依出版日期搜尋的格式為:yyyy-MM (如:2012-09)
(只須填至月份)


總類
哲學類
宗教類
科學類
應用科學類
社會科學類
史地
世界史地;傳記
文學;新聞學
藝術類
優惠套書與週邊
外版書
魔法覺醒III:生命之書 | THE BOOK OF LIFE

[1111R071]
作者:黛博拉‧哈克妮斯
Author:Deborah Harkness
譯者:張定綺
25 開 628頁 平裝
ISBN:978-986-213-642-3
CIP:874.57
978-986-213-642-3
初版日期:2016年03月01日
此商品可7-11取貨付款
定價: NT$ 420| 會員價: NT$357

關於出貨時間以及運費請看這邊


生存下來的不是最強壯的物種,也不是最聰明的物種,而是最能適應改變的物種。

舊世界死亡,新世界誕生。
一個全新的黃金時代即將來臨。

生命之書,這本用超自然生物的皮膚製作書頁、用鮮血合成墨水、用毛髮縫製成冊,用骨頭提煉的膠水裝訂的神祕手抄本,究竟蘊藏著多麼驚人的祕密?

萬眾矚目的《魔法覺醒》三部曲完結篇

『一聲令人血液凝固的咆哮,把殘餘的夜切成兩半。一陣風在我腳下吹起,攀上我的身體,把我的頭髮從臉上、肩上吹開,變成一條條火焰。生命之書是個無比龐大的知識寶庫:各種超自然生物的名字和他們的故事,從生到死,詛咒與咒語,魔法與鮮血創造的奇蹟。它是我們的故事──編織者與血液裡帶有血怒的吸血鬼,以及他們生下的非比尋常的孩子。』

有女巫血統的歷史學家戴安娜‧畢夏普和吸血鬼科學家馬修‧柯雷孟,在《血魅夜影》中完成了時間旅行,回到了現在,重新面對他們的敵人,以及更大的危機。他們在馬修祖傳的七塔古堡裡跟《魔法覺醒》出現過的親人團聚──只是,有個重要角色缺席了。然而,未來的威脅還有待他們去了解,發現真相以後,尋找艾許摩爾七八二號和失落的書頁更加刻不容緩。哈克妮斯宛如頂尖的文字魔術師,在精彩的完結篇裡,對權力與激情、家庭與關懷、過去的行為對現在的影響,都有更深刻的描寫,綜合魔法、歷史、愛情、科學,轉化成一段跨越時間、空間、地理,魅力無窮的旅程,故事情節就像戴安娜打出的魔法繩結一樣,編織得天衣無縫。戴安娜與馬修在祖傳故居和大學實驗室裡運用古老知識和現代科技,從奧弗涅的的崇山峻嶺追逐到威尼斯豪邸,無遠弗屆,終於得知數千年前那場魔法覺醒的祕密。

黛博拉‧哈克妮斯 Deborah Harkness

我成長在費城郊區,曾經住過麻州西部、芝加哥地區、北加州、紐約州北部和南加州。換言之,美國有五個時區,我住過其中三個!我也曾住過英國的牛津和倫敦等城市。

過去二十八年來,我一直在歷史系當學生和學者,得到過曼荷蓮學院、西北大學、加州大學戴維斯分校的學位。那段期間,我研究歐洲的魔法與科學史,以一五○○年到一七○○年為主。我工作過的圖書館包括牛津的博德利圖書館、牛津萬靈學院圖書館、大英圖書館、倫敦市政廳圖書館、杭丁頓圖書館、傅喬莎士比亞圖書館、紐貝利圖書館──足以證明我知道怎麼使用卡片式書目櫃和電腦化的同類工具。這些經驗讓我對圖書館有一份深刻而恆久不變的愛,也對圖書館管理員深懷敬意。目前我在洛杉磯南加大教的是歐洲史和科學史。

我過去的著作中,有兩本非小說:《John Dee’s Conversation with Angels: Cabala, Alchemy, and the End of Nature》(劍橋大學出版社,1999),及《The Jewel House: Elizabethan London and the Scientific Revolution》(耶魯大學出版社,2007)。我很榮幸能獲得美國學術團體聯合委員會、古根罕基金會、國家科學基金會和國家人文學科研究中心的獎助。我的史學作品獲得科學史協會、北美洲研究不列顛協會以及龍曼出版公司與《今日歷史》獎審查委員會的獎勵,也讓我引以為榮。

二○○六年,我透過電腦進入部落格與推特的世界。我的葡萄酒部落格「低於二十美元的好酒」,是我如何尋找最好、最不傷荷包的葡萄酒的線上紀錄。這方面的努力曾贏得美國葡萄酒部落格獎、Saveur.com、《葡萄酒與烈酒》雜誌、《食物與酒雜誌》的讚美。我的品酒文章也曾出現在Serious Eats網站和《葡萄酒與烈酒》雜誌上。

我的小說家生涯始於二○○八年九月,當時我開始好奇「如果真的有吸血鬼,他們靠什麼謀生?」《魔法覺醒》就是這個問題意外的解答。

第一章

鬼魂幾乎沒有實質,只由記憶與感情組成。艾米莉‧麥澤在七塔古堡的一座圓塔頂樓,將透明的手掌按在自己即使到了這種地步仍充滿恐懼的胸口正中央。
永遠不會變輕鬆一點嗎?
她的聲音就像身體其餘的部分,幾乎渺不可聞。
這樣的監看?等待?知曉?

