依出版日期搜尋的格式為:yyyy-MM (如:2012-09)
(只須填至月份)


總類
哲學類
宗教類
科學類
應用科學類
社會科學類
史地
世界史地;傳記
文學;新聞學
藝術類
優惠套書與週邊
外版書
窺獵(夜之屋5) | Hunted (House of Night, Book 5)

[1111R035]
作者:菲莉絲.卡司特+克麗絲婷.卡司特
譯者:郭寶蓮
25開 400頁 平裝
ISBN:978-986-213-248-7
CIP:874.57
978-986-213-248-7
初版日期:2011年04月01日
此商品可7-11取貨付款
定價: NT$ 280| 會員價: NT$238

關於出貨時間以及運費請看這邊


愛與不愛都痛苦,但戰鬥的傷疤美麗無比

自由意志有什麼好?面臨抉擇令人掙扎痛苦。
我渴望跟他在一起,但我不願意被佔有。
自由意志有什麼好?我總是犯錯。
但命運馱負著我,奔赴一次次的抉擇。


有時是銀藍色月光照耀下的草地,周圍林木間傳來拍翅的聲音。有時是大海中的小島,島上有潔白的宮殿。他總是以美麗黑翅將她擁入冰冷的懷抱,如此令人驚懼的夢她喜歡。然而,是他侵入她的夢,還是她召喚他入夢?

他說,這畢竟是她的夢。但是,她知道這絕非出自幻想。柔依清楚,他是邪惡、傲慢的神祇。但她好哀傷,因為她也感覺到,墮落的是天使,原本不應如此。那麼,柔依自己呢?她真的知道自己是誰嗎?對她,他的意圖何在?

他只說,他要挽回「往昔」,因此他必須消滅「現今」。原來這一切不是夢。即便在清醒的時刻,暗影之中猶有暗影,彷彿鬼魅,一雙陰森的紅色眼睛始終追躡著柔依。那究竟是什麼?在大樹的枝椏間,魅影既是仿人鴉,也是如幻似真的邪惡女祭司長,柔依即將承受致命的攻擊。

摯友史蒂薇.蕾身邊的紅雛鬼已拾回人性,雖然他們有所隱瞞,仍讓柔依忐忑。復活的神箭手史塔克,卻沉淪為更邪氣的活死人雛鬼,嗜血,而且貪戀情欲。但他似乎擁有夢的鎖鑰,而柔依始終無法忘卻初衷,不願放棄。

是的,關於感情和男孩,柔依還在學習,還需要學習。潛藏在地底坑道,艾瑞克回到柔依身邊。她知道他是理想對象,女孩渴望的白馬王子。但艾瑞克的吻是如此霸道,對她的渴求是如此強烈,而且企圖阻攔她跟西斯會面。啊,好男人有時很壞,壞男孩有時很好,她不確定自己要什麼了。




菲莉絲.卡司特(P. C. Cast)
小說作品曾獲奧克拉荷馬書獎(Oklahoma Book Award)、美國圖書館協會YALSA Quick Picks for Reluctant Readers、稜鏡獎(Prism)、茉莉葉獎(Daphne du Maurier)、霍爾特獎章(Holt Medallion)、桂冠獎(Laurel Wreath)等多項肯定,並曾進入全美讀者選書獎(National Readers’ Choice Award)決選。資深的英文與寫作老師,住在美國奧克拉荷馬州陶沙市(Tulsa),也就是本書故事發生的地方,「夜之屋」的所在。

