依出版日期搜尋的格式為:yyyy-MM (如:2012-09)
(只須填至月份)


總類
哲學類
宗教類
科學類
應用科學類
社會科學類
史地
世界史地;傳記
文學;新聞學
藝術類
優惠套書與週邊
外版書
道士下山 |

[1111R024]
作者:徐皓峰
14.8×21 cm 344頁 平裝
ISBN:978-986-213-111-4
CIP:857.9
978-986-213-111-4
初版日期:2009年05月01日
此商品可7-11取貨付款
定價: NT$ 280| 會員價: NT$238

關於出貨時間以及運費請看這邊

上山求神仙之道的何安下,無法忍受山中巨大的寂寞而回到塵世。他誤闖詭譎的江湖,遇到靈隱寺的高僧、藏匿在民間的武林高手、日本劍客系統暗柳生,以及避居山中卻過著燈紅酒綠生活的修行者,種種奇遇讓他學得絕世武功,體悟出武術與禪意出自同一源頭,而江湖的恩怨與情仇,正是另一條修鍊之路。

-------------------------------------------------

這是一部令人期待已久的武俠小說。作者徐皓峰現為北京電影學術導演系教師,曾採訪形意拳大師李仲軒而完成《逝去的武林》一書,熟悉民國時期學習武術過程、江湖掌故,對佛、道二家夙有研究。

《道士下山》的故事背景在民國時期。主角何安下回到塵世後,千奇百怪的遭遇,不但讓他武功日益精深,偶然的情緣也讓他嚐到男歡女愛背後的悲苦滋味,他閱歷越廣,就越能體會求道的路途在江湖中已經顯現。

作者文字語帶機鋒,故事情節峰迴路轉出人意表,每一章節自成一個故事,但是環環相扣,令人讀來欲罷不能。

徐皓峰

1973年生
1993年畢業於中央美院附中油畫專業
1997年畢業於北京電影學院導演系
1998年始,為道教學者胡海牙先生、形意拳傳人李仲軒先生整理論文、口述歷史。

出版書籍
1、論文《陳攖寧的文筆》入選上海道教協會二十年紀念論文集《道學精萃》
2、口述歷史《逝去的武林》
3、長篇小說《道士下山》
4、長篇小說《國術館》

目 次
 
隱市者,早逝者,混世者(自序)
一、一下青山萬里愁
二、風過西湖千竹悲
三、入定
四、自古大才難為用
五、人去西南天地間
六、天女
七、惡念
八、彭家的東西
九、目擊
十、別後休洗蓮花血
十一、零落年深殘此身
十二、無名指
十三、笨招
十四、劍仙
十五、暗柳生
十六、凶宅
十七、劍氣
十八、日煉月煉
十九、歸來如夢復如癡
二十、琴少知音不願彈
二十一、拜師帖
二十二、水瓢秘訣
二十三、活佛灌頂
二十四、千里傳音
二十五 白盡梨園弟子頭
二十六 神槍
二十七 賊刀
二十八 直至身毀始甘心
二十九 高人
三 十 九歌
三十一 狐狸精
三十二 五嶽真形圖
三十三 蘭亭序帖
三十四 降妖咒
三十五 達摩恩
三十六 虛龍假鳳
三十七 廣寧不孝生
三十八 百二山河在掌中
三十九 自嘆自感乃垂頭
四 十 暗傷潛恨塗青山
四十一 千年靈芝
四十二 大西洋神族
四十三 軸心物質
四十四 青龍
四十五 白虎
四十六 雲雨難忘山河新
四十七 鎖麟囊
四十八 宇宙節拍
四十九 可能千載永悠悠

【自序】

隱市者,早逝者,混世者

徐皓峰

一九九二年,高中畢業前夕,我在三味書屋見到一本民國道家文化的書,登有編者照片,暗覺將來會認識此人。一九九八年,我結識書的編者,他已八十餘歲。他非出家人,住在鬧市中。

