以禪入儒、誘儒以知禪,影響尤大。如焦竑《易筌》、張鏡心《易經增注》、鄭圭《易臆》等多承其風。所以《四庫提要》說:「明末心學橫流,大抵以狂禪解易。」
清代以來,佛易會通的講法漸少。清末唯識學大盛,可是用唯識以說易者卻少見,反而是有熊十力《新唯識論》這一類以易學來反對唯識的。
以上大略介紹古來會合佛易的歷史,並說明其合會之不同路數,是希望提供讀君祖這本書的讀者一些背景知識,瞭解佛易結合也是一條源遠流長的學脈,不可輕忽。
其次,這也可以讓讀友們知道君祖之解,在佛易會通方面究竟居什麼地位。
由上文的介紹,大家應可以看出:歷來之解,以佛解易為多,以易解佛卻罕見;周濂溪、程伊川曾說《華嚴經》的道理可以用一個艮卦來概括,也語焉不詳,佛教徒則多不以其說為然。以佛解易者,儒者也多表異議,認為是比附或扭曲。因而此事有兩個難點,一是對佛教和《周易》的義理均須精熟,且能解釋得銖兩悉稱,無比附歪曲任何一方之嫌。二是要開創一種以易解佛的路數。
君祖選擇的是《心經》。這也是歷來講佛易會通者罕及的。過去,正如我上文所介紹,或說空有,或講主客,或論華嚴,或云象數,或道心禪,並沒有以《心經》來闡述兩家義理的。以《心經》之重要性而言,如此言佛易會通,不啻失之眉睫。君祖此書可謂補足了歷史缺憾。
所以這雖是一本小小的講錄,其實價值甚大,我是十分佩服的。唯一需要做些補充的是「阿賴耶識」的問題。
「阿賴耶識」,攝論宗謂為染雜,要轉識成智時,須另依第九識「阿摩羅識」。地論宗則認為「阿賴耶」就是「如來藏」、是「真如」。但其說實際上是取消了第七識「末那識」,或把「末那識」和「染法阿賴耶識」合併了。《大乘起信論》又以為它既是染又是淨,染時是「阿賴耶」,淨就是,「如來藏」。君祖採取的,是把「阿賴耶識」視為染而未淨的立場。這在佛教中也是有依據的,讀友不必依不同經論或宗派主張而起疑情。




自序:觀行天下
《心經》二百六十字,將大乘佛法的究竟真諦闡述無遺,這種成就真是不可思議,難怪贏得千古讚歎。在我所品讀過的中外經典中,大概只有《易經.雜卦傳》堪與比擬。《大易》為華夏文化之源,暢演天人奧義,世所共尊。《雜卦》為十篇《易傳》壓軸,兩百五十字排比詮釋六十四卦,精彩生動,餘韻無窮。《心經》若不算後面咒語,似乎更精簡,《雜卦傳》去掉「也」字不到兩百,篇幅仍是最短。何況《心經》用了「亦復如是」、「無無明,乃至無老死」的省略表述,又掐頭去尾不提法會因由及效果,才有如今傳世的風貌。看來中國人還是言簡意賅的翹楚,意在言外,不盡風流。
一般佛經都記載佛說,《心經》卻是觀音菩薩擔綱說法,劈頭一句「觀自在菩薩」,欲觀世音,先「觀自在」。菩薩即自覺覺人,先知覺後知,先覺覺後覺。「行深般若波羅蜜多時」,觀而後行,想到做到才是最深刻的妙智慧。「照見五蘊皆空,度一切苦厄。」知行合一了,便可照見俗塵虛幻,濟度眾生解脫一切痛苦煩惱。
道藏中的《黃帝陰符經》不到四百五十字,底蘊極深,也是膾炙人口的經典。開章明義即稱:「觀天之道,執天之行,盡矣。」仍是先觀而後行,道法自然,包羅萬有,修習者善觀真行,必然成道。
《易經.繫辭下傳》次章稱述《易》之源起:「昔者包犧氏之王天下也,仰則觀象於天,俯則觀法於地,觀鳥獸之文,與地之宜,近取諸身,遠取諸物,於是始作八卦,以通神明之德,以類萬物之情。」中華最高經典的智慧,也是從觀察而來。《彖傳》於咸、恒、萃卦分稱:「觀其所感、觀其所恒、觀其所聚」,「而天地萬物之情可見矣!」
《易經》還有觀卦,卦辭云:「盥而不薦,有孚顒若。」就是宗廟中虔誠祭祀之象。《大象傳》稱:「風行地上,觀。先王以省方觀民設教。」設教施政都得行腳四方,觀察風土民情,因人因地制宜才行得通,這與觀音現身說法的道理全合。觀卦六爻由內而外、從低至高的精進歷程,亦通眾生、聲聞、緣覺、菩薩而佛的進階修行。《心經》從空五蘊、十八界、十二緣生、四聖諦,乃至無智無得,遠離顛倒夢想,究竟涅槃,層層突破的妙智慧,觀卦足以盡之。儒、釋、道三教探討宇宙人生真理,大道並行而不悖,並育而不相害啊!