克麗絲婷.卡司特(Kristin Cast)
菲莉絲的女兒,詩作和報導寫作曾經獲獎。

1

夢境始於撲翅聲。事後回想起來,我知道我早該認出那是不祥之兆,因為仿人鴉已被釋出。然而,在夢境中,那只不過是背景聲音,有點像電扇旋轉或電視轉到購物頻道的聲音。
夢中的我站在一片美麗草地的中央。黑夜裡,一輪盈月高掛草地四周的樹木頂梢。明亮的銀藍月光投射出影子,讓一切恍若浸在水底。柔軟的草經微風吹動,在我的裸足間拂掠旋舞,宛如波浪輕拍海岸。濃密黑髮在風吹拂下,從我的裸肩上揚起,彷彿一層紗,襯著我的肌膚飄動。
裸足?裸肩?
我低頭,驚愕得小小尖叫一聲。我穿著一件非常短的連身鹿皮衣、前胸後背都是巨大的V字領,領口垂肩,露出一大片肌膚。衣服美極了,潔白色澤,飾以流蘇、羽毛和貝殼,被月光映照得閃閃發亮。整件衣裳鑲綴著繁複圖案的飾珠,美到令人難以置信。
我的想像力簡直太酷了!
這衣裳喚起某個回憶,但我置之不理。我不想花腦筋──這畢竟只是夢!因此,我沒有流連在似曾相識的畫面中,而是在草地上翩然起舞,幻想著當紅男星柴克.艾弗隆和強尼.戴普忽然出現、肆無忌憚地對我調情。
我隨著微風轉圈搖擺,左右張望,似乎看見高聳巨樹之間閃過什麼影子,動作怪異。我頓住,瞇眼想看清楚黑暗裡的動靜。我明白自己是怎樣一個人,老做怪夢,心想自己說不定在夢裡創造出了一瓶瓶可樂,懸掛在枝椏上,像是什麼怪水果,等著我摘取。
就在這時,他出現了。
在草地邊際,樹木的陰影裡,有個身影現形。我可以看見他的身軀,因為月光就映照在他光滑的赤裸肌膚上。
裸體?
我頓住。我的想像力失控了嗎?我可沒打算跟裸男在草地上嬉戲,就算他是神祕迷人的強尼.戴普先生。
「妳猶豫了嗎,我的愛人?」
我聽見他的聲音,全身戰慄,而樹葉沙沙低鳴,傳出可怕的嘲笑聲。
「你是誰?」我很高興自己在夢裡的聲音沒有洩漏我的恐懼。
他的笑聲跟他說話的聲音一樣低沉動聽,但也同樣令人畏懼。樹木在一旁眈視。那笑聲在枝椏間迴盪,然後變得彷彿看得見,一聲聲飄向我,圍繞著我。
「妳怎麼裝得不認識我?」
他的聲音拂過我的肌膚,我手臂上寒毛直豎。
「沒錯,我認得你,你是我創造出來的。這是我的夢,你是柴克和強尼的綜合體。」我凝視著他,遲疑了。我像是滿不在乎,其實心臟跳得快要迸出,因為這傢伙顯然不是這兩個男星的綜合體。「嗯,要不,你就是超人或白馬王子。」我不願面對真相,只管胡掰瞎扯。
「我不是妳的幻想產物。妳認識我,妳的靈魂知道我。」
我沒移動腳,身體卻緩緩移向他,彷彿被他的聲音拉過去。我接近他,仰頭再仰頭……
是卡羅納。打從他開口說第一句話,我就知道是他,只不過我不願承認。我怎麼可能夢見他?
噩夢──這一定是噩夢,而不單純是夢。
他全身赤裸,但並非全然的有形有體。隨著微風輕拂,他的身形波動搖曳。在他身後,就在樹木的深綠陰影中,我看見他那群仿人鴉兒子的幽靈身影。他們以人類的手腳攀附在樹枝上,畸形鳥臉上的人類眼睛盯視著我。