隨他學習初期,我的語言表達能力降低到最低點,便採取一種特殊交流方法——寫文章讓他評點。他因有濃重口音,也是邊說邊寫。

對我寫的文章,他說「下筆如有神」,這是在諷刺我。因為某些問題,看我文章,他覺得我已經懂了,一問則發現我不懂,實在缺乏悟性,只是偶爾筆下通靈。

這些討教文章,因他介紹,有幾篇在道教刊物上發表,有讀者還熱心地邀請我出家。我是辭職求學的,不是為省出時間,是因為心境,不知覺便閒置了自己三年。三年後,我的筆用於寫紅男綠女、時尚消息了。很懷念以前為求學而寫字的歲月,那種文字裡沒有掙扎。

我去老人家都是下午三點,他午睡醒來後,會先給我講點民國時期的江湖掌故,然後再論學術。那些掌故便是此部小說的初始素材。

小說採取系列短篇形式,追溯遠緣,是因我一位高中時代的朋友。他早慧卻不早熟,在藝術、佛道上有較高悟性,不耐煩人情世故,活著活著便活傷了自己。他在結婚的第三天逝世,之前他將他寫的武俠小說留給了我。

那是他改寫的古龍作品《三少爺的劍》,僅寫了三章,是三十二歲所寫。在我的高中時代,是他推薦我看古龍小說的。我買的第一本是《大地飛鷹》,此書主人公名叫朴鷹。

不擇手段是人傑,不改初衷是英雄。朴鷹身上兼具人傑和英雄的特質,最後他的英雄本性佔了上風,業敗、身死。古龍的絕筆叫《獵鷹—賭局》,此書中朴鷹死而復生。人傑與英雄之爭,是古龍臨終前思考的命題,我的那位朋友也是這樣。

《獵鷹—賭局》是短篇系列,分看獨立成篇,合看又相互關聯,每篇都寫得很有自制力,惜字如金,國畫一樣留白,人物和情節皆有可遐想的餘地。武俠本是一種情懷,無須寫盡,如三少爺的劍,虛刺一兩下,對手便意會到自己的勝負生死—古龍絕筆便有此味道,這是當年他告訴我的。

古龍最後的文字技巧,於我有教益。所以要感謝他最初的推薦,每一位早逝者都是短篇小說,文止處留下了餘味。

武俠傳奇類文學中罕有系列短篇的形式,古龍一生也僅此一部。古龍在生命力衰微時,煥發出創造力,留下武俠小說的新鮮路數。此路數會有後續者,我便試著沿此路數去寫民國的江湖。

我今年三十四歲,比我早逝的朋友已大了兩歲,想不到我們倆在年過三十後,卻都對高中時熱中的武俠小說,產生創作衝動。也許因為我倆是成人世界中半生不熟的人。

對於高中生,校園之外全是江湖。離我高中校園最近的胡同口,總站著一個假盲人,他緊閉雙眼,腳上拴一個體重秤,對大街上的行人高喊:「給個蹦兒(硬幣
),就秤!」這是有償乞討。

他是胡同裡的世代居民,愛跟學生耍貧嘴,我們管他叫「蹦兒」。十年後,我在某地鐵站,看到他仍緊閉雙眼,站在兩個拉二胡的真盲人身後,裝模作樣地拉著二胡,根本拉不出聲。我勸他「這不是濫竽充數嗎?蹦兒呀,你就不能幹點有技術含量的事麼? 」

又過了五年,我在某商廈樓下,意外看到他。他睜著賊亮的雙眼,滿臉通紅地吹著口琴,是王洛賓收集的新疆民歌——《青春舞曲》,吹得鏗鏘有力,還有抖舌、甩腮等複雜技巧。我立刻掏錢……

行文至此,我想,連蹦兒都在頑強地生活,一天天進步,我更要一個字一個字地寫下去。

【內容選刊】

道士下山
 
一下青山萬里愁

一九二六年,杭州西湖邊一棵大柳樹下,睡著一個道士。他的道袍滿是土塵,不知走了多少路,當太陽即將下山時,他伸個懶腰,醒了過來。他已經睡了六個小時,見到湖面上血色斑斑的夕陽,不由得兩眼癡迷。他叫何安下,十六歲時因仰慕神仙而入山修道,不知不覺已經五年,山中巨大的寂寞令他精神衰弱,到了崩潰的邊緣。為了內心的安靜,他回到了塵世。