就我所知是不會。
菲利普‧德‧柯雷孟貿然回答。他站在近處,研究自己透明的手指。菲利普覺得死亡諸多不討人喜歡之處──除了觸摸不到他的妻子伊莎波、失去嗅覺與味覺、沒有肌肉以致無法打拳擊外──最糟的一點就是沒人看得見他。這件事不斷提醒他自己變得多麼無足輕重。
艾米莉的臉一黯,菲利普暗地裡咒罵自己一聲。這女巫死後就一直跟他作伴,分擔他一半的寂寞。他到底怎麼回事,竟然對她大吼大叫,當她是個僕人?
或許等他們不再需要我們了,就會輕鬆一點。
菲利普換了溫和的語氣說道。他做鬼的經驗或許比較豐富,但解析他們目前處境的本質,艾米莉卻更勝一籌。這女巫透露的死後世界,跟菲利普一徑的信念全然不符。他總以為生者之所以會看見死者,是因為有求於他們:幫助、原宥、報復。艾米莉卻堅持那只是神話,唯有活人放開手,向前走,死者才能出現在他們面前。
這則情報使伊莎波看不見他這件事變得比較容易忍受,但差別並不大。
「我等不及看艾姆的反應。她一定會大吃一驚。」戴安娜溫暖的女低音飄上了城堞。
戴安娜與馬修
,艾米莉與菲利普異口同聲喊道,一起向環繞城堡,鋪滿鵝卵石的庭院望下去。
那兒,菲利普指著車道說。雖然死了,他仍擁有比人類高明的吸血鬼視力、凡夫俗子沒資格擁有的英俊容貌,加上寬闊的肩膀和邪氣的微笑。他拋了一個笑容給艾米莉,讓她毫無抵抗力地咧開嘴。
他們是漂亮的一對,不是嗎?看我兒子改變了多少。

吸血鬼的長相不應該隨時間改變,所以艾米莉預期會看見同樣黝黑泛藍光的頭髮,像冬季海洋般冰冷而疏遠、難以捉摸的灰綠色眼睛,以及同樣蒼白的皮膚和闊嘴。不過也正如菲利普所說,有些微妙的變化。馬修的頭髮剪得比較短,還留了一把讓他顯得更危險的落腮鬍,像個海盜。她輕呼一聲。
馬修……長大了……嗎?
是的。他和戴安娜一五九○年住在這裡時,我把他養肥了。書本使他軟弱。馬修需要多打鬥,少讀書。
菲利普一直認為,受教育要適可而止,過量會產生問題。馬修就是活生生的證據。
戴安娜看起來也不一樣了。赤銅色的長髮使她更像母親了。
艾米莉指出甥女最顯而易見的改變。
戴安娜被一塊鵝卵石絆了一下,馬修立刻伸手扶持她。曾經有一度,艾米莉認為馬修無時無刻陪侍在側,是出於吸血鬼對所愛的過度保護。但現在她以鬼魂的洞察力發現,這種傾向是因為他對戴安娜的表情、情緒變化、一切疲倦與飢餓跡象,都有超自然的感知。只不過今天馬修的關懷似乎更加專注而敏銳。
戴安娜的改變不僅在頭髮。菲利普表情很驚訝。她懷了孩子──馬修的孩子。

死亡能增強掌握真相的能力,艾米莉發揮這能力仔細觀察甥女。菲利普說得對──但不夠完整。
戴安娜不僅懷孕了,而且懷的是一對雙胞胎。

雙胞胎。
菲利普的聲音帶著敬畏。他別過頭,因妻子出現而轉移了注意。
看啊,伊莎波和莎拉帶著蘇菲和瑪格麗特來了。

接下來會怎麼樣,菲利普?艾米莉問,心情因期待而變得沈重。
結束。開始。
菲利普故意含糊其詞。
改變。

戴安娜向來不喜歡改變
,艾米莉道。
那是因為她害怕成為必須成為的自己
,菲利普回應道。

自從一七八一年被馬修‧柯雷孟造就成吸血鬼以來,馬卡斯‧惠特摩經歷的可怕事多不勝數,但都不足以幫他做好準備,面對今天的試煉:通知戴安娜‧畢夏普她親愛的阿姨艾米莉‧麥澤去世的消息。
馬卡斯跟雷瑟尼‧魏爾遜在家族圖書室裡看電視時,接到伊莎波的電話。雷瑟尼的妻子蘇菲和他們的小寶寶瑪格麗特正在附近的沙發上打盹。
「神廟。」伊莎波上氣不接下氣,慌慌張張地道:「快來。馬上。」
馬卡斯服從祖母的命令,從不質疑,他只在出門途中,吆喝堂兄蓋洛加斯和姑媽維玲同行。
接近山頂那片空地時,夏日本就明亮的暮光被馬卡斯從林木縫隙間瞥見的超自然法力照耀得更為光亮。空氣中的魔法使他毛髮根根豎立。
這時他嗅到一個吸血鬼,歐里亞克的高伯特。還有別人──一個女巫。