「妳仍堅稱不認識我?」
他眼睛黑黝,猶如無星的夜空。全身上下就只有那雙眼最具體,還有那柔和如水的聲音。就算這是噩夢,也仍是我的夢,我可以醒來!我要醒來!我要醒來!
但我醒不來。無法醒來。我無法控制,掌控噩夢的是卡羅納。他製造了這個夢和這片幽暗可怕的草地,他把我帶來這裡,關上我身後的門,阻絕了真實世界。
「你想幹麼?」我快速說道,不讓他聽見我的聲音在顫抖。
「妳知道我想幹麼,我的愛。我想要妳啊!」
「我不是你的愛人。」
「妳當然是。」這次,是他移動,靠近我。我感覺得到他那靈幻軀體散發出的寒意。「妳是我的埃雅。」
埃雅,幾世紀前切羅基族女智者創造出來囚禁卡羅納的女孩。驚恐竄遍我的全身。「我不是埃雅!」
「妳能統御元素。」他的聲音像愛撫,可怕又美妙,令人迷醉又驚駭。
「那是我的女神賜給我的禮物。」我說。
「在妳能統御元素之前,妳就是由元素構成的。妳的存在是為了愛我。」他的巨大黑翅振動揚起,輕輕往前撲打,將我摟入他魅影般冰冷如霜的懷抱中。
「不!你一定把我和某人搞錯了。我不是埃雅。」
「妳錯了,我的愛,我在妳身上確實感受到埃雅的存在。」
他柔軟的翅膀緊緊抱住我。他的身軀似真如幻,但我可以感覺到他。他的身形是一團冰霧,嚴冬似的寒氣逼入夢中我的溫暖身軀,凍傷我的肌膚,卻同時將電流導入我的身體,燃起我的欲望。這欲望,我不想感受,但無力抵抗。
他的笑聲好誘人,我想沉溺在其中。我閉眼傾身,大口喘氣,感受他靈體的寒氣摩挲我的胸部,帶給我一種既痛苦又美妙的愉悅感受,讓我無法自已。
「妳喜歡這樣的痛苦,這痛苦帶給妳快樂。」他的翅膀收得更緊,他貼緊我的身體變得愈來愈硬挺、冰冷,表現出更火熱的痛苦。「臣服於我。」他原本就悅耳的聲音,因著激情撩動而更加誘人。「我在妳懷裡待了幾世紀。這次,我們的結合將由我掌控,而妳將陶醉在我帶給妳的歡愉中。拋開遙遠女神給妳的枷鎖,來我身邊,當我的愛人,肉體和心靈上真正的愛人,我會給妳全世界!」
我突然聽懂他話中的意思,痛苦與愉悅的煙霾因此穿破,猶如露水在陽光照射下消渙。我拾回自己的意志,踉蹌退出他翅膀的擁抱。一縷一縷冰冷的黑煙如捲鬚向我的身體攀附……碰觸……愛撫……
像一隻不悅的貓亟欲甩開身上的雨水,我猛烈晃動自己,黑色煙縷從我身上滑脫。「不!我不是你的愛人。我不是埃雅。我也絕不會背離妮克絲!」
我一說出妮克絲之名,噩夢瞬間瓦解。
我在床上坐起身子,顫抖,喘氣。史蒂薇.蕾在一旁睡得好沉,但我的貓咪娜拉清醒得很。她低聲嗚嗚叫,拱著背,整個身體鼓成一團,瞇眼直盯著我的頭頂上方。
「啊,可惡!」我驚呼,跳下床,轉身仰頭查看,以為會見到卡羅納像巨大蝙蝠盤據在我們上方。
什麼都沒有。上面沒有任何東西。
我抱起娜拉,坐回床上,顫抖的手不停撫拍她。「只是噩夢……只是做了噩夢……只是噩夢。」我這麼告訴她,但我知道這是撒謊。
卡羅納真的存在,而且不知怎麼地,他有辦法透過夢境來找我。