飢餓來臨,聽著腹部的鳴響,看著遠近的遊客,何安下捫心自問:「你能不能從世上得到一個饅頭?」他站了起來,離開湖邊,向杭州市區走去。

市區一片酒綠燈紅,細腰長腿的時髦女子高頻率地閃現。何安下走了兩條街,也不能伸出乞討的手,終於他在一棵柳樹下站住,伸出了他的右手。

四十秒後,一個拎著鱷魚皮手包的女子走了過來,她從手包中掏出一塊銀角,要向何安下右手裡放去。何安下忽然抬起右手,抓住一片飄飛的柳葉,顯得是在尋找生活情趣,並非乞討。

女人奇怪地看看何安下,把銀角收進手包,轉身走了。

望著她的背影,何安下喘出一口長氣。心裡殘留的一點自尊,使得他繼續忍受飢餓。腸胃的怪異感覺,令他不能再平靜地站立,他垂頭縮肩地向前走去。

在山中修道時,曾學過一種抵禦飢餓的功法,名為「食氣」—含一口氣在嘴裡,等著它溫熱起來,然後像吞一個飯糰般吞下,此法會引起大量唾液分泌,在喉頭發出「咕嚕咕嚕」的聲響。

何安下大口大口地吞嚥著杭州的空氣,走到了一戶灰磚綠瓦的店鋪前。店鋪門面很小,掛著一幅對聯「告別山中寂寞,迎來世上煩惱」,橫批為「自救救人」。門上還懸有一個菱形燈籠,寫著「男科」二字。

店內陰暗,一個瘦小枯乾的中年男人正坐在桌前打算盤。發現有人走進店中,他停下手中的活計,站起身問:「這位道爺,有何貴幹?」何安下猶豫片刻,說道
:「我下山還俗,還沒找到營生,不知你能不能給口吃的? 」

店主嘿嘿一笑:「不瞞你說,我也是個下山還俗的人。你哪座山上下來的?」何安下:「龍頸山。」店主:「我是萃華山的,知道麼?」何安下搖頭。店主:「怎麼會?萃華山紫雲閣可是天下聞名的道場!」

何安下「噢」了一聲,勉強做出敬佩神情,店主登時滿面紅光,連呼:「快坐快坐!」給何安下沏茶倒水。

一口濃茶下肚,更感飢餓難當。店主聊起了紫雲閣典故,顯得興致頗高,而何安下連喝幾杯,被茶水刺激得胃部難受之極,終於忍不住了,賠笑一句:「道兄,還是給我個饅頭吧!」

店主一愣,隨即哈哈大笑,跑到後屋拿出一個盤子,盛了三個饅頭一塊鹹菜。何安下狼吞虎嚥吃起來,顯得十分香甜,店主也被感染,嚥了口唾沫,喃喃道:「你完全就是我的當年。」

何安下「道兄,當年你為何下山?」店主:「嗨,都是這一口吃的鬧的。老哥我當年情場失意,一時萬念俱灰,就上了萃華山。誰料到山上只有瓜果蔬菜,吃得我虛火上升,原本以為食肉會欲念強,誰知吃素對情欲刺激更大。老弟,虛火也是火呀!」

店主長嘆一聲,似有天大委屈:「那時候,見到個小貓小狗,只要是雌的,我就一陣心慌,簡直中了魔障。唉!上山是為了成仙,可我差點做了畜生。我跑下山來,衝進個飯館,吃了一大碗紅燒肉,方才平靜下來。老弟,當時我透過飯館窗戶,望著外面的高山,邊吃邊哭。我破了魔障,可再也回不去啦!」

店主說著說著,兩顆眼淚滾了下來。何安下不敢發出咀嚼的聲響,將嘴裡饅頭嚥了下去,問「我怎麼沒有這種情況?」店主:「老弟,你上山時多大?」何安下:「十六歲。」店主「嗨,你還是個童男子。我上山前,已經碰過女人了。男女之事,只要開了頭,就等於是跳了懸崖,和一切好事都絕了緣,只有墮落再墮落。」

