依出版日期搜尋的格式為:yyyy-MM (如:2012-09)
(只須填至月份)


總類
哲學類
宗教類
科學類
應用科學類
社會科學類
史地
世界史地;傳記
文學;新聞學
藝術類
優惠套書與週邊
外版書
飛行家 |

[1111TT103]
作者:雙雪濤
14×20cm 336頁 平裝
ISBN:978-986-213-886-1
CIP:857.63
978-986-213-886-1
初版日期:2018年05月01日
此商品可7-11取貨付款
定價: NT$ 380| 會員價: NT$300

關於出貨時間以及運費請看這邊

台北文學獎、華文世界電影小說獎首獎、華語文學傳媒大獎「年度最具潛力新人」得主雙雪濤最新作品。
朱宥勳 李金蓮 馬家輝 陳栢青 盧郁佳 駱以軍 推薦
本書獲獎:
 單向街書店文學節二〇一七年度青年作家獎
 《南方都市報》二〇一七年度十大好書
 《讀者雜誌》二〇一七年度十大好書
 二〇一七年度汪曾祺華語小說獎
 豆瓣閱讀網站讀者評選年度中文小說類第四名

小說帶著人飛行,讓每天的苦痛摔下去一點

男人受雇去刺殺小說家,因為其小說竟在現實生活裡威脅到雇主的性命。男人找到了小說家,卻被小說家的作品感動⋯⋯
相依為命的兄妹倆,意外發現暗殺了他們牧師的人,追隨的過程卻掉進了奇妙的異次元空間⋯⋯

《飛行家》是當前備受期待的小說家雙雪濤最新小說集,豆瓣閱讀網站選為二〇一七年中文小說類第四名。
本書裡收錄九篇故事,小說家將跳脫現實的情節,放到充滿壓力的現實社會中,讓想像引領角色找到出路,往往在看似無路可出的狀況下,帶著讀者起飛超脫,揮灑出迷魅誘人的感動力。
《飛行家》將寫實與虛構、童話與傳說細密編織,在生存的困頓、人性的困境、命運的困厄裡,加入了天馬行空的張力、以輕御重的彈力、化虛為實的說服力,故事因而不斷翻轉且閃現著人性的光芒。

雙雪濤
出生於一九八〇年代,瀋陽人,小說家。
首位獲得台北文學獎的大陸作家,首位華文世界電影小說獎首獎得主,華語文學傳媒大獎「年度最具潛力新人」。
已出版作品包括《翅鬼》、《天吾手記》、《聾啞時代》,和短篇小說集《平原上的摩西》。多部作品已經授權影視改編,本書收入的〈北方化為烏有〉、〈刺殺小說家〉、〈光明堂〉也均有影視拍攝計劃。