2

好,卡羅納可以進入妳的夢,但妳現在醒了,所以,要鎮定!我堅定地告訴自己,同時撫摸著娜拉,讓她那熟悉的呼嚕聲安撫我。熟睡的史蒂薇.蕾翻動身子,喃喃說著我沒能聽清楚的話,然後,她微笑、嘆氣。我低頭看著她,真高興她夢中的運氣比我好。
我輕輕將被她捲到身體下面的毯子拉出來,瞥見她傷口的繃帶沒滲出血,鬆了一口氣。
她又動了一下。這次,她眼皮顫動,睜開,有那麼半晌滿臉迷惘,然後睡眼惺忪地對我微笑。「妳覺得怎麼樣?」我問她。
「我沒事。」她迷迷糊糊地說:「不要那麼擔心。」
「我最要好的朋友老是要死去,很難不擔心。」我也對她微笑。
「我這次只是差一點死去,可沒死。」
「我的直覺要我告訴妳,這差一點很要命。」
「告訴妳的直覺,靜下來,睡覺去。」史蒂薇.蕾說著閉上眼睛,抓起毯子重新蓋在身上。「我沒事。」她再次要我安心。「我們都會沒事的。」然後,她呼吸聲漸沉。我發誓,我還來不及眨眼,她就已經又睡著了。我壓抑住想大聲嘆氣的衝動,躺回床上。娜拉蜷縮在我和史蒂薇.蕾之間,不悅地對我喵-呦-嗚了一聲。我知道她是要我放輕鬆,好好睡個覺。
睡覺?然後再次做夢?噢,不,打死都不。
我一邊注視著史蒂薇.蕾呼吸,一邊心不在焉地撫拍著娜拉。實在太怪了,在我們自己創造的這個寧靜小泡泡裡,一切彷彿很正常。看著熟睡中的史蒂薇.蕾,我幾乎無法相信,才幾個小時前,她的胸膛被利箭射穿,而我們被迫倉皇逃離夜之屋,世界陷入混亂。我不允許自己入睡,疲憊的思緒飄回先前的時刻,重新播放這一晚的所有事件。仔細回想,我再次驚歎我們這幾個人竟得以倖存……