石砌走廊裡傳來輕盈而刻意的腳步聲,讓馬卡斯脫離過去,回到當下。沈重的門開了,照例發出咿呀的噪音。
「哈囉,甜心。」馬卡斯的眼神離開窗外的奧弗涅鄉村風光,深深吸一口氣。斐碧‧泰勒的體香總讓他想起老家農場紅漆大門外那叢丁香樹。淡雅卻不容置疑的花香,象徵春天的希望會在麻州漫長的冬季之後來臨,讓他眼前浮現去世多年的母親體諒的笑容。但現在它只讓馬卡斯想著面前這個意志如鋼的嬌小女子。
「一切都會順利的。」斐碧伸手幫他扶正衣領,橄欖色的眼睛裡充滿擔憂。馬卡斯開始穿比演唱會紀念T恤更正式的服裝,是在他簽署信件改用馬卡斯‧德‧柯雷孟這名字,不再用惠特摩這姓氏──那是他們初次見面時他使用的名字,當時她還不知道他是吸血鬼,有個一千五百歲的父親,住在滿是恐怖親戚的法國古堡,還認識一個名叫戴安娜‧畢夏普的女巫──之後的事。在馬卡斯看來,斐碧願意留在他身旁可說是奇蹟一樁。
「不,不會的。」他抓住她的手,在掌心印上一個吻。斐碧不認識馬修。「跟雷瑟尼和其他人留在這兒,拜託。」
「我再說最後一遍,馬卡斯‧惠特摩。你歡迎你父親和他的妻子時,我要站在你旁邊。我認為這件事沒得商量。」斐碧伸出手。「走了吧?」
馬卡斯讓斐碧牽他的手,卻沒有如斐碧預期尾隨她出門,反倒把她拉過來。斐碧靠在他胸前,一手被他握住,另一手貼在他心臟的位置上。她驚訝地看著他。
「好吧。但如果妳跟我下樓,有幾個條件。第一,妳無時無刻不能離開我或伊莎波身邊。」
斐碧欲待抗議,但馬卡斯嚴肅的表情讓她閉上嘴巴。
「第二,如果我叫妳離開房間,妳要馬上做到。不許耽擱。不許發問。直接去找費南多。他會在教堂或廚房裡。」馬卡斯搜索她的表情,看到鄭重的認同。「第三,任何情形下都不可以進入我父親伸手可及的範圍。同意嗎?」
斐碧點頭。就像所有優秀的外交官,她準備遵守馬卡斯的規則──暫時。但如果馬卡斯的父親當真窮兇極惡,如這棟房子裡某些人似乎認定的那樣,斐碧自然會採取必要的行動。

費南多‧龔沙維把打勻的蛋汁倒進熱鍋,蓋過鍋中已炒得焦黃的馬鈴薯。他做的西班牙烘蛋是莎拉‧畢夏普願意入口的少數幾道菜之一,今天一整天,這個新寡的女人都需要補充養分。
蓋洛加斯坐在廚房桌前,正在摳老桌板一道裂縫裡的蠟滴。他金髮垂及衣領,肌肉發達,看起來像一頭脾氣不好的熊。他手臂和雙頭肌上有刺青,色澤鮮豔。圖案的主題透露他最近感興趣的事物,因為刺青在吸血鬼身上只能維持幾個月。目前他的重心好像是尋根,手臂上滿布凱爾特人的編繩圖案、盧恩字母、北歐神話和凱爾特傳說中的奇禽異獸。
「別再擔心了。」費南多的聲音很親切,帶有橡木桶裡熟成的雪利酒的韻味。
蓋洛加斯抬頭看了一眼,就把注意力放回蠟滴上。
「沒有人能防範馬修做他必須做的事,蓋洛加斯。為艾米莉復仇攸關榮譽。」費南多關掉火,跟蓋洛加斯一起坐在桌前,光腳板踏過石鋪地板悄無聲響。他邊走邊捲起白襯衫的袖子。襯衫潔淨無瑕,雖然那天他已經在廚房裡待了好幾個小時。他把襯衫塞進牛仔褲,用手指抓抓黑色的捲髮。
「馬卡斯要承擔責備,你知道。」蓋洛加斯道:「但艾米莉的死不是那孩子的錯。」
以當時情況而言,山上那一幕離奇地很平靜。蓋洛加斯比馬卡斯晚了片刻抵達神廟。現場一片沈默,艾米莉‧麥澤跪在一個白石頭圍成的圓圈裡。巫師彼得‧諾克斯跟她在一起,他把手放在她頭上,臉上充滿期待──甚至可說是飢渴。歐里亞克的高伯特,住得離柯雷孟家族最近的吸血鬼鄰居,興趣盎然地旁觀。
「艾米莉!」莎拉痛苦的叫聲以無比的力量撕裂寂靜,就連高伯特也不禁後退。
諾克斯吃了一驚,鬆開艾米莉。她失去知覺,倒在地上。莎拉用一個強大的咒語攻擊諾克斯,把他打飛到空地另一頭。