新序


蹺蹺板
光明堂
間距
飛行家
北方化為烏有
白鳥
刺殺小說家
寬吻
終點

新序
雙雪濤

我的寫作之路是從台灣開始的。二〇一〇年,我參加了台灣的一個文學比賽,僥倖得了獎,二〇一一年五月在台灣出版了第一本書,名叫《翅鬼》,小開本,竪排版,封面由蕭青陽先生設計。我已忘了當時有多少本樣書,反正一到手就基本散光了,恨不得街上的人都給上幾本。那是如夢的體驗,從未想過自己有一天要指著這個吃飯,想想過去,想想未來,也許只有這一線間,是屬於我的寫作生涯。誰知後來自我膨脹,果真把寫小說這件事當做營生,一寫就寫了七年,到了現在,台灣這個溫暖濕潤的島嶼就像是我的一個久不聯繫的老友,在當年給了我指引,而後各奔東西了。如今又有了一本書在台灣出版,我雖然還盡量拿出一種公事公辦的態度,其實內心是激動的,甚至有些得意的,你瞧,當年那個傻小子,喝高粱酒把自己喝得不省人事的銀行職員,今天又來了,帶著一些不算糊弄的小說。記得那次去台灣,楊澤先生用咖啡館的餐巾紙給我畫了一幅命盤,告訴我是能寫下去的,我並未當成一種命定的事業,因為人生太多變數,太多無奈,幾個人能照著自己的命盤活下去呢?去做自己應該做的事情吧,其實多不容易,稍微一點遲疑,那個路口就過去,自己應該做的事情變成了另一件。今天我還在寫作,也大概要一直寫下去,也並非覺得自己精通此道,是一步踏進來,混了這麼久,別的事情已經無法勝任,只剩下這一項軟弱的自我沉迷的行當可以做下去,這是一條奢侈的逃離之路,用最真實的材料搭載著自己逃到最遠,希冀抵達另一個真實。有時候在黑夜裡寫作,寫到自己忘了自己身處的時代,忘了自己是誰,忘了還有成年人的責任和困局,只是搓著雙手,伺弄著句子,啊,這一個動詞,可把你找到,等到站起身來,推開窗子,看見遠處的燈光,還有人行道上的夜行人,才想起來,哦,原來他們都還在,近在咫尺,伺機而動,要把我重新捲入他們的行列裡。我是個徹底的普通人,也是一個還算盡力的寫作者,這兩樣角色總是爭吵,令我暴躁,我看見遠方有一座城池,那城池偉岸壯闊,華燈初上,我也看見我身後有一方院子,溫馨平靜,狗兒和花草一起成長,我就夾在這兩樣之間,挑著扁擔穿著草鞋費力行走,永遠走不到,永遠回不去。實話說,我已然接受了這種命運,這種恩賜的痛苦,如果附身親吻之,也許可成不朽的掙扎,有時候會突然見到一眼泉水,那麼甘甜,可是你不能將其帶走,那一捧甘露已經是最好的獎掖。

感謝我身邊的朋友,雖然不多,都不曾揭露我的懦弱,感謝所有認為我應該寫作的人,你們以為是無心的話,我總會在心裡反覆回想,支撐自己前進,感謝讀者,我只做了一點點微小的工作,你們就報之以謬讚,以呵護的批評,以笑,以淚。感謝給我愛的美好的人,沒有無休止的愛,就沒有寫作的意義,我寫下的每一個字可能都想證明,愛有去處。

台灣,我們久未謀面,如今又見,不用非得熱烈地相擁,重逢既是新的征程。

二〇一八年四月四日星期三



雙雪濤

這是一本小說集,近年寫的,具體點說,就是最近兩年寫的,最新的一篇寫於二〇一七年年初。中短篇小說我不知道還有誰在看,二〇一六年出過一本集子,那是第一本,出完之後發現確實有人在看小說集,而且看得很認真,我很受鼓舞,就悶頭又寫下去了。實話說,不是被別的什麼鼓勵,而是感覺到,這個世界如果有人在看小說集,就說明這個世界還沒有糟糕到難以收拾的地步,當然不一定非得看我的,看誰的都行。我被這件小事鼓舞了一下,這是我的幼稚,可能也是我為了拯救自己找的藉口。

人的心裡頭有很多難以忘記,又不易想起的事情,比如我的大姑,我很少想起她,因為寫小說,我想起了她,她已經老了,七十歲,而在我小時候,她曾經遠道而來,就為了看看我,給我買一支冰激凌。我想起了她的好多細節,為她的衰老而熱淚盈眶,好像我一直惦記著她。小說寫完之後,我又把她忘記了,並沒有給她打去一個電話。我喜歡寫小說,可能這是一種省力的懷念,讓所有人成為我的虛構,而我非常膽怯出現在他們面前,因為那會使所有意念中的精神塔樓都變成一件真實的黑色圍裙,同時伴隨著責任,世故和磨損,不太適合一個懦夫。

人越來越成為孤島,雖然假以時日你甚至可以加上死亡的微信,它可以給你點贊和留言,但是大部分人應該並不想見到它,也不瞭解它的內心。孤島需要自給自足,你好,請給我送一個白色的女朋友來,想來這也不是十分遙遠的事情。也許正因為如此,我用自己笨拙的大腦創造一點點東西,印成一個方方正正的實體,遙遠的某個人,關上門倚在床上,拿起她,用他(她)的靈魂去識讀,是我能夠對抗這孤獨的唯一方式。重要的並不是誰創造了這個東西,重要的是你摸到了她,聞到了她,認出了她,然後認出了自己,原來你也在這裡啊,哪怕只有一瞬,我也感到滿足。