我記得,在那種情況下,史蒂薇.蕾居然還叫我去拿紙筆,說正好可以利用時間開列清單,寫下我們在坑道裡會需要的東西,因為如果得在這裡躲一陣子,得備齊補給品。
她坐在我面前,胸口插著箭,語氣非常平靜。我記得我看著她,直覺得反胃,所以撇開視線,對她說:「史蒂薇.蕾,我不覺得這種時候合適開列清單。」
「啊,好痛!該死,這比腳被羊頭薊刺到更痛。」史蒂薇.蕾吸一口氣,痛得畏縮,不過仍勉強轉頭對達瑞司微笑。他剛剛撕開她背後的衣服,露出從她後背中央穿出的箭。「對不起,我不是說你弄痛了我。你說,你叫什麼來著?」
「我叫達瑞司,女祭司。」
「他是冥界之子戰士。」愛芙羅黛蒂補充,對他露出一個甜美到令人訝異的微笑。我說那笑容「甜美到令人訝異」,是因為愛芙羅黛蒂平常可不是甜美的女孩,但事情愈來愈明顯了,她對達瑞司真的來電,因此流露出罕見的嬌柔甜美。
「拜託,他看來就是戰士的模樣,長得像一座大山。」簫妮邊說,邊向達瑞司拋媚眼。
「非常性感的大山。」依琳呼應,還努嘴對他發出親吻的聲音。
「名山有主了,孿生怪胎,滾邊去自個兒玩吧。」愛芙羅黛蒂馬上厲聲喝止她們。不過在我看來,她根本罵得有口無心。這會兒再想一想,事實上她的語氣聽起來還挺和善的。
「喔,是啊,真感謝妳提醒,我們的男友不在這裡。」簫妮說。
「因為他們很可能被那些半人半鳥的怪物給吃掉了。」依琳說。
「嘿,打起精神,柔依的阿嬤又沒說仿人鴉真的會吃人。她只說他們會用巨大的鳥嘴把人叼起來,甩去撞牆或什麼的,直到那個人全身每根骨頭斷裂。」愛芙羅黛蒂面帶笑容,輕快地對孿生的說。
「唉,愛芙羅黛蒂,我不認為妳這麼說有好處欸。」我說,雖然她講得沒錯。事實上,她和孿生的可能都沒說錯。但我實在不願繼續想那畫面,所以將注意力轉回我受傷的好友身上。她看來好糟,蒼白、冒汗、渾身是血。「史蒂薇.蕾,妳不覺得我們應該送妳到──」
「找到了!找到了!」這時,傑克衝進史蒂薇.蕾當作房間的這個分岔坑道,後面緊跟著那隻幾乎不讓傑克離開牠視線的黃色拉布拉多犬女公爵。他滿臉通紅,手上揮舞著一個白色手提箱,上面有個大大的紅十字符號。「就在妳說的地方,史蒂薇.蕾,在那個像廚房的坑道裡。」
「等我喘過氣來,我再告訴你們我有多驚喜。真沒想到還有冰箱和微波爐,而且功能良好。」戴米恩說。他跟著傑克進來,氣喘吁吁,還誇張地緊貼著傑克。「妳得告訴我,你們到底怎麼把那些東西弄來的,連電力都有。」戴米恩忽然頓住。他瞥見史蒂薇.蕾身上那件被撕開的衣服沾滿血,一支箭從她後背穿出,原本粉紅的臉頰瞬間轉為慘白。「等妳治好,不再en brochette之後,再請妳告訴我。」
「en什麼?」簫妮問。
「什麼-chette?」依琳說。
「笨蛋,這是法文,用鐵籤穿刺,串起來燒烤的意思。即便世界陷入瘋狂,惡魔放出『戰爭之鳥』」──他故意把莎士比亞的「戰爭之犬」講錯,並對孿生的挑眉,期待她們察覺,但她們顯然一無所覺──「辭彙也不該這麼貧乏。」然後他轉向達瑞司。「對了,我在一個不怎麼衛生的工具箱裡找到這些。」說著拿起幾把像是大剪刀的東西。
「將那把鐵絲剪和急救箱拿過來。」達瑞司鄭重其事地說道。
「你要鐵絲剪做什麼?」傑克問。
「用它剪掉箭羽,然後將剩下的部分從女祭司的身體拔出,這樣一來她才會痊癒。」達瑞司簡單明白地說。
傑克倒抽一口氣,癱靠在戴米恩身上,戴米恩趕緊伸手摟著他。而女公爵哀號一聲,靠在他腿上。史蒂薇.蕾胸膛這一箭,就是女公爵原本的主人詹姆士.史塔克變成活死人之後射出的。
「戴米恩,或許你和傑克可以,呃,回你們剛剛發現的廚房,看能不能弄點什麼給大家吃。」其實我是想找點事情給他們做,而不要待在這裡盯著史蒂薇.蕾看。「我想,若能吃點東西,大家都會舒服些。」
「我吃了可能會吐。」史蒂薇.蕾說:「除非那是血。」她說完後本想聳聳肩表示道歉,但動作做到一半就痛得倒抽一口氣而乍停,原本已經夠蒼白的臉變得更加慘白。
