依出版日期搜尋的格式為:yyyy-MM (如:2012-09)
(只須填至月份)


總類
哲學類
宗教類
科學類
應用科學類
社會科學類
史地
世界史地;傳記
文學;新聞學
藝術類
優惠套書與週邊
外版書
挪威木匠手記 | En Snekkers Dagbok
透過一位在地木工的樸拙之眼,深入北歐匠人的精神世界
[1111MA137]
作者:歐勒‧托史登森
Author:Ole Thorstensen
譯者:柯清心
14*20cm 248頁 平裝
ISBN:978-986-213-877-9
CIP:784.748
978-986-213-877-9
初版日期:2018年04月01日
此商品可7-11取貨付款
定價: NT$ 320| 會員價: NT$272

關於出貨時間以及運費請看這邊

林東陽 懷德居木工實驗學校創辦人
林立青 作家
誠心 推薦

走進一位木工的日常,向純手工業致敬。
{工具是鋒利的,手掌是光滑的,歲月布滿痕跡,
但經得起如實的探索。}

一則平凡無奇的郊區閣樓改建故事,卻是一場精良工藝的切實研究──
單純述說「如何做好一件事」,值得每個行業裡的認真職人細細琢磨。


這本挪威木工的日記,翔實紀錄一位工匠從無到有的工作過程,從一開始計算工料、與設計師溝通,與住戶商談,讀者得以進入一名手作者的世界,深入瞭解工匠的生活。

適合各行各業閱讀:儘管作者只是木工工程的小包商,舉凡各種估價、溝通、折衝,以及對於自身角色的思量,值得其他各類商業模式借鏡,像是各行各業都會遇到的實際問題──寧願補救自己的錯誤,還是幫別人收拾爛攤子等。

綜合社會觀察、工作倫理與哲學思考:透過作者的眼睛,除了見證閣樓改造的過程,還有人與人的相處、商業利益與專業堅持的拉扯,並且特別著墨人與居住空間的對話。

讀者與作者共同經歷一件案子的完成:手札記載了閣樓整修計畫的工作進展,終了完工時,讀者彷彿也感受到作者的成就感。開工前的準備期有較多細節,隨著工程正式開始,閣樓雛形出來,逐漸呈現家的感覺。

「木工的手很厚,但是沒長繭,像戴了一層薄薄的工作手套。
那是見證,也是個人履歷。」


  《挪威木匠手記》記錄一個閣樓改造的案子是如何從無到有:從接到客戶電話的那一刻起,到客戶入住全新改造的居住空間,包含了初期的多方磋商,到繪製出最佳設計圖,再與粉刷工、泥水匠、水電工等工班合作無間的配合,還有完成任何一件事必須付出的汗水,以及必須遭遇的挫折。

  在挪威,閣樓過去多半拿來晾衣服,現在則成為儲物的空間,但是仍殘留過去上百年人類活動的痕跡。作者工作時,與這些痕跡近距離相處,包括水痕、曬衣繩、舊管線、通風口、石棉。整修有歷史的老屋,就彷彿屋子的修建時間延長,中間空了很長一段時間才繼續修蓋。作者看見前任工匠是如何建造這座閣樓,如今由他繼續整修,延續了它的生命。可以想見,在多年後的未來,他的施工細節將攤在下一任工匠眼前。那是一種穿越時空的傳承。

  作者是有二十五年經歷的木匠兼工頭。他以平實、自省的筆調,描述那些為我們建造生活空間與都市環境的工作者。他使用的工具,代表了他自己很重要的一部分,也反映了他是如何看重自身投入的行業。他更指出,實際操作的工匠,與學院派工作者在理解事情與溝通方式上,存在巨大的鴻溝。他不只是一名包商、工匠,也是社會觀察者,必須瞭解合作者和業主的心理。

  這本手記用樸拙的態度,記載了人類流動的工作過程,講工作與認同,同時觸及藝匠的合作關係與職業尊嚴,更探討手工(manual labor)在消費主義驅動的世界裡的意義。