今日世風之亂,災難不息,真正緣由還是人心不淨。我習《易》四十年,兼修儒、釋、道,近年來教學研多作三教會通之事,希望於學者有幫助,於世道有補益。

內文試閱
《心經》概述
《般若波羅蜜多心經》簡稱《心經》,同阿彌陀佛、觀世音菩薩一樣廣為人知。《心經》非常短,全文僅兩百六十個字,其含義卻極廣博而精深。《心經》文旨,原出於大部《般若經》內有關舍利子的各品,即秦譯《大品般若》的序、奉缽、習應、往生、歎度五品,唐譯《大般若經》第二分初緣品、歡喜、觀照、無等等四品(《大般若經》卷四百零一至四百零五)。各品說佛和舍利子問答「般若行」的意義、功德,《心經》即從其中撮要單行。
《心經》堪稱佛法的精華,「般若波羅蜜多心」為這部經的總名稱,譯為白話就是教人依照「般若」妙法修行,便可度脫煩惱的生死苦海,達到究竟安樂的涅槃彼岸(波羅蜜),而親證不生不滅之真「心」實相。《心經》的心,一方面是我們的心,如天地之心、佛心、如來心,另一方面也代表精華的意思,即薈萃精要,也就是說大乘佛法的精要統統濃縮在這二百六十個字中。所以它是「大」,也是「心」。
要把整個大乘佛法的精華按照層次一層一層往上超越,在這麼少的篇幅之中表達得那麼好,真的不是凡手。我們現在採用的《心經》譯文,是唐代高僧玄奘翻譯的版本。玄奘自西遊回來,重新翻譯《心經》,他翻譯的版本與魏晉時期後秦高僧鳩摩羅什翻譯的版本相比,稍有出入。當然,後世都普遍認為,玄奘的譯本是最好的,文章也非常優美。
據說,玄奘西行取經,在自己受難的時候,所持念的也是《心經》,當然那是別人翻譯的版本。《西遊記》雖然是神話,但也間接地說明唐僧那一趟歷程,中間的確遇到很多的艱險考驗。只要碰到難關的時候,他就會誦念《心經》,念時,邪魔外道不能沾身,鬼神都得讓位。所以,大概他的體會很深刻,回來之後就自己譯了這麼一個傳誦千古的版本。
《心經》內容精粹,又涉及佛教的基本道理,加上文辭很短,我們必須要下功夫把它背熟。在講述《心經》的時候,我們還是貫徹以《易》證佛、以佛證《易》的基本路線。像《法華經》的講述,全部都是取自《易經》的卦象,《心經》也是如此。但是經文一定要掌握,《心經》這麼短,凡是學佛的人,如果說《心經》還沒有看過一遍,那真的是匪夷所思的事情。

依經解經
關於《心經》,我用了兩大部分來說明,都是用八個字來概括,文字與《心經》、《易經》有關。第一部分即上篇,大概是包括了《心經》的前半部分,我概括為「觀空度厄,遯世無悶」;第二部分即下篇,大概包括了《心經》的後半部分,我概括為「風生緣起,品物咸章」。
《心經》一開始就是「觀自在菩薩」,到最後「照見五蘊皆空」。這就是「觀空」,即「凡所有相,皆是虛妄」(《金剛經》)。從這裡入手,「觀空」之後就能夠「度一切苦厄」,這就是我講述《心經》上篇的前半部分――「觀空度厄」。後半部分――「遯世無悶」,則是出自《易經》中乾卦的《文言傳》和大過卦的《大象傳》。