「是啊,我也不餓。」簫妮說,對著史蒂薇.蕾後背竄出的利箭目瞪口呆,那出神的表情就跟群眾伸長脖子看車禍現場一樣。
「我一樣,孿生的。」依琳說。她的視線四處亂瞄,就是不瞥向史蒂薇.蕾。
我正想開口告訴他們,我根本不在乎他們餓不餓,只是想找點事讓他們忙,別待在這裡,這時艾瑞克.奈特衝進房間。
「找到了!」他手裡抱著一台真的很古老的三合一手提錄放音機,就是可以播放CD、錄音帶和聽廣播的那種。以前,大概一九八○年代吧,人們管這碩大無朋的東西叫迷你音響。他看也沒看史蒂薇.蕾一眼,將它放在靠近她和達瑞司的桌上,開始轉動巨大的銀色旋鈕,喃喃說著希望在地底這裡可以收聽到什麼。
「維納斯呢?」史蒂薇.蕾問艾瑞克。她顯然一說話就會痛,聲音顫抖著。
艾瑞克回頭瞥向那個掛著毯子充當門的弧形入口,不見半個人影。「她剛剛跟在我後面,我以為她也進來了──」這時他總算看著史蒂薇.蕾了,話卻說不下去。「啊,天哪,一定很痛。」他輕聲說:「妳看起來很不舒服,史蒂薇.蕾。」
她努力對他微笑,但實在笑不出來。「我覺得好多了。很高興維納斯能幫你找到這台迷你音響,有時這裡收聽得到廣播。」
「維納斯也這麼說。」艾瑞克咕噥著,雙眼直盯著從史蒂薇.蕾赤裸後背穿出的箭。
我一心掛著史蒂薇.蕾的傷勢,這會兒卻不禁納悶維納斯跑哪兒去,而且拼命地想記起她的模樣。上次我有機會好好看這些紅雛鬼時,他們額頭的弦月輪廓仍和一般雛鬼一樣,是深藍色的,還沒變紅,也仍是狂暴、嗜血的活死人怪物。直到不知怎地,愛芙羅黛蒂的人性(誰知她真的有人性啊?)和五元素的力量結合,促成史蒂薇.蕾經歷另一種蛻變,拾回人性,臉上出現藤蔓和花朵形狀的美麗成鬼刺青。但這些刺青不是深藍色的,而是紅色的,鮮血的紅。在這同時,所有活死人小鬼的記印也變成紅色的,並且──按理說──也找回了他們的人性。但史蒂薇.蕾蛻變後,我其實沒什麼機會和他們相處,無法百分之百確定。
我上次見到維納斯時,她看起來很噁心,因為她那時還是個可怕的活死人小鬼。但現在她「復元」了(應該是吧),變成活死人之前又跟愛芙羅黛蒂混在一起,這代表她一定很漂亮,因為愛芙羅黛蒂沒興趣結交醜朋友。好吧,我承認,我聽起來像個醋罈子。但艾瑞克帥得像超人,而且是個超級有才華、善良的好男孩,呃,不久前才完成蛻變的好吸血鬼啦,而且是我的男友,呃,前男友啦。這會兒,我居然擔心起哪個變態的紅雛鬼會吸引他。
多虧達瑞司鄭重其事的聲音打斷我的內心戲。「廣播可以等。現在必須處理史蒂薇.蕾的傷。箭一拔出,她立刻需要乾淨的衣服和鮮血。」達瑞司將急救箱放在史蒂薇.蕾床邊桌上,忙著拿出紗布、酒精和一些看起來很嚇人的東西。
這一下,大家果然嚇得噤聲不語。
「你們知道,我很愛你們大家,對不對?」史蒂薇.蕾對大家露出勇敢的笑容。我們楞楞地點頭。「好,所以,我叫大家離開,只留下柔依,陪達瑞司在這裡幫我拔箭,你們該不會誤會我的意思吧?」
「大家都離開,除了我?不,不,不,妳為什麼要我留下呢?」
我看見史蒂薇.蕾的痛苦眼神裡閃過一抹笑意。「因為妳是我們的女祭司長啊,柔。妳得留下來幫達瑞司。再說,妳看過我死去,這一次怎麼可能更糟呢?」忽然她打住話語,雙眼圓睜,盯著我呆呆舉起的手掌,衝口而出:「天哪,柔,看看妳的手!」
我翻轉手掌,盯著掌心看。我感覺到自己的雙眼也睜得老大。兩隻手的掌心布滿刺青,美麗的繁複漩渦,跟我臉上、頸部,沿著脊椎兩側延伸,乃至於圍繞腰際的圖案一樣。我怎麼會忘了呢?就在我們平安逃入坑道時,我感覺到熟悉的刺痛感竄過手掌。那時我已經明白那是什麼意思。我的女神,妮克絲,黑夜的化身,再次標記了我。我是唯一額頭有實心弦月,而且刺青蔓延臉部的雛鬼。這是成鬼才有的標記。所以,我臉上的記印顯示我是成鬼,但我的身體仍是雛鬼。至於身體其他部位的刺青,前所未見,不曾發生在任何雛鬼或成鬼身上,到底代表什麼意義,我自己也不是百分之百清楚。