歐勒‧托史登森(Ole Thorstensen)
一九六五年生,生於挪威亞倫達市(Arendal),在一座有五千居民的島嶼特羅姆島(Tromøy)長大。他是一位受過專業訓練的木匠,在建築業已有二十五年資歷。目前住在奧斯陸北邊六哩的埃茲伏爾(Eidsvoll)。
這是他的第一本書,談論自己的職業、匠人身分及手工勞動,並以此向純手工業致敬。

譯者簡介:
柯清心
台中人,美國堪薩斯大學戲劇研究所碩士,現任專職翻譯。著有童書《小蠟燭找光》;譯有《白虎之咒》系列小說、《血色嘉年華》系列小說等上百部作品。


*版型僅供試讀,請以成書為主。

1
  我從事木作,之前是領照學徒,現在是合格的工匠師傅,也就是大部分人所說的木匠。
  當學徒時,我學的是這個行業,出師後則學習如何經營生意。對我而言,技術,也就是木工本身,比管理的意義來得重大,因此我的學徒證對我而言更為重要。
  手工技藝沒有任何神祕可言,我按訂單完工交差,完全仰賴他人的要求與指示。
  我是承包商、創業者與生意人。這幾個詞恰可用來形容我的行業,我稱自己是木匠,而且經營的是個人木匠公司。
  在營建業中,次要工作多由小型公司完成,大型公司對小包合約較不感興趣。他們忙著打造全新的房子、醫院、學校,有時是幼稚園和較小型的商業大樓。
  小包商一間間地打造出新浴室;撤換房子的窗戶,架設車庫。他們也會蓋許多新房子,以及戶外的郵政信箱柱子。挪威近兩百五十萬住家的維修及現代化,大都由小承包商來施工。
  小承包商為數眾多,到處都找得到我們,我們是一群五花八門的人,這點自不待言。我們是營建業的一環,是工匠,會以各種不同方式進行自己的工作,這一點確實是工匠的強項。我們有快、有慢、有好、有壞,有脾氣壞的,也有開朗快樂的,有些要價便宜,有的昂貴,有人誠實,但也有人並不老實。以上所有描述都與這個行業、與工藝和施工相關。
  我住在奧斯陸的托允市(Tøyen),工作地點遍布城內,但主要靠城東。有時我會跑到城西,最遠也曾到奧斯陸以南的城市如席伊(Ski)和歐斯(Ås),以及以西的阿斯克(Asker)工作過。我不是奧斯陸本地人,因此是藉由工作來瞭解這個城市。當我跟別人在這個城市漫遊時,偶爾會停下來指說,那裡的門是我換的,那邊的閣樓是我改裝的,我重新裝潢了那間房子的浴室。對於一個方向感很差的人而言,這倒是個認識奧斯陸的方便法門,因為我從來不會忘記自己施過的工。
  我沒有雇員,沒有辦公室或自己的工作室。我的工具放在公寓儲藏室裡,跟那些經不起霜害、無法擺在戶外的設備及材料,例如膠水之類的東西擺在一起,螺絲起子、釘子和其他各類物品則堆到閣樓裡。我的工具就是我的延伸;妥善保護工具,是我對這份職業、差事,以及對自己的尊重。
  我把我那輛有點破舊的貨車,停在工作地點附近街上的停車位,每天下班,再把所有器材搬回我的公寓。任意將工具亮在外頭,不是聰明的作法。萬一有人探向車窗,會發現貨車空空如也,沒有破窗而入的必要。
  我的公寓在三樓,東西得搬上搬下,因此得精於盤算每次工作所需的器具,現在我只拿需要的東西放到貨車上,以節省時間,不必耗時來來回回地跑。
  我的客廳也兼作辦公室。公寓不大,因此我把檔案和文件放進櫃子裡,眼不見為淨。雖然行政工作還是得做,但像這樣把辦公室設在家裡,其實挺累人的,就像健行結束後,仍一直扛著沉重的帆布背包,從來無法真正休息,喘口氣,轉身看看剛才踏過的地貌。當我完成工作,蓋完真實的建物之後,便得打開櫃子,拿出相關文件,打開電腦,付營業稅,寫電郵,將文件存檔,填寫表格,計算投標價格。感覺上,我在這上頭耗掉的時間,比我花在材料和工具上的還長。
  我經營一家獨資公司,個人的私生活與職場並無明確分野。我必須實際去接觸使用的工具與建材,也得處理勞動後的財務與成果。我跟我的鑽子、貨車、鋪設的地板、建造的房子緊密相連,還有財務報表。
  有時我會覺得忙不過來,但未必是負面的感覺。那讓我強烈感到,這份工作不僅對請我裝修居家的客戶具有重大影響,對我自己亦然。我在財務及專業上,不像大部分人每天工作時都受到理所當然的保護,我暴露在各種風險裡。
  我靠著製造可被替代、會被銷毀的暫時性物品來糊口,那是我職業的一環。我們放在身邊的物品對我們的生活十分重要,但同時也無足輕重,因此我們才會在大教堂被燒毀時,說出幸好沒有人喪生這樣的話來。
  目前我在契索思(Kjelsås)的案子快要結束了;再過三個星期,我就要面對預約簿上的空白頁了。情況一向如此,我去上工,製作一些東西,同時還得留意下一份工作。