這裡大概有九篇小說,往小了說,是我自己摸索著做的幾件活計,往大了說,是我寄出的幾封書信。我不但寫了,還認真折了幾折,我已經三十幾歲,沒能學會幾件事情,這可能是一件,就是在寫信的時候小心翼翼一點。感謝每一個拆開她們的人。感謝每一個一直對我說真話的朋友,沒有你們,我會墮落,這萬無一失,謝謝你們。

二〇一七年五月十二日寫
二〇一七年六月七日定



北方化為烏有


劉泳看著饒玲玲,束手無策。作為出版人,饒玲玲無疑是最好的,敬業,聰明,敏銳,珍惜每一頁紙張,善於整束所有人的資源。作為一個女人,她一塌糊塗,沒有結婚,沒有孩子,沒有信仰,基本上是靠著虛榮心在工作。還有最要命的一點,就是酗酒。此時,二○一二年一月二十二號,除夕夜,她坐在劉泳在北京的寓所,已經喝了七個小時。有那麼幾個時刻,她似乎已把劉泳當成酒保,不時用食指敲敲桌台,示意他把酒給她續上。她身材高瘦,令人想起福樓拜那個著名的比喻,裹在衣服裡,如同一柄劍插在劍鞘。她喝掉了自己帶給劉泳的兩瓶紅酒,上面還綁了花。目前開始蠶食劉泳珍藏的威士忌,公寓裡的乾果已經被她吃光。劉泳看她用手指在空盤摸索,便套上羽絨服下樓。超市關門了,街角做滷味的福建人也已回家過年,鐵門上寫著大年初十恢復營業。漫天的煙花,路上飛散著硝磺的氣味,好像一場戰役剛剛落幕,地上淨是紅色的紙屑。突然從黑暗裡竄出一支炮仗,在劉泳頭頂發出一聲巨響,嚇得劉泳一激靈。那炮仗像是殘敵擲來的手雷,震得窗框直晃,卻不知對方藏在哪裡。

按理說,饒玲玲這時候來找劉泳,劉泳也應該反省。來之前,她沒打招呼,算準他在,算準他是一個人,算準他無所事事也不會睡覺,算準他如果不是無所事事就是在擺弄著電腦寫著新的長篇小說,算準他再討厭她的行徑也不會攆她走。這足以證明劉泳在饒玲玲心裡是怎樣的一個人。劉泳三十一歲,一米六七,六十五公斤,頭髮白了三分之一,藍色羽絨服裡頭穿著一件舊襯衫,前襟因為抽煙破了一個洞,不過此時掖在褲子裡看不見。灰白色的運動褲,襠前有尿漬,左邊大腿上有一塊醒目的油點。

他一直使用洗衣機,洗衣機不會針對一個油點。

劉泳和饒玲玲合作了兩本書,一本長篇小說,一本小說集。之前出過一本小書,跟沒出差不多,只是幾個大學裡年輕的批評家發現了有這麼一個人寫得挺有意思。跟她合作之後,他的境況有了明顯改善,靠著版稅可以過活,一本小說正在改成電影,接觸的人,也終於逐漸的,喝紅酒和威士忌的,比喝白酒的多了,有幾個人還用噴槍燒著雪茄。不過他還是和過去一樣,羞於見人。雖然不需要再為生存恐懼,他的作息和工作方式沒有變過,每天八點起來,下樓吃早餐,回來寫一上午,中午吃飽一點,午睡。睡醒之後處理一些郵件,回一些電話和微信,然後接著寫一點。晚上也許自己喝一點酒,或者就在家附近見見老朋友,或者自己去電影院,或者躺在沙發上看一部電影。唯一的區別是,當有了一些積累之後,他能夠更從容地準備。他準備把縈繞自己多年的故事寫出來。先寫上一年初稿,信馬由韁,然後再說。