「哇,柔,太神奇了。」戴米恩的聲音從我身邊傳來。他小心翼翼地伸手摸我的手掌。
我的視線從雙手往上移向他的褐色眼睛,想知道他看我的眼神是否有所改變,是否流露崇拜、緊張,甚或恐懼的心情。但我只看到我的朋友戴米恩,以及他溫暖的笑容。
「其實,我們剛下來坑道時我就感覺到了,只不過後來我忘了這件事。」我說。
「果然是我們的柔。」傑克說:「連這種幾乎是奇蹟的事都能忘記。」
「不是幾乎。」簫妮說。
「柔依特有的奇蹟,而且還三不五時就發生。」依琳說得好像這事稀鬆平常。
「我一個刺青也保不住,她卻滿身刺青。」愛芙羅黛蒂說:「還真有天理唷。」她的笑容顯示她其實不是在譏諷我。
「這是女神恩寵的記印,代表妳確實走在她為妳揀選的道路上,妳是我們的女祭司長,妮克絲揀選的人。」達瑞司嚴肅地說:「所以,女祭司,我需要妳幫我醫治史蒂薇.蕾。」
「啊,要命。」我咕噥一聲,緊張地咬著嘴唇,握緊拳頭,藏起掌心的新刺青。
「哎呀,該死,我就留下來幫忙好了。」愛芙羅黛蒂大踏步走向坐在床沿的史蒂薇.蕾。「只要流血痛苦的不是我,我就無所謂。」
「我應該到坑道口去,那裡收訊可能比較好。」艾瑞克說著,幾乎沒看我一眼,更沒對我的新刺青發表意見,就穿過門口的毯子走出去。
「我想,吃點東西是個好主意。」戴米恩說,牽起傑克的手,準備跟著離開。
「是啊,戴米恩和我是同志,這就代表我們肯定是好廚師。」傑克說。
「那我們跟他們一起去。」簫妮說。
「對,我們不相信同性戀是好廚師這種理論,最好跟去監督。」依琳說。
「血,別忘了血。攙點紅酒,若找得到酒的話。她需要這東西來復元。」達瑞司說。
「有個冰箱裡裝的都是血。另外,去找維納斯。」史蒂薇.蕾又痛得皺起臉,因為達瑞司正拿著沾了酒精的紗布,清除她背部箭頭周圍的乾涸血漬。「她喜歡紅酒。告訴她你們需要什麼,她會找給你們的。」
孿生的遲疑了,對看一眼。依琳代表兩人開口問:「史蒂薇.蕾,那些紅小鬼真的沒問題嗎?我的意思是,殺死聯合隊足球隊員,抓走柔的人類男友的,不就是他們嗎?」
「是前男友。」我說,但她們沒理我。
「維納斯才剛幫了艾瑞克的忙,」史蒂薇.蕾說:「而且之前愛芙羅黛蒂在這裡待了兩天,也毫髮無傷啊。」史蒂薇.蕾說。
「沒錯,不過艾瑞克是身強力壯的男性成鬼,不容易咬。」簫妮說。
「即使他這麼美味可口。」依琳說。
「所言甚是啊,孿生的。」兩人對我聳聳肩,表示歉意,然後簫妮接著說:「至於愛芙羅黛蒂,她這麼惹人厭,誰都不想咬吧。」
「而我們是可愛的香草和巧克力,最友善的吸血怪物都會忍不住想咬一口。」依琳說。
「妳媽媽才是吸血怪物啦。」愛芙羅黛蒂露出甜美的笑容說。
「如果妳們大家不停止鬥嘴,我就要咬妳們了!」史蒂薇.蕾大吼,然後又痛得畏縮,還微微喘息。
「各位,你們害她更痛了,而且也搞得我開始頭痛。」我趕緊說,非常擔心史蒂薇.蕾似乎一秒比一秒更痛苦。「史蒂薇.蕾說了,紅雛鬼不會有問題。況且我們才剛跟他們一起逃出夜之屋,一路上他們也沒想吃掉我們任何人。所以,妳們要釋出善意,聽史蒂薇.蕾的話,去找維納斯。」
「柔,這沒什麼了不起的。」戴米恩說:「那時大家忙著逃命,誰有時間吃誰啊。」
「史蒂薇.蕾,我再問妳最後一次,那些紅雛鬼安全嗎?」我問。
「我真的希望你們能努力釋出善意,接納他們。他們死去又復活不是他們的錯。」
「瞧,他們很安全的。」我說。事後我才想起來,史蒂薇.蕾壓根兒沒回答我的問題。
「好,要是出事,我們要史蒂薇.蕾負責。」簫妮說。
「對,萬一他們誰想咬我們,等史蒂薇.蕾好一點,我們就找她理論。」依琳說。
「血和酒,現在就去找來。少說,多做。」達瑞司直截了當地說。
大家趕忙走開,留下我、達瑞司、愛芙羅黛蒂,以及我變成人肉串的最要好的朋友。
啊,要命。