2
  我坐在家中客廳,音響播著「牛心船長」(Captain Beefheart,譯註:美國知名樂團)的歌,外頭是濕冷的十一月夜晚。我昨夜在外頭待到很晚,因此當牛心船長唱道:「我整天四處跑,月亮留在我的眼底。」感覺超搭的。這種音樂很適合洗漱時聽,我便開始聽著,卻被電話鈴聲給打斷了。我不認得那個號碼。
  「喂?」
  「嗨,我叫約翰.彼德森,我是跟海蓮娜.卡爾森要到你的電話。」
  「啊,是托索夫(Torshov)的海蓮娜和那幾個大男生哪。所以是有關房子的事嗎?」
  兩年前我幫海蓮娜一家改裝閣樓,那是個快樂的家庭,我工作幹得不錯。海蓮娜有位老公和兩個兒子,有如一九九○年代紅極一時的法國喜劇《海蓮娜和一群大男生︾。我就是那樣稱呼他們的,他們大概也覺得很好笑,不過這時我想到約翰.彼德森對此自然一無所知。
  「是的,我們住在托索夫,也有間閣樓打算改裝.我們在找擅長改裝的承包商。外面有很多粗手粗腳的人。」他語氣含蓄地說。
  「我們想找手藝好的人,所以海蓮娜告訴我們,他們很滿意你的施工,推薦你……」
  約翰跟我說了一些海蓮娜一家如何利用閣樓的情形,他們也希望自己的閣樓能做類似的改裝。他們所住的合作公寓委員會(housing cooperative,譯註:一種共同管理式大樓,住戶只購買其住家所占的大樓百分比,因此擁有的是公司股份的間接使用權)好不容易同意,把一部分閣樓改裝成生活空間,透過合作公寓委員會系統取得這類同意十分困難,因為很多人不願改變,認為沒有必要。不過他們現在終於買下閣樓,準備改裝了。
  「我能問你幾個關於這間閣樓的問題嗎?閣樓是否直接與你們目前所住的公寓相連?」
  「是的,客廳有道梯子通上閣樓,也就是說,我們已經打掉一面牆了,所以我們家是開放式的,客廳和廚房連在一起。」
  「你們繪好製圖,拿到建築許可了嗎?你們有按照結構工程師的報告去做嗎?」
  我們繼續聊著,彼德森告訴我,設計圖已經完成了,工程師已針對改裝提供說明及詳盡的製圖,他們也已申請建築許可了,應該很快便會核發下來。我跟他解釋,我若承包這份工作,將親自施作所有木工。我發出去的小包,都是與我合作多年的夥伴。承包商之間有個重要的區別—有自己工班,以及外包出去。作為一名工匠、聘雇仲介或大盤工匠,之間有很大的差異。
  結果我發現,這份工程已發出去招標了,我將與另外兩家公司競標。這樣的招標數很不錯;若有五家的話,我就不會投標了,因為得標率過低。
  對彼德森而言,他得從這份名單中挑出一名承包商,是不是最好的不重要了,因為我不是唯一這麼想的人,而這跟我是不是高手也沒有關係。優秀的承包工瞭解如何評估得標率,並藉此評估客戶。把報價單限縮在三份以內的客戶,比那些招太多標的人,有更高的機會獲得高品質的施工,因為招標數過多,會嚇跑那些技術最好的工匠。
  招標的辦法之一,是先查看十家公司,客戶可以檢視這些公司的推薦人名單、財務狀況及他們想看的事項,然後要求看順眼的公司,花點時間計算投標的價格。提供推薦人名單並不會花太多時間,但準備報價單則會曠日費時。
  如果我是根據上述資料受邀競標的三間公司之一,我會挺高興的,因為得標機會頗大。