乾卦《文言傳》中,關於初爻「潛龍勿用」有這樣一段描述:「龍德而隱者也。不易乎世,不成乎名,遯世無悶,不見是而無悶。樂則行之,憂則違之,確乎其不可拔,潛龍也。」也就是說,在「潛龍勿用」時,「遯世無悶,不見是而無悶。樂則行之,憂則違之」,表現得很自在。但是《文言傳》的寫作是較後的,《大象傳》是遠遠在它之前,也就是說,大過卦的《大象傳》比乾卦《文言傳》早出現,其文曰:「澤滅木,大過。君子以獨立不懼,遯世無悶。」在一個幾乎毀滅的末法時期,充滿著顛倒夢想的大過卦,君子要「獨立不懼」,「獨」為慎獨之獨,「天下地上,唯我獨尊」之獨,那不是驕傲,是人所具有的良知良能。「在天曰命,在人曰性,在身曰心,在己曰獨」,個人的「獨」一旦確立,根本就是超越生死。《易經》中的大過卦和頤卦代表的就是死與生,指向後面坎卦、離卦的永恒,所以「獨立不懼」即不害怕,無所畏。「遯世無悶」就說明,在世的時候,有時候會採取遯世的行為,但是心裡都很舒暢,不會有任何的煩悶。可見,乾卦「潛龍勿用」的「遯世無悶」是在大過卦《大象傳》的「遯世無悶」之後,再發揮出來的。當然可能也跟孔老夫子有關,大概是為了提醒大家,不要認為「遯世無悶」容易做到。「悶」是心門被關,憋著一團火,在遯世的時候要做到無悶,不是簡單功夫。如果能夠「觀空度厄」,你就能夠做到「遯世無悶」,「獨」已經絕對確立,什麼都不用怕了。
我用「遯世無悶」這一詞語涵蓋《心經》的前半部分,即在「觀空度厄」之後的心境昇華。
下篇所述的「風生緣起,品物咸章」,談到了佛教的「十二緣生」,這是非常有名的佛教的基本道理,大概很多佛經的書都會談到。「十二緣生」有一點像《易經》的十二消息卦,是印度原始佛教及部派佛教的核心理論。又作十二有支、十二因緣。指無明、行、識、名色、六處、觸、受、愛、取、有、生、老死等十二支。起緣於「無明」,「無明」緣「行」,「行」緣「識」,「識」緣「名色」,「名色」緣「六處」,「六處」緣「觸」,「觸」緣「受」,「受」緣「愛」,「愛」緣「取」,「取」緣「有」,「有」緣「生」,「生」緣「老死」,「老死」之後再回到「無明」,這就是業力的流轉,用以解釋宇宙人生種種的現象,也是佛教的輪迴觀點。
「緣」字就是《易經》第四十四卦姤卦所代表的含義。「姤」代表不期而遇的機緣所至,這個機緣有時充滿了破壞性、虛幻性,有時在破壞之中又隱含著不可低估的創造性,帶來的是生生滅滅的現象。其卦辭云「女壯,勿用取女」,採取全面的否定。《大象傳》卻說:「天下有風,姤。后以施命誥四方。」《彖傳》更不得了,它把姤卦昇華到「天地相遇,品物咸章」的境界。這就是「風生緣起,品物咸章」。
《心經》談到「無無明,亦無無明盡,乃至無老死,亦無老死盡」,「無明」是第一因緣,「老死」是第十二因緣。《心經》把「十二緣生」拿來作為解釋宇宙人生種種的現象、種種的流轉,但是從大乘佛法的「觀空」來看,這些也是空虛不實的,它只是一種方便法門。所以在《心經》裡面「觀空度厄」的境界中沒有「無明」,甚至也沒有把「無明」解脫,不著「有」,不著「空」。《心經》只提到第一個「無明」跟最後一個「老死」,其實是「十二緣生」都在內,就像「色即是空,空即是色」,後面講「受、想、行、識,亦復如是」一樣。色、受、想、行、識,這是有名的五蘊的說法,「色」主要是講物質世界,「受、想、行、識」是講我們心的境界、精神的境界,只是分得很細,把心的現象、精神的現象又分成了受、想、行、識四個階段。