「不對,馬卡斯雖沒有奪走她的生命,」費南多喚回蓋洛加斯的注意。「然而他的疏忽──」
「缺乏經驗。」蓋洛加斯打岔。
「疏忽,」費南多重複道:「是這場悲劇的主因。馬卡斯知道這一點,所以擔起責任。」
「馬卡斯又沒有要求當主管。」蓋洛加斯嘟嚷道。
「沒錯。我提名他擔當那個職務,馬修同意那是正確的抉擇。」費南多捏一下蓋洛加斯的肩膀,回到火爐邊。
「這就是你來此的原因?因為你在馬修向你求助時,拒絕領導騎士團,所以有罪惡感?」費南多出現在七塔時,沒有人比蓋洛加斯更驚訝。從蓋洛加斯的父親猶夫‧德‧柯雷孟死於十四世紀以來,費南多就不曾踏進七塔。
「我來此是因為法國國王處死猶夫以後,馬修支持我。當時我在這世界上孤單無依,只有悲傷作伴。」費南多的語氣很嚴厲。「我不願意領導拉撒路騎士團是因為我不是柯雷孟家的人。」
「你曾經是父親的伴侶!」蓋洛加斯反駁道:「你跟伊莎波或她的孩子一樣,都算柯雷孟家的人。」
費南多小心關上烤箱的門。「我仍然是猶夫的伴侶。」他仍然背對蓋洛加斯:「我從來沒有把你父親當作過去式。」
「對不起,費南多。」蓋洛加斯頗受震撼。雖然猶夫去世將近七百年,費南多還沈浸在失去他的哀傷之中。蓋洛加斯覺得他永遠不會復元了。
「說到讓我成為柯雷孟家的人這件事,」費南多仍盯著火爐上方的牆壁:「菲利普不同意。」
蓋洛加斯又開始摳蠟滴,掩飾他的緊張。費南多倒了兩杯紅酒,拿到桌上。
「來。」他遞了一杯給蓋洛加斯。「你今天也需要力氣。」
瑪泰快步走進廚房,身為伊莎波的管家,城堡的這塊區域歸她統治,看到入侵者,她很不高興,狠狠地瞪了費南多和蓋洛加斯一眼,她東嗅西嗅,把烤箱門打開。
「那是我最好的鍋子!」她控訴地說。
「我知道,所以我才用它。」費南多啜了一口酒,答道。
「廚房不是你待的地方,費南多老爺。到樓上去。順便把蓋洛加斯一起帶走。」瑪泰從水槽旁邊的架子上,取出一包茶葉和一個茶壺。然後她看到一個托盤上擺好了杯、盤、牛奶、糖,還有一個裹著毛巾的茶壺,眉頭皺得更深。
「我在這兒有什麼問題嗎?」費南多問。
「你不是僕人。」瑪泰道。她把那個茶壺的蓋子掀開,狐疑地嗅著裡面的東西。
「那是戴安娜的最愛。妳告訴過我她最喜歡什麼,記得嗎?」費南多露出悲傷的微笑。「這房子所有的人都伺候柯雷孟家的人,瑪泰。唯一的差別在於妳、亞倫和維克多做這種事可以領高薪。我們其他人得把這種機會當作特權,感激涕零。」
「那是有充分理由的。所有食血者都夢想成為這家族的一分子。你以後最好記住這一點──還有檸檬,費南多老爺。」瑪泰特別強調他的貴族頭銜。她端起托盤。「順便告訴你,你的蛋焦了。」
費南多跳起來,衝過去搶救。
「還有你,」瑪泰的黑眼睛瞪著蓋洛加斯不放:「你沒把所有該告訴我們的、跟馬修和他老婆有關的事都告訴我們。」
蓋洛加斯一臉愧怍,低頭望著酒杯。
「待會兒看你的祖奶奶老夫人怎麼修理你。」宣布完這則讓人寒徹骨髓的新聞後,瑪泰昂首闊步走出了廚房。
「你又幹了什麼好事?」費南多問,一邊把他的烘蛋──幸好沒被毀掉,讚美真主──放在爐子上。多年來的經驗讓他知道,不論情況多糟,蓋洛加斯的出發點都是一片好心加上對可能災禍的視若無睹。
「呃─呀,」蓋洛加斯以蘇格蘭人特有的方式把母音拖得老長。「我可能在說故事的時候省略了一、兩個細節。」
「好比什麼?」費南多在廚房的溫馨氣息中嗅到一縷災難的輕煙。
「好比嬸娘懷孕這件事──而且讓她懷孕的還是馬修。還有爺爺收養她做女兒。天哪,他的血誓真是震耳欲聾。」蓋洛加斯若有所思道:「你想我們如今還聽得見嗎?」
費南多站起身,張口結舌,說不出話。
「別那樣看著我。把孩子的事講出去,好像有點彆扭。女人遇到那種事,反應都很奇怪。況且菲利普一九四五年去世時,曾經告訴維玲姑姑血誓的事,她也一個字不提!」蓋洛加斯自衛地說。
突來一陣震撼,好像引爆了一顆無聲的炸彈。一片綠色火花穿過廚房的窗戶。
「見鬼的那又是啥玩意兒?」費南多推開門,手搭天篷,遮擋明亮的陽光。
「某個憤怒的女巫發威吧,我猜。」蓋洛加斯的語氣很陰沈。「莎拉一定告訴了戴安娜和馬修艾米莉的死訊。」
「我說的不是爆炸。是那個!」費南多遙指聖祿仙的鐘塔,有隻長著翅膀、兩條腿、會噴火的生物正纏繞在塔上。蓋洛加斯起身,好把牠看清楚一點。
「那是珂拉。嬸娘去哪兒牠都跟著。」蓋洛加斯老實地說。
「但那是一條龍。」費南多無法置信地瞪著他的繼子。
「亂講!那不是龍。沒看見牠只有兩條腿嗎?珂拉是火龍。」蓋洛加斯扭動手臂,展現一隻長著翅膀、跟空中那隻非常類似的怪獸刺青。「就像這個。我或許遺漏了一、兩個細節,但我確實警告過每個人,戴安娜嬸娘跟從前的她大不相同了。」