  我為海蓮娜一家施作的工程,就是一份現成的好推薦;剛巧他們也僅邀請少數公司投標。
  談話過程中,我得知約翰在挪威國家鐵路局上班,按他的說法是擔任行政職,而妻子凱莉則在地方政府文化部門上班。約翰暗示說,他或妻子都沒有改裝閣樓的經驗,意思是他們對改裝工程的實務知之甚微,也清楚表明他們將倚賴得標者的專業。
  彼德森夫婦有兩名男孩,他們需要更大的空間。原本他們已經開始尋找另一個住處了,但改裝機會出現後,便趕緊把握住。他們很喜歡自己居住的公寓大樓和托索夫區,所以決定改裝閣樓。
  到目前為止,他們的交涉對象一直是住房合作企業與建築師,他們透過建築師,與工程師及規畫部門聯繫。改建的理論部分,與他們日常工作中遇到的問題較為類似,因此他們比較能夠理解,不像現在需要的實作部分—建物本身,那樣讓人摸不著頭緒。截至目前為止,彼德森處理改建的行政公文已經一年多了,顯然有些不耐煩。那表示我得小心處理,別再給他添亂,在他的擔子上加磚頭(以我的職業,應該是加木板)。
  文書作業的優點是可以更改;只要不付諸行動,紙上談兵的意義並不大,白紙黑字只能當成某種現實。我不能把東西做出來看看能不能用,再拆掉重蓋。如果戶客願意付錢的話,我當然可以那麼幹,但可能性很低。
  對我來說,我會把理論轉化成完工後的景象。我會計算螺絲釘、釘子、建材長度,還會計算工時。我在心中創造一部影片,想像自己施工的過程,而製圖與說明便是我的腳本。客戶最感興趣的是結果,最在乎工匠宣告完工時,他們所看到的成品,不過就某種程度而言,客戶最好還是要能理解書面上的說明。
  等工程結束後,設計圖和說明便會被遺忘,再也不重要了,僅是閣樓今昔之間的連結罷了。
  我是那忙著施作完工的人,而客戶、建築師和工程師大體上則視之為理所當然。這種立場上的分歧,往往造成彼此的距離,建築師與工程師站在一邊,另一邊是我這名工匠。
  我想大部分工匠都處於相同的處境—我們在施工現場看不到建築師,卻很希望能與他或她直接對話,找出對客戶最有利的施工方式。
  建築師多半鮮少蒞臨現場,而工程師在評估前,往往也不會跑到工地。有時,我會把他們騙出辦公室—至少感覺上是用騙的。把他們拐到現場後,我們因應突發狀況而得出的解決辦法,通常比他們不到場時更佳、更省錢,建造品質也變得更好,使得閣樓改裝後,住起來更舒適。
  在我執業的二十五年來,營建業中,學院派及工匠之間的合作程度,只能說是每下愈況,變得愈來愈學院了。同時間,工匠們挾其專業,積極地影響建造過程的傳統,亦日漸式微。以前那是施工過程中極其自然的一部分,可是當各種苦口婆心的建議不被理睬後,就漸漸不再有人去深思與反省了。
  若不曾學會更合作無間的工作方式,你便不會懂得自己錯失了什麼。我想,許多建築師和工程師都希望營建業的文化有所改變,大家能攜手合作;目前的狀態,我認為太過強化自我了。所有的單位各行其是,我們太習慣這種各司其政的工作方式了,覺得很理所當然。
  這些基本原則並非依據業界標準而設,換句話說,每位工匠在與所有其他人交涉,包括客戶、建築師和工程師周旋時,都要夠機靈才行。所謂「一體兩面」,從不同角度切入同一個問題,真的很適用於這一行。