何安下聽得目瞪口呆,這時一個背著書包的小男孩走進店鋪,叫了聲「爸!」走入後屋。何安下:「這是你……」店主用袖子擦了把眼淚,嘀咕一聲:「冤孽,冤孽。」一臉痛不欲生的表情。

一個豐滿白皙的婦人拎著個菜籃子走了進來,說一句:「老李,有客人?」向何安下禮貌地一點頭,也走入了後屋。那婦人眼部很美,是雙眼皮。

何安下:「這是你…… 」店主眼珠一轉,竟有了一絲得意:「怎麼樣,我媳婦不錯吧?知書達理,能生能養。」

何安下覺得眼前的情況不是自己所能理解,嘴裡加快速度,想吃完饅頭就走。

見了媳婦後,店主恢復平靜,給何安下倒了杯茶,問:「小兄弟,還俗可不是容易事, 我拚死拚活才有了這份家業。沒有一技之長,是活不下去的。」

何安下「我上山前,曾在藥鋪裡當學徒。中草藥名目至今沒忘,大不了重新做起。」店主一拍大腿,音調高昂:「對路子!看看這是什麼!」

店主胳膊挺直,指著門口的燈籠,正是令何安下百思不得其解的「男科」兩字。何安下:「什麼」店主嘿嘿一笑,打開旁邊的壁櫃,拿出一個小鐵盒,從裡面取出一把小刀,上下揮舞一圈,鄭重說道:「我是個醫生呀!而且是西醫。」

何安下肅然起敬,說:「聽說西醫能開膛剖肚,切肝挖肺。」店主:「唉,不用那麼費事,我切點小東西,就能養活全家了。」何安下:「你切什麼?」店主:「包皮。」

何安下更加不理解,不敢做什麼反應。見到何安下面無表情,店主以為被何安下輕視,於是補充一句:「我還能切雙眼皮!」

這句話何安下聽懂了,想到他媳婦的美目,不由得真心佩服,說了句:「好手藝
!」店主登時兩腮緋紅,如飲美酒,一拍何安下的肩膀,豪氣萬丈地說:「你留下來吧,跟我學本事。」

親愛的讀者:

您好,感謝您為本書填寫回函卡及書評,但我們必須提醒您幾件事:
  1. 當您為本書寫下書評及送出後,即表示您同意大塊文化可依書評內容,自行決定這篇書評是否被刊登或刪除;同時也表示您授權大塊文化可將書評之全部或部分內容,轉載刊登於大塊文化網站、網路與書或附屬子公司的網站、電子報以及刊物上。
  2. 您所寫的書評所有權屬於您所有,但大塊文化轉載刊登於大塊文化網站、網路與書或附屬子公司的網站、電子報以及刊物時,不另通知並不另支付稿費。
  3. 您的書評不得以抄襲或其他任何侵害著作權之方式為之。若涉及侵害他人之著作權,您必須負相關賠償之責,與大塊文化無涉。若檢警及司法單位因偵查之需要,您將在此授權大塊文化得將個人資料,提供與相關司法機關。
  4. 您所發表的讀者書評必須是針對該本書的內容做評論。
  5. 您的書評中禁止從事廣告及銷售行為。
  6. 請勿出現謾罵、惡意中傷、猥褻的字眼或與該書內容不相關的言論。
  7. 請勿傳述未經證實,針對公司、團體或個人的謠言。
  8. 由於發表書評兼具回函卡功能,故您需要填寫的欄位較多,大塊保證您的資料僅供大塊內部使用,大塊負保護會員資料的責任。



標註*為必填資料
*姓名:
*EMail:
性別:
*年齡:
*職業:


請問您從何處得知本書:



(可複選)
關於書名你覺得:
12345
不符合內容 非常合適
關於封面你覺得:
12345
不太喜歡 非常喜歡
關於內容你覺得:
12345
不太喜歡 非常喜歡
會不會想把本書推薦給朋友:
對我們的建議:
對這本書的評語:
*以上欄位僅【姓名】、【關於內容你覺得】、【對本書的評語】此三欄內容會在網頁上出現,其他內容僅會為後續讀者服務存入大塊資料庫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