「是真的,親愛的。艾姆死了。」把這消息通知戴安娜和馬修,確實造成太大壓力。莎拉敢發誓她看見一條龍。費南多說得對。她必須少喝一點威士忌。
「我不相信。」戴安娜的聲音高亢尖銳,充滿驚恐。她在伊莎波的大客廳裡到處搜索,好像以為可以在某張華麗的長沙發後面找到艾米莉。
「艾米莉不在這裡,戴安娜。」馬修擋在她面前,壓低的聲音裡充滿憾意與溫柔。「她走了。」
「不。」戴安娜想推開他,繼續搜索,但馬修把她擁進懷裡。
「很遺憾,莎拉。」馬修緊緊抱住戴安娜,說道。
「不要說遺憾!」戴安娜喊道,掙扎著想脫離那吸血鬼無法掙脫的臂彎。她用拳頭猛打馬修的肩膀。「艾姆沒有死!這是場噩夢。叫醒我,馬修──求求你!我要醒來看到我們還在一五九一年。」
「這不是噩夢。」莎拉道。漫長的幾個星期已讓她相信,艾姆的死是個可怕的事實。
「那就是我轉錯彎──或在時光漫步的咒語裡打壞了一個結。這不是我們該來的地方!」悲傷與震撼使戴安娜全身發抖。「艾姆答應過,她絕不會不說再見就離開的。」
「艾姆來不及跟任何人說再見。但這不代表她不愛妳。」莎拉每天要用這句話提醒自己一百遍。
「戴安娜該坐下。」馬卡斯道,把一張椅子拉到莎拉身旁。馬修這個兒子在外觀上,跟去年十月走進畢夏普老宅的那個二十來歲的孟浪青年沒什麼不同。他那條串著幾世紀以來收集的各種稀奇古怪小玩意兒的皮繩項鍊,仍纏在頸根的金髮裡。他喜歡的Converse球鞋,也仍穿在腳上。但他眼中充滿戒備的悲傷,卻是新的。
莎拉很感激馬卡斯和伊莎波到場,但這一刻她真正希望能在她身邊的人卻是費南多。這段痛苦折磨期間,他一直是她的磐石。
「謝謝你,馬卡斯。」馬修把戴安娜安頓在椅子上。斐碧試圖把一杯水塞進戴安娜手中。戴安娜卻兩眼發直,呆瞪著它,馬修接過水杯,放在旁邊的桌上。
所有目光都落在莎拉身上。
莎拉不擅長這種事。戴安娜是家中的歷史學家。她知道從哪兒開始,把混亂的事件依序排列,編成一個有頭有尾有中間,前後連貫的故事,說不定還能給個合理的解釋,說明艾米莉何以會死。
「把這件事講給你們聽,不是件容易的事。」戴安娜的阿姨開始說道。
「妳不需要講什麼。」馬修道,他眼中滿是慈悲與同情。「留著以後解釋吧。」
「不。你們都應該知道。」莎拉伸手去拿通常放在身邊的威士忌酒杯,這次那兒卻空空如也。她望向馬卡斯,提出無聲的哀求。
「艾米莉死在古神廟那兒。」馬卡斯接手扮演說書人,說道。
「獻給女神的神廟?」戴安娜低聲道,她因努力集中注意力而皺起眉頭。
「是的。」莎拉聲音沙啞,她咳了幾聲,想解開堵著喉嚨的硬塊。「艾米莉在那兒流連的時間越來越長。」
「她一個人?」馬修的表情不再親切體諒,口氣變得冰冷。
又是一陣沈默,氣氛變得凝重而尷尬。
「艾米莉不讓任何人陪她去。」莎拉打起精神,實話實說。戴安娜也是女巫,如果敘述偏離事實,她會知道。「馬卡斯試著勸她帶個人一起去,但艾米莉不肯。」
「她為什麼要一個人去?」戴安娜聽出莎拉的不安,問道:「到底怎麼回事,莎拉?」
「從一月開始,艾姆就向高等魔法尋求指引。」莎拉別開臉,不看戴安娜震驚的表情。「她有死亡與災禍的可怕預感,以為那種魔法可以幫她找出原因。」
「但艾姆常說,高等魔法太黑暗,女巫運用起來不安全。」戴安娜道,她又提高音量道:「她還說過,任何女巫若自以為不怕它們的危險,遲早會吃盡苦頭,才相信它們有多厲害。」
「她說的是經驗之談。」莎拉道:「魔法會上癮。艾米莉不希望妳知道她受它吸引,親愛的。她已經好幾十年沒碰占卜石,也沒再召喚鬼魂了。」
「召喚鬼魂?」馬修的眼睛瞇成一線。配上黑鬍子,他看起來極為嚇人。
「我猜她是想跟芮碧嘉聯繫。如果早知道她陷入多深,我一定更努力勸阻她。」莎拉熱淚盈眶。「彼得‧諾克斯一定意識到艾米莉操作的那股力量,他一直對高等魔法著迷。一旦他發現她──」
「諾克斯?」馬修的聲音很小,但莎拉頸背上的毛髮已警戒地豎了起來。
「我們找到艾姆時,諾克斯和高伯特都在場。」馬卡斯解釋道,愁眉苦臉地承認這件事。「她心臟病發作。艾米莉試圖抗拒諾克斯的作為,一定承受龐大的壓力。她幾乎已沒有意識。我試著給她急救。莎拉也嘗試過。但我們兩個都做不了什麼。」
「高伯特和諾克斯為什麼會出現在這裡?諾克斯殺死艾姆究竟想得到什麼?」戴安娜喊道。
「我不認為諾克斯想殺她,親愛的。」莎拉答道。「諾克斯在讀艾米莉的思想,至少盡他所能想做到這一點。她最後的遺言是:『我知道艾許摩爾七八二號的祕密,你永遠得不到它。』」
「艾許摩爾七八二號?」戴安娜一臉震驚。「妳確定嗎?」
「絕對。」莎拉真希望她的甥女不曾在博德利圖書館找到那份該死的手抄本。那是他們目前所有問題的起因。
「諾克斯堅持說,柯雷孟家族持有戴安娜那份手抄本所有散失的頁面,也知道其中的祕密。」伊莎波插嘴道:「維玲和我告訴諾克斯,他搞錯了,但唯一能分散他注意力的話題就是小寶寶瑪格麗特。」
「雷瑟尼和蘇菲尾隨我們到神廟去,瑪格麗特跟他們在一起。」馬卡斯連忙解釋,回應馬修驚訝的目光。「艾米莉失去知覺前,諾克斯看見瑪格麗特,就質問為什麼兩個魔族會生出一個女巫寶寶。諾克斯引用盟約。他威脅要把瑪格麗特帶到合議會,接受他所謂『嚴重觸犯』律法的行為。我們忙著搶救艾米莉,並把寶寶送到安全所在的期間,高伯特和諾克斯就趁亂溜走了。」
直到不久前,莎拉還把合議會和盟約視為必要之惡。擁有超自然力量的三大物種──魔族、血族與巫族──混雜在人類群中生存並非易事。歷史的某些階段,他們都曾經在人類恐懼與暴力之下,成為攻擊的目標,所以從很多年前開始,這些生物同意遵守一個盟約,盡可能避免他們的世界引起人類注意。它對物種之間的親睦來往設限,也不准介入人類的宗教與政治。一共有九名成員的合議會,擔任盟約的執法者,確保所有超自然生物不逾越規定。但現在戴安娜和馬修回家了,合議會儘管帶著他們的盟約下地獄去,莎拉一點都不在乎。
戴安娜忽然轉過頭,眼中露出難以置信的神情。
「蓋洛加斯?」客廳裡洋溢著大海的氣息,她深呼吸一口。
「歡迎回家,嬸娘。」蓋洛加斯走上前,金色的鬍子被陽光一照就閃閃發亮。戴安娜驚訝地瞪著他,好不容易才發出一聲嗚咽。
「好了,好了。」蓋洛加斯舉起她,來了個熊抱。「好久沒有女人看到我就哭了。而且久別重逢,該哭的是我吧。妳記憶中,上次跟我說話才不過幾天前的事吧。我卻等了妳好幾個世紀呢。」
戴安娜身體邊緣有種光芒閃現,彷彿蠟燭慢慢燃起。莎拉眨眨眼。她真的該戒酒了。
馬修和他的姪兒交換一個眼色。隨著戴安娜淚水不斷,環繞她身體的光芒更亮,馬修顯得越發擔心。
「讓馬修帶妳上樓吧。」蓋洛加斯從口袋裡掏出一條皺巴巴的黃色大手帕。他把手帕遞給戴安娜,小心地擋住她身形。
「她還好吧?」莎拉問道。
「就是有一點兒累。」蓋洛加斯道,他跟馬修忙不迭地把戴安娜送往馬修高踞塔頂,位置偏僻的房間去。
戴安娜和馬修一走,莎拉脆弱的鎮定姿態頓時瓦解,開始痛哭。她每天都會重臨現場,回憶艾姆的死,但跟戴安娜一起做這件事卻更痛苦。好在滿臉關切的費南多來了。
「沒事了,莎拉。儘管發洩吧。」費南多低聲道,將她摟住。
「我需要你的時候你在哪裡?」莎拉質問,她的哭聲轉為抽噎。
「現在我在這裡。」費南多道,輕輕搖她。「而且戴安娜和馬修都平安到家了。」