3
  我喜歡改裝閣樓。
  我喜歡閣樓的氣氛、支撐結構、防火施作、塗工、各種建材,以及跟客戶接觸。我喜歡即時做出的選擇兼具長期考量,這是一種看得見結果的工作。從最初處處是歷史痕跡的老舊建物,最終變成截然不同的全新閣樓。
  接到這類工程,我會想像自己接手別人一百三十年前的工作,繼續將它完成。彷佛建造程序經過漫長的間歇期後,又重新開始,只是連串過程裡的一部分罷了。乾燥用的閣樓在過去十分重要,但現在已不再具備任何功能,主要拿來當儲藏室使用。我們現在確實有很多東西需要儲放。在這樣一間閣樓裡,我可以找到一百三十年間的活動痕跡,施工期間,我便與這份歷史待在同一個小空間裡,看得到它的水漬、晾衣繩、舊線路、通風管,也許還有石棉。
  彼德森家的公寓位於海格蒙斯路(Hegermanns gate),建於一八九○年。在上個世紀初,這些建物普遍安裝了電路。偶爾我會碰到第一代電路系統的舊料,雖未接上電,但也沒有拆除:黑色的管線,穿過由陶瓷絕緣器(porcelain knob insulators)支撐的陶瓷鈕管(porcelain knob tubes)。任何通風管四周的石棉,大概都可回溯到一九三○年左右。
  從舊建物的牆壁和閣樓中取出的報紙,會透露以往住戶的情況。一九三○年時,個人多半會選擇與其政治觀點相符的報紙。《晚郵報》(Aftenposten)和《挪威商業海事報》(Norges Handels- og Sjøfartstidende)是保守的商報,閣樓樓主便不太可能會是工黨選民。而《國報》(Nationen)也許屬於某個從其他省份搬到都市居住的人。在本城東區,我最常看見的報紙是《工人日報》(Arbeiderbladet)。
  我家裡有一份一九四五年五月吉西林黨(Quisling’s party)的黨報《住民報》(FrittFolk),上頭報導德國防禦勝利。我是在福格茨路(Vogts gate)一間閣樓裡找到的,不知該住戶為何保留這份報紙。是因為跟我一樣,出於對歷史的好奇?還是與他們的政治觀點相似?
  老閣樓的屋頂結構都做得十分扎實、優雅而精準。所有零件都有明確的功能,工藝的邏輯嚴謹、漂亮、簡樸而細膩。以前匠人所用的建築技術,以沉重的木頭為架構,也是這些公寓會看到的典型木工手法。木架上常見字跡和羅馬數字,就像實體大小的模型套件一樣。這是一種早期的預製(prefabrication)形態,顯示施工者絲毫未浪費時間,這是優良工匠所該具備的重要、不變的特質。
  他們繪製出建物的結構,在其他能快速工作的地點,製作出各別的零件,然後到現場迅速組裝。這種工作程序,旨在盡量減少出錯。這種建物雖然簡單,但工匠必須懂得建造要領,這年頭,擅長這種技術的木匠已不多見了。我用現代的方式,發揮自己所知,針對我們當代人的需求打造房子。