在環境催逼下快速成長,柔依的感情和靈性發展令人著迷。作者為每個角色注入了鮮明的生命。一如之前各集,依然令人驚嘆、難忘。──《浪漫時潮書評》(RT Book Reviews)

迷人的超自然驚悚作品。令人興奮的情節滿滿都是青少年的苦惱,但柔依在不同抉擇之間的掙扎,恐怕足以引起多數成年人嚴重的壓力焦慮症候群。──《最佳書評》(Thebestreviews.com)

親愛的讀者:

您好,感謝您為本書填寫回函卡及書評,但我們必須提醒您幾件事:
  1. 當您為本書寫下書評及送出後,即表示您同意大塊文化可依書評內容,自行決定這篇書評是否被刊登或刪除;同時也表示您授權大塊文化可將書評之全部或部分內容,轉載刊登於大塊文化網站、網路與書或附屬子公司的網站、電子報以及刊物上。
  2. 您所寫的書評所有權屬於您所有,但大塊文化轉載刊登於大塊文化網站、網路與書或附屬子公司的網站、電子報以及刊物時,不另通知並不另支付稿費。
  3. 您的書評不得以抄襲或其他任何侵害著作權之方式為之。若涉及侵害他人之著作權,您必須負相關賠償之責,與大塊文化無涉。若檢警及司法單位因偵查之需要,您將在此授權大塊文化得將個人資料,提供與相關司法機關。
  4. 您所發表的讀者書評必須是針對該本書的內容做評論。
  5. 您的書評中禁止從事廣告及銷售行為。
  6. 請勿出現謾罵、惡意中傷、猥褻的字眼或與該書內容不相關的言論。
  7. 請勿傳述未經證實,針對公司、團體或個人的謠言。
  8. 由於發表書評兼具回函卡功能,故您需要填寫的欄位較多,大塊保證您的資料僅供大塊內部使用,大塊負保護會員資料的責任。



標註*為必填資料
*姓名:
*EMail:
性別:
*年齡:
*職業:


請問您從何處得知本書:



(可複選)
關於書名你覺得:
12345
不符合內容 非常合適
關於封面你覺得:
12345
不太喜歡 非常喜歡
關於內容你覺得:
12345
不太喜歡 非常喜歡
會不會想把本書推薦給朋友:
對我們的建議:
對這本書的評語:
*以上欄位僅【姓名】、【關於內容你覺得】、【對本書的評語】此三欄內容會在網頁上出現,其他內容僅會為後續讀者服務存入大塊資料庫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