物質世界所有的色相,「色即是空,空即是色」,「色不異空,空不異色」,《心經》就用省略筆法說「受、想、行、識,亦復如是」,那是什麼意思?就是不要再囉唆了。「五蘊」的第一個蘊是色,已經講了「色即是空」,「受」也「即是空」,「想」也「即是空」,「行」也「即是空」,到最後的「識」還是空。「色不異空」,「受、想、行、識」也「不異空」;「空不異色」,「空」也不異「受、想、行、識」,這就叫「亦復如是」。簡單的四個字就避免了重複囉唆,一旦重複,《心經》的篇幅可能會變成五倍,那麼哪來的精簡呢?唯有如此,《心經》才能把那麼多思想凝練在兩百六十個字中解決。「無無明,亦無無明盡,乃至無老死,亦無老死盡」,中間省略了「十二緣生」中的十個項目,就不那麼囉唆了。當然,這跟翻譯沒有關係,原先寫這一部經的人就是這個寫法,這是比較精要的寫法。不然《心經》的篇幅還得了,讀起來也沒有原來的韻味。以上是「十二緣生」。
姤卦因「風生緣起」,故「天地相遇,品物咸章」,幾乎跟乾卦、坤卦一樣的偉大。萬事萬物都是「緣生」,沒有一定的目的,就是到了時候,什麼事物都跑了出來。乾卦《彖傳》說「雲行雨施,品物流形」,坤卦《彖傳》講「含弘光大,品物咸亨」,所有品級不同的物種,從乾卦的「流形」,到坤卦的「咸亨」,然後到姤卦的「咸章」。換句話說,不要小看姤卦,它可能在解釋宇宙與人生的緣起,不要只從卦辭「女壯,勿用取女」去看待它。整個世界是怎麼來的,我們是怎麼來的,生命是怎麼來的,都有機緣在其中,也就是緣生在其中。姤卦的錯卦是復卦,「復其見天地之心乎」,「復」是生,「姤」是滅,有生有滅,它們也有相通的地方。
「十二緣生」是佛法裡面的小乘羅漢,除了「十二緣生」,再高一點的就是所謂的「聲聞」、「緣覺」乘。「緣覺乘」是辟支佛的最高果位,即沒有聽聞佛陀教說,獨自觀察「十二緣生」等法理而覺悟。它們要觀「十二緣生」,從中尋求解脫之路,一個一個破,最後到達《心經》的「無無明」境界。這就是「緣覺」,跟「獨覺」略有不同。(出生於沒有佛的時候的開悟得道者,稱為獨覺;而出生於有佛之世,觀察思惟十二因緣得道證悟者,稱為緣覺),即自己觀「十二緣生」來成道。另外一個就是「聲聞」,即直接聽聞佛陀教說,思惟修證苦、集、滅、道「四聖諦」而覺悟。「聲聞」羅漢,修「四聖諦」,就是《心經》中的「無苦、集、滅、道」。

正法明佛,乘願再來――觀音菩薩
在佛教中,觀世音是講法的菩薩,經過唐朝之後,世」字給拿掉了,稱觀音菩薩,因為避唐太宗李世民的諱,遇到皇帝,菩薩都得謙讓。按照佛教一直傳下來的說法,觀音名列第一菩薩,據說原先早就成佛,不止菩薩境界,而是古佛再來。我們平常說修到佛的境界就是如來。佛也不是單數,而是「三世諸佛」。菩薩是比較低的位階,但是他寧願降格成菩薩,為的就是大慈大悲度眾生。這就是所謂的「正法明佛,乘願再來」。「正法明佛」是觀世音菩薩過去已成佛時之名號,又稱正法明王、正法明如來,具有不可思議之威神力。他於過去無量劫中已然成佛,以大悲願力,欲發起一切菩薩廣度眾生,而示現菩薩形。