「我停不住發抖。」戴安娜的牙齒咯咯響,四肢抽搐像被看不見的繩索拉扯。蓋洛加斯咬緊嘴唇,站在一旁,看馬修用一條毛毯緊緊裹住他的妻子。
「這是休克,我的愛。」馬修喃喃道,親一下她的面頰。不僅艾米莉的死,還有更早她失去父母的傷痛回憶,造成如此沈重的打擊。他幫她搓揉手臂,毛毯摩擦著她的身體。「拿些酒來好嗎,蓋洛加斯?」
「我不該喝酒。寶寶們……」戴安娜才說著,忽然變了臉色,又開始流淚。「他們永遠不會認識艾姆了。我們的孩子會在沒有艾姆的環境裡長大。」
「接著。」蓋洛加斯把一個銀製扁瓶扔給馬修。他叔叔感激地看他一眼。
「這樣更好。」馬修拔開塞子,說:「只喝一口,戴安娜。對雙胞胎無害,還能幫妳鎮靜。我去叫瑪泰送些紅茶上來,附帶大量的糖。」
「我要殺死彼得‧諾克斯。」戴安娜喝了一小口威士忌,惡狠狠地說。她身體周圍的光更亮了。
「今天妳不行。」馬修堅決地說,把瓶子交還蓋洛加斯。
「你們回來後,嬸娘的巫術輝光一直都這麼亮嗎?」蓋洛加斯從一五九一年就沒再見到戴安娜,他記憶中的輝光並沒有這麼顯眼。
「是啊,她一直在使用一個偽裝咒。想必是休克導致它移位了。」馬修扶她在沙發上躺下。「戴安娜希望艾米莉和莎拉先享受即將成為外婆的快樂,然後才詢問她有關法力精進的問題。」
蓋洛加斯吞下一聲咒罵。
「好點了嗎?」馬修把戴安娜的手指湊到唇邊,問道。
戴安娜點點頭。她的牙齒還在捉對兒打架,蓋洛加斯看在眼裡,想到她如此克制要花多少力氣,就覺得心痛。
「艾米莉的死我很遺憾。」馬修把她的臉捧在手中,說道。
「是我們的錯嗎?我們在過去停留太久,像我爹說的那樣嗎?」戴安娜的聲音低微,甚至連蓋洛加斯都幾乎聽不見。
「當然不是。」蓋洛加斯答道,他的聲音很粗魯。「彼得‧諾克斯下毒手。不能怪到別人頭上。」
「我們不談怪誰不怪誰的問題。」馬修道,他的眼神充滿怒火。
蓋洛加斯會意地朝他一點頭。馬修對諾克斯和高伯特有諸多不滿──但那是以後的事。現在他只想照顧妻子。
「艾米莉一定希望妳專心照顧自己和莎拉。目前這樣就夠了。」馬修替戴安娜拂開被鹹鹹的淚水黏在她臉頰上的赤銅色髮絲。
「我該回樓下去。」戴安娜把蓋洛加斯鮮豔的黃手巾湊到眼睛上。「莎拉需要我。」
「我們在這兒多待一會兒。等瑪泰把茶送上來。」馬修在她身旁坐下道。戴安娜依靠在他身上,她試著克制眼淚時,呼吸發出輕微的打嗝聲。
「我留你們兩個獨處吧。」蓋洛加斯嘎聲道。
馬修點頭,無聲地表達謝意。
「謝謝你,蓋洛加斯。」戴安娜道,把手巾交還他。
「留著吧。」他說完便轉身下樓。
「我們獨處了,妳不需要再裝堅強。」蓋洛加斯走下迴旋的樓梯時,馬修低聲對戴安娜道。
蓋洛加斯走後,馬修與戴安娜緊緊相擁,形成一個解不開的結,他們的表情充滿痛苦與哀傷,他們都給了對方自己沒有能力取得的慰藉。