4
  約翰.彼德森把建築師的設計圖及工程師的製圖寄給我,並附上說明,簡要地描述工程。我以這些資料為基礎,估算出一百多萬挪威克朗(kroner)的施工價格。等閣樓完工,彼德森一家搬進去時,閣樓看起來就會像製圖裡的模樣,但有五十倍大。就像我小時愛做的飛機模型,只是就本案而言,重要的是模型裡的內容—住戶。還有,屋中的零件並不像模型套組,都是一些沒有完成、也沒標上號碼的東西。
  我看著設計圖,知道得花點時間消化,我必須去看看閣樓現場,跟客戶談一談,以充分理解他們的想法,還有他們究竟想要什麼。每位建築師的設計都有其理念,有些是建築本身衍生出來的結果,有些來自客戶的需求概念。我用「概念」一詞來形容,是因為畫出來的設計圖也許與客戶原本所想差距甚遠,最終建成時,甚至更為偏離。這一點我挺有同感,因為我自己也需要時間去掌握製圖與製圖背後的想法。若能知道並理解閣樓圖示背後的建造理由,施作起來會更加容易。
  根據設計圖,要改裝的閣樓部分,包含一片稍微大於六十平方公尺的樓層空間。這個區域得涵納一間臥室、一個客廳和一間浴室。現存的樓梯井將改成屋頂下方的夾層或夾層樓板。通往梯井的門會做成火災逃生門。閣樓將以新的一百八十度轉角樓梯(half- turnstaircase)與下方的公寓相連,地板將鋪以實木,而不是鑲木地板(parquet)。把錢花在地板上是很聰明的作法,這樣地板能維持更久,而且我覺得會漂亮很多。偶爾能有機會鋪設實木地板,感覺真不錯。
  我努力消化製圖,恍若整件工程已如所述一般打造完畢,彷彿我就站在八個月後、耗資百萬的閣樓裡了。這需要時間,但只要我知道這樣才能理解那些說明,就不算白費。
  有時我必須逼問客戶,提出各種問題,甚至幾乎惹得他們不高興:這個跟那個為什麼非擺那裡不可,是的,我可以理解,但究竟為什麼?我逼他們解釋,讓他們把想法化成言語,然後讓問題發酵,約一星期後,再重新提出,取得更好的答案。我那麼做也是為了自己,讓我的腦袋能理解清楚,也讓客戶瞭解我們若這樣做或那樣做,結果會是如何。我們必須對施工有相同的理解。
  讓客戶知道他們是實際上付錢的人,這件事千萬不可輕忽,也不可小看客戶的性格和我自己的個性。
  有些客戶的控制欲很強。若是如此,我得夠強悍,才能充分傳達自己的意見與看法。有些客戶則樂於將大部分決定留給別人去做。
  他們會說,你覺得怎麼做最好就做吧,對你相當信任,但他們同時也可能是最難搞的客戶,因為他們往往猶豫不決。所以我必須讓他們明白,我是為他們施工的人,他們必須親自做選擇。如果我們彼此有誤解,他們最終便無法滿意,無論他們是哪種類型的客戶,我都必須避免那種結果。
  錢很重要,價格絕不能超過客戶能夠或願意支付的額度。就價格而言,什麼項目該怎麼做,只是錢多錢少的問題而已,但對客戶來說,他們得做出正確的選擇。
  然而,幾乎每個做改建工程的人,多少都會聽進房仲的話。即使他們將來打算自己長住,還是會用最利於「買賣」的觀點去打造自己的房子。加上大量閱讀室內裝潢雜誌,使得許多住家都長得很像。目前流行的各種色調的白、灰及房屋外牆的淡藍灰色,即為一例。由於不成文的規定與標準,現在的浴室看起來幾乎都像鋪了瓷磚的改版屠宰室。廚房似乎全出自Ikea(宜家家具)家居顧問的設計,或類似製造商Norema之手。我所謂的家居顧問,不是指專業領域的專家,例如懂得室內設計的建築師或優良的工匠。這裡所指的家居顧問,是商店裡的銷售人員。
  我手上拿到的改裝說明與施作範圍實在很不精確,我有些問題想問建築師,想知道他是否打算製作更詳盡的設計圖。我對建物屋頂承重結構的繪製也有疑慮,圖上並未提到要如何處理磚牆,也沒說浴室的瓷磚要如何處理。
  我打電話給建築師克利斯蒂安.賀洛森(Christian Herlovsen)時,他沒怎麼理我,我必須用手邊的文件去施工。