「正法明」就是《易經》中蒙卦所說的「蒙以養正」。人生要啟蒙,要開智慧,看透宇宙人生的真相,蒙卦初爻就有「正法」的概念(爻辭曰:「發蒙,利用刑人。用說桎梏,以往吝」),「發蒙,利用刑(型)人」,是說要啟蒙,就要有一個模範以見賢思齊;「用說(脫)桎梏」,則指有了這麼好的一個帶路人,才能夠幫我們把身心的捆綁解開,節省很多工夫。如果不這樣,就會「以往吝」,一個人是摸索不出來的。蒙卦的初爻,是針對「包蒙」的第二爻這一善機緣而言,幫其脫掉桎梏。《小象傳》說:「利用刑人,以正法也。」這就是「正法」,也就是蒙卦《彖傳》所說的「蒙以養正」。蒙的學習都在養正,正從哪裡來?眾生本來都有的正。這在乾卦的《彖傳》就講得很清楚:「乾道變化,各正性命。」性命即天命、人性,在天曰命,在人曰性。蒙要養的「正」是眾生本來在乾卦創生的時候就有的「正」,要「各正性命」。乾道是變化的,不是一樣的,所以到蒙卦才能養正,到第七卦師卦時,其《彖傳》講「師者,眾也。貞,正也。能以眾正,可以王矣」,眾生都得去養正。而領導這些群眾的人,要把眾生的「正」開發、誘導出來,這就是先知覺後知、先覺覺後覺。菩薩就是覺有情眾生,自覺覺人就是菩薩,即「能以眾正」。「以」就是因、憑藉,因為眾生都有正,就可以善用之,把它誘導、開發出來,發揮大的用,「可以王矣」。眾生本來就有正,所以禪宗、六祖說眾生是自度,如果眾生沒有本來的正,六祖哪有本事去幫你度?眾生都有佛性,想要成佛,主要是靠自強不息,所有外在的佛菩薩都幫不上,最後還是得靠自己。師傅領進門,修行在個人,就是一個「正」字,從乾卦到蒙卦,再到師卦,都在強調這一點。
學生要受啟蒙,跟老師學,老師的「正」已經開發出來,學生的「正」還沒有完全開發出來,但是本來與生俱有,那就要心心相印,看能不能從過來人那兒開發出來,這就是接引的意思。《易經》中的晉卦強調「自昭明德」,即自己開發自性,但是還是需要過來人接引,需要「王母」。晉卦的第一爻是靠自己「晉如摧如」,最後要「裕無咎」,就是「獨行正也」,到晉卦第二爻時,完全靠自己打基礎還不夠――「晉如愁如」,就要「受茲介福,于其王母」,王母就是晉卦的「六五」,因為二爻很難過晉卦第四爻的「鼫鼠」(代表貪欲)大關,所以需要五爻扶一把,這就叫接引眾生,也就是晉卦卦辭所云「晝日三接」。當然,被接引的人本身也要努力「自昭明德」,才能夠被接引。這樣的話,自強不息、厚德載物的晉卦,到第二爻那個階段,求王母來提攜,才可以排解人生的煩愁。晉卦的卦辭中還講到人與生俱來的佛性、與生俱來的良知良能、與生俱來的正,即「康侯用錫馬蕃庶」,有天賜的良馬。後面的「晝日三接」,就說明,光是有天賜的良馬不行,還需要有人接引。晉卦的象是「明出地上」,第五爻已經是出來的太陽了,是「晝日三接」的執行者,接引下卦坤的三個陰爻代表的廣土眾民,眾生有人「摧如」,有人「愁如」,有人「眾允,悔亡」等,都是被壓在晉卦第四爻「鼫鼠」那一關下面,所以需要像「六五」這樣已經邁過「鼫鼠」關的王母來介入幫忙。這就叫接引的「晝日三接」,「三」就是「初六」、「六二」、「六三」三個爻,需要「六五」來接。我們在寺廟或景點看到很多佛菩薩像的手伸出來,不就是要接引我們這些眾生嗎?有些人誤以為那是在跟人要錢,其實完全違背了佛的原意。