我不該召喚妳來。我該用別種方式找到答案。
艾米莉回頭看她最要好的朋友。
妳該陪著史蒂芬。

這世界上我最想做的事,就是來這兒陪我女兒。
芮碧嘉‧畢夏普道。
史蒂芬了解的。
她轉回頭,看著仍在悲痛中緊緊相擁、難分難捨的戴安娜與馬修。
別怕,馬修會照顧她。菲利普道。他仍摸不清芮碧嘉的脾氣──她是個絕頂棘手的超自然生物,而且擅長保密,不亞於任何吸血鬼。
他們會照顧彼此。
芮碧嘉手撫著心口說,
我知道他們會做到。


哈克妮斯宛如頂尖的文字魔術師,綜合魔法、歷史、羅曼史、科學,轉化成一段跨越時間、空間、地理,魅力無窮的旅程。從哈利‧波特、《暮光之城》乃至《異鄉人》系列一以貫之,巧妙地吸引了更廣大的讀者。
──《書單》

女巫戴安娜與吸血鬼馬修追尋他們的起源,並與威脅他們多舛愛情的各方勢力對抗,情節就像戴安娜打出的魔法繩結一樣,編織得天衣無縫……隨著書中角色一起向他們得來不易的快樂結局邁進,真是一趟滿意的旅行。
──《科克斯書評》

冒險永無止境……歷史、科學,以及心懷叵測的超自然角色採取的種種不可預測的行動,全揉合在一起,成為這一精彩系列不可錯過的完結篇。
──《圖書館期刊》

編織一則涉及魔法與科學、歷史與虛構、激情與權力、科學與真理,錯綜精彩的故事,哈克妮斯寫出一個令人難忘且入迷的終曲,不可錯過。
──《今日美國報》

黛博拉‧哈克妮斯廣受喜愛的《魔法覺醒》三部曲,魅力不僅在於書中的超自然角色藉咒語堂而皇之混在凡人群中,也因為哈克妮斯巧妙地將她筆下魔族、巫族和血族的世界,跟我們的世界融合在一起……從本書傷心的開始,哈克妮斯就撒下扣人心弦的咒語,令讀者迷惑、心碎、快樂……她將魔法世界寫得栩栩如生,維持快節奏的敘述,使人情不自禁一頁接一頁讀下去。
──《波士頓環球報》

這組三部曲是寫實幻想文類的絕佳範例──就像是成人版的哈利‧波特,或蘇珊‧克拉克的《英倫魔法師》。這是個存在著女巫、吸血鬼與魔族,還有時間旅行的世界。但它一望即知是我們的世界,不像喬治‧馬丁筆下的维斯特洛完全憑空創造。這樣的虛構小說寫得好就如同本書,角色雖然擁有超自然的力量,但慾望與行動都符合人性。哈克妮斯透過他們,成功突破幻想寫作最大的難關:她把這世界寫得真實無比,令你相信它真的存在──最起碼也希望它真的存在。
──《邁阿密前鋒報》