「作者從標下閣樓的改建案開始,便把自己看作是一件工藝商品,全方位地考量工程案,檢視各種環節及各方立場,斟酌、掂量、取捨之後,試圖把自己的技藝賣出去。除了基本營生的目的之外,我們看到在整建過程中,他是如何堅守職人的原則,秉持專業的工作態度,讓客戶及其他包商恰如其分地參與案子的不同階段,同時維護了手作者的尊嚴。這本手記呈現了某種『人與家的對話』。字裡行間,可以感受到北歐社會對工作環境與工匠權益的設想與保護,就如同北歐工匠作品樸實的觸感一般務實。」
──林東陽教授,懷德居木工實驗學校創辦人

本書細述游刃於一項技藝的樂趣:描繪工作社群的寫照,見到成品逐漸成形的快樂,也在成品中留下了一抺自己的影子。愉快地享用保溫瓶裡的咖啡,聽優良的廣播節目,從新的視角去觀察一座城市,並在承接前輩匠人打造的建物時,感覺到歷史重量……一部混合社會學、哲學的佳作——當然了,還有職業道德。
──《階級鬥爭報》(Klassekampen)

一記抨擊專業不足的重要回饋……作者以日記形式,記錄改建計畫的整個過程,提供鮮為人知的工程洞見……本書內容與作者描述的手藝同樣紮實。
──《挪威日報》(Dagbladet)

一則平凡無奇的郊區閣樓改建故事,在托史登森的巧手下,變成了一場精良工藝的切實研究。這樣的作品應廣為傳閱。
——羅伯特‧潘恩(Robert Penn),《用樹木做出東西來的人》(The Man Who Made Things Out of Trees)作者

對手作工藝及工藝所包含的重要藝術性的如詩禮讚。歐勒•托史登森書寫手工藝為整體社會帶來的價值,《挪威木匠手記》一針見血地提醒我們,社會無法失去這樣的技能。
──卡爾‧奧韋‧諾斯加德(Karl Ove Knausgård),挪威小說家、《我的奮鬥》(Min Kamp)作者

親愛的讀者:

您好,感謝您為本書填寫回函卡及書評,但我們必須提醒您幾件事:
  1. 當您為本書寫下書評及送出後,即表示您同意大塊文化可依書評內容,自行決定這篇書評是否被刊登或刪除;同時也表示您授權大塊文化可將書評之全部或部分內容,轉載刊登於大塊文化網站、網路與書或附屬子公司的網站、電子報以及刊物上。
  2. 您所寫的書評所有權屬於您所有,但大塊文化轉載刊登於大塊文化網站、網路與書或附屬子公司的網站、電子報以及刊物時,不另通知並不另支付稿費。
  3. 您的書評不得以抄襲或其他任何侵害著作權之方式為之。若涉及侵害他人之著作權,您必須負相關賠償之責,與大塊文化無涉。若檢警及司法單位因偵查之需要,您將在此授權大塊文化得將個人資料,提供與相關司法機關。
  4. 您所發表的讀者書評必須是針對該本書的內容做評論。
  5. 您的書評中禁止從事廣告及銷售行為。
  6. 請勿出現謾罵、惡意中傷、猥褻的字眼或與該書內容不相關的言論。
  7. 請勿傳述未經證實,針對公司、團體或個人的謠言。
  8. 由於發表書評兼具回函卡功能,故您需要填寫的欄位較多,大塊保證您的資料僅供大塊內部使用,大塊負保護會員資料的責任。



標註*為必填資料
*姓名:
*EMail:
性別:
*年齡:
*職業:


請問您從何處得知本書:



(可複選)
關於書名你覺得:
12345
不符合內容 非常合適
關於封面你覺得:
12345
不太喜歡 非常喜歡
關於內容你覺得:
12345
不太喜歡 非常喜歡
會不會想把本書推薦給朋友:
對我們的建議:
對這本書的評語:
*以上欄位僅【姓名】、【關於內容你覺得】、【對本書的評語】此三欄內容會在網頁上出現,其他內容僅會為後續讀者服務存入大塊資料庫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