關於「正法明佛」,我們講了「正」,也講了「法」,人法地,地法天,天法道,道法自然,這是大家都知道的。正如《易經》坤卦的第二爻「直方大」,眾生是坤卦,「大」是乾卦,「方」就是效法,需要好好效法,規規矩矩的學習,到最後你也「大」了,那就是諸佛、群龍無首。
觀世音的前世是「正法明佛」,傳說他做過釋迦牟尼佛的老師。觀世音已經是學長,已經成佛,為古佛。釋迦牟尼在這一生成就,觀音也不甘寂寞,想要再救眾生,於是乘願再來。
他有大願,主要幫誰?幫阿彌陀佛。所謂的「西方三聖」,中間的就是阿彌陀佛,左觀音,右大勢至菩薩,用《易經》來說,就是左觀卦,右臨卦,承接中間的中孚卦,中孚卦卦辭說「豚魚吉」,西方淨土阿彌陀佛的願,就連低等的生靈(豚魚)都要「利涉大川」;只要有正信,不識字的人一樣可以往生西方淨土。中孚卦用數位「0」與「1」拆開,就是臨卦和觀卦,這就是佛教裡面的三位一體(參看拙著《易經密碼》第三輯臨卦一章)。如果光是「臨」有一定的缺憾,光是「觀」也有一定的缺憾,臨、觀俱足,才會圓融。觀世音菩薩把原先古佛的「正法明」都忘了,為了阿彌陀佛的大願,建立西方淨土,盡心協助。如果這種說法是真的,觀音的器量真是不得了,既做過佛的老師,然後覺得世界太亂,降格成菩薩,又去幫阿彌陀佛建立一個讓許多人嚮往的西方淨土。
這種做法真的是《金剛經》所說的「應無所住,行於布施」,自己圓滿了,還願意降格再來,這就是菩薩心。就像地藏王菩薩一樣,他本可以成佛,常住地獄,卻寧願不要成佛。地獄不空,誓不成佛,這是佛教偉大的地方。

《心經》與《易經.雜卦傳》
《心經》在諸多佛經中,雖然短,但很重要,很多人喜愛,不管是懂還是不懂,唱的也有,誦的也有,天天拿毛筆抄《心經》的也有。當然,那麼多人誦讀,因為它夠精簡,每天可以念五十遍,也可以念兩遍,精簡的好處在這裡。但是《心經》還是精簡不過《易經》的《雜卦傳》。《雜卦傳》就像《心經》總結大乘佛法一樣,屬於《易傳》的壓軸篇,它敢於把《易經》重新審視一遍,而且很有魄力膽識,把卦序全部打散重排,總共才二百五十個字。《心經》的作者我們不知道是誰,兩百六十個字也是言簡意賅,若把後面的咒除開,《心經》跟《雜卦傳》的篇幅差不多。
《心經》最後的佛咒「揭諦,揭諦,波羅揭諦,波羅僧揭諦,菩提薩婆訶」,是佛經中常見的。我曾經占過佛咒的效力,結果是完全不變的乾卦。也就是說,那是天籟,根本就是自然的音,千萬不要小看。很多佛經都有大咒,《心經》才兩百六十個字,最後就有十八個字的咒。如果把這十八個字去掉的話,比《雜卦傳》還少了八個字。但是《雜卦傳》裡面有多少虛字和連接詞?把「之、乎、者、也」都拿掉,《雜卦傳》精粹到什麼程度?可能兩百個字都不到。拿掉它們,不影響它的意思,但是絕對影響文氣、節奏。《雜卦傳》是韻文,有節奏,節奏好到極點,境界又高,《易經》的精華全在裡頭。《心經》很多人可能都會背,我建議大家也背背《雜卦傳》,不懂沒有關係,易理的境界絕對不是一朝一夕可盡。
《心經》跟《雜卦傳》的創作,只有具備大智慧的人才可能完成,現代人只能望塵莫及。我們有時講一堆廢話,還沒講出什麼東西來,他短短兩百字就把天地間的大智慧講完了,還提出了對未來的盼望。《心經》最後的咒云「揭諦,揭諦」,希望眾生都到彼岸去;《雜卦傳》最後的「君子道長,小人道憂」,也有救世的意思。和《心經》一樣,《雜卦傳》也是一層一層分析眾生的煩惱,凡夫有煩惱,羅漢有煩惱,菩薩也有煩惱,佛如果修成正果,還要小心掉到陷阱中。《心經》則是全部要超越,就像《金剛經》一樣,該要空掉的,不要執著,全部都得空掉。