哈克妮斯的另類宇宙使讀者沈浸其中,如癡如醉……她揉合科學與歷史細節的野心極具創意,且有意想不到的深度……《生命之書》充滿感性、陰謀、暴力和討人喜歡的幽默。
──《洛杉磯時報》

這部篇幅頗長的續集中有大量動作,幾乎每一章都帶來新的轉機。敘述手法生動活潑,戴安娜的人生雖變得更不平凡,卻仍然是個迷人的女英雄。三部曲精彩的總結。
──《出版家週刊》

《生命之書》開始時將背景設在七塔古堡,帶讀者穿過黝黑的走廊,祕密在此得到解答,新危機在此出現。前幾集的伏筆在此一一收攏,滿足所有的承諾。
──邦諾書店

美味多汁,有大量動作……雖然厚達好幾百頁,沒有人會計較這本厚厚的精裝書帶去海灘有多笨重。
──《時人雜誌》

夏日讀此書,悠遊世外,一樂也。
──茱迪‧皮考特(Jodi Picoult),《遊行雜誌》

這部吸血鬼與女巫的羅曼史,引經據典,格局宏大,將有大量動作場景的三部曲做一完滿的結束。
──《娛樂週刊》

緊張刺激,令人難忘的冒險故事。
──《美國週刊》

哈克妮斯的優秀文筆──豐富的歷史細節、超自然神話、羅曼史與幽默──與她變化多端又複雜的角色,創造了一個在喜愛幻想作品的成年人當中名聲遠播的三部曲,且是個有勇敢的社會良心的三部曲。
──《聖地牙哥同志新聞》

書店業者私心推薦

哎呀!黛博拉‧哈克妮斯,妳真可惡!妳把馬修與戴安娜的故事講完了,叫我們接下來怎麼活?哈克妮斯的《生命之書》完美無匹。馬修與戴安娜遠征過去,回到現代,只見四面八方都是新危機和敵人。這次的形勢使找尋艾許摩爾七八二號失落書頁的行動更為迫切,馬修與戴安娜再度出擊。情節充滿激情、神祕、欺騙與大量出人意料的發展,結果令所有讀者滿意,但也渴望它不要結束。我讀畢全書時,親吻它,並把它緊緊抱在懷裡。
──Bess B.,McLean and EakinBooksellers,密蘇里州沛托斯基

黛博拉‧哈克妮斯不負眾望,等待是值得的!她把科學、歷史、魔法、民間故事(甚至還有社會批判)編織成一則充滿神祕推理、懸疑及羅曼史的故事的能力,令人嘆為觀止。這個冒險故事有史詩的規模,但哈克妮斯把它寫得親切迷人。我但願它不要就此結束!
──Laura D.,Malaprop’s Bookstore/Café,北卡羅萊納州艾許維爾

兩年的等待終於結束:哈克妮斯三部曲的最後一部《生命之書》,將馬修‧柯雷孟與戴安娜‧畢夏普的故事做一總結……經歷過旋風式羅曼史、回到十六世紀的時間旅行、對合議會宣戰之後,這對愛侶還有什麼事可做?相當多,說真的……這是個完美的完結篇,哈克妮斯用一個接一個意想不到的轉折讓你不能釋卷,直到最後一頁都沈迷其中。
──Samantha G.,Warwick’s,加州拉荷雅

親愛的讀者:

您好,感謝您為本書填寫回函卡及書評,但我們必須提醒您幾件事:
  1. 當您為本書寫下書評及送出後,即表示您同意大塊文化可依書評內容,自行決定這篇書評是否被刊登或刪除;同時也表示您授權大塊文化可將書評之全部或部分內容,轉載刊登於大塊文化網站、網路與書或附屬子公司的網站、電子報以及刊物上。
  2. 您所寫的書評所有權屬於您所有,但大塊文化轉載刊登於大塊文化網站、網路與書或附屬子公司的網站、電子報以及刊物時,不另通知並不另支付稿費。
  3. 您的書評不得以抄襲或其他任何侵害著作權之方式為之。若涉及侵害他人之著作權,您必須負相關賠償之責,與大塊文化無涉。若檢警及司法單位因偵查之需要,您將在此授權大塊文化得將個人資料,提供與相關司法機關。
  4. 您所發表的讀者書評必須是針對該本書的內容做評論。
  5. 您的書評中禁止從事廣告及銷售行為。
  6. 請勿出現謾罵、惡意中傷、猥褻的字眼或與該書內容不相關的言論。
  7. 請勿傳述未經證實,針對公司、團體或個人的謠言。
  8. 由於發表書評兼具回函卡功能,故您需要填寫的欄位較多,大塊保證您的資料僅供大塊內部使用,大塊負保護會員資料的責任。



標註*為必填資料
*姓名:
*EMail:
性別:
*年齡:
*職業:


請問您從何處得知本書:



(可複選)
關於書名你覺得:
12345
不符合內容 非常合適
關於封面你覺得:
12345
不太喜歡 非常喜歡
關於內容你覺得:
12345
不太喜歡 非常喜歡
會不會想把本書推薦給朋友:
對我們的建議:
對這本書的評語:
*以上欄位僅【姓名】、【關於內容你覺得】、【對本書的評語】此三欄內容會在網頁上出現,其他內容僅會為後續讀者服務存入大塊資料庫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