《心經》以最少的篇幅以簡馭繁、化繁為簡,要把這些最深刻、最有深厚含蘊的義理講出來真不容易。拿《雜卦傳》來看,不像《心經》有時取巧,像開始的篇幅,有「亦復如是」的省略筆法。如「舍利子,色不異空,空不異色,色即是空,空即是色。受想行識,亦復如是」,講了「色」之後,「受、想、行、識」就省略了,如果全部都要講,就要增加文字。還有「十二因緣」,只講了「老死」跟「無明」,全講的話,就要擴張六倍。《心經》就是用那種筆法,把篇幅濃縮。可是在《雜卦傳》中不是「亦復如是」的省略,像「臨觀之義,或與或求」,是一種讓你自己去體會的筆法;「否泰,反其類也」,也是一種筆法;「損益,盛衰之始也」,講的都很圓融。還有,「晉,晝也;明夷,誅也」,講晉是晝,則明夷的夜的意象自然就有;講明夷是誅,晉就是賞,「康侯用錫馬藩庶,晝日三接」的意思自然就出來了。這就是互文見義,連「亦復如是」都不用講,既然這兩卦是相綜的一體兩面,只用一個字來表達一個卦,另外一個卦的意思也能體現。


親愛的讀者:

您好,感謝您為本書填寫回函卡及書評,但我們必須提醒您幾件事:
  1. 當您為本書寫下書評及送出後,即表示您同意大塊文化可依書評內容,自行決定這篇書評是否被刊登或刪除;同時也表示您授權大塊文化可將書評之全部或部分內容,轉載刊登於大塊文化網站、網路與書或附屬子公司的網站、電子報以及刊物上。
  2. 您所寫的書評所有權屬於您所有,但大塊文化轉載刊登於大塊文化網站、網路與書或附屬子公司的網站、電子報以及刊物時,不另通知並不另支付稿費。
  3. 您的書評不得以抄襲或其他任何侵害著作權之方式為之。若涉及侵害他人之著作權,您必須負相關賠償之責,與大塊文化無涉。若檢警及司法單位因偵查之需要,您將在此授權大塊文化得將個人資料,提供與相關司法機關。
  4. 您所發表的讀者書評必須是針對該本書的內容做評論。
  5. 您的書評中禁止從事廣告及銷售行為。
  6. 請勿出現謾罵、惡意中傷、猥褻的字眼或與該書內容不相關的言論。
  7. 請勿傳述未經證實,針對公司、團體或個人的謠言。
  8. 由於發表書評兼具回函卡功能,故您需要填寫的欄位較多,大塊保證您的資料僅供大塊內部使用,大塊負保護會員資料的責任。



標註*為必填資料
*姓名:
*EMail:
性別:
*年齡:
*職業:


請問您從何處得知本書:



(可複選)
關於書名你覺得:
12345
不符合內容 非常合適
關於封面你覺得:
12345
不太喜歡 非常喜歡
關於內容你覺得:
12345
不太喜歡 非常喜歡
會不會想把本書推薦給朋友:
對我們的建議:
對這本書的評語:
*以上欄位僅【姓名】、【關於內容你覺得】、【對本書的評語】此三欄內容會在網頁上出現,其他內容僅會為後續讀者服務存入大塊資料庫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