劉泳回來的時候,饒玲玲已經脫掉毛衣,只穿一件貼身的T恤。劉泳說,你別再脫了,我很兩難。她仰頭說,你兩難個屁,你從來沒想動過我。他說,不要貶損自己,也不要貶損我。她說,沒有貶損你,你他媽的一向精於算計,你要是對我有念想,你就不會跟我合作,你就是這麼他媽的無聊。我一直納悶你這麼乏味的人,怎麼會有人買你的書?他說,那是你的本事,你是這個意思對不對?她的眼睛一喝酒就扁一圈,目前是兩塊菱形。她說,你坐下。他坐在她對面。她三十三歲,柳肩,胸很平,這就少了不少尷尬,他可以將其看作胸肌。她說,說真的,小泳,我做你的書,不為別的,我看你的書都哭。他說,你沒跟我說過,你算版稅算得可細了。還有我說過好幾回,別叫我小泳,不是你叫的。她說,我是南京人,沒去過東北,你寫的東北我不相信,但是我會哭,這就是為什麼我做你的書。他說,你不相信,這個不好。她說,那是你意念中的真實,那些人沒那麼好,對不,要不然你也不會大年三十不回去。他說,喝多了談論文學是最沒勁的事兒,實在無聊的話你就繼續脫。她說,你有個小說說下了一場大雪,工廠的托兒所很舊,禮堂改的,木製的,被大雪壓垮了,你們這幫孩子一點事兒沒有,就在雪和木頭裡頭玩捉迷藏,阿姨在後面追。劉泳說,我寫過。她說,不知為啥,看到這兒我哭了,但是我不信。你們一個大廠子,車間都是石頭的,我就不信托兒所是木頭的。而且房梁都下來了,人的密度那麼大,會沒事兒?這就是你們東北人吹的那種牛逼。他說,這事兒有。她說,放你媽的屁,我的故事你為什麼不寫?我小時候學舞蹈,一身都是傷,在台上一轉圈甩出去都是眼淚。來了北京,先從圖書批發幹起,跟大老爺們一起搬書,睡過五六個作家,後來發現他們都是朋友,有一個群,背後談論我,你為什麼不寫?他說,我是個東北男人,寫不了南方女人的人生,況且,我要是真寫了,你第一蹦出來說我誹謗,對不對?她說,不是這個原因,是你除了你的童年你什麼也不會寫,你狹隘。她想激怒他,饒玲玲經常會嘗試激怒別人,尤其是男人,在爭吵中實現男女平等。劉泳沒有生氣,一是他明白她的企圖,二是他已經過了在意這種批評的時候,有些批評家也會這麼說他。這很中肯,不過對他沒什麼影響,他自己也沒有因此感到羞愧。

接神的時刻來了,窗外的爆竹聲密如一場暴雨,終於過去了,又歸為沉寂。北京已變成空城,歸家的人卸掉了這隻巨獸的內臟。劉泳想起去年春節的時候,他還不認識饒玲玲,自己穿著羽絨服跑到長安街上騎自行車,騎得忘乎所以,滿身大汗。隨後他又想起小時候在家裡過年,奶奶會包兩種餃子,一種是三鮮餡的,一種是芹菜餡的,三鮮餡給大家,大概十幾個人吧,芹菜餡只有他一個人吃。爺爺用筷頭蘸一點白酒餵給他。小勇,酒是糧食精,張嘴。爺爺在工廠的事故中失去一隻眼睛,面部失去了平衡。那隻假眼珠像果凍,好像一敲他的下巴就會掉下來。他死時,劉泳在高考,沒人告訴他,他得知時他已給燒成灰,下葬在城市背面的山坡上。他成年之後經常會想起那隻眼睛,他的面容和高考的試卷一樣已經僅具輪廓,只有那枚果凍式的眼睛永遠不會腐朽,似乎一直在某個高處看他。

饒玲玲站起來走向她的背包,他以為她要走了,心情突然有點不好,她沒有走,從背包裡拿出兩摞書稿。她說,你這個長篇的開頭我看了,你準備寫多少字?他說,沒想好。她說,我看了這兩萬字,覺得你這本書得三十萬字。他說,有可能,也不一定,那兩萬字也許不能用,我最近在琢磨,開頭可能得重新寫,你知道我想用書面語寫一個小說,過去寫不太長,可能跟一直用短句子有關係。饒玲玲說,寫在書面上的就是書面語,我警告你,別老為語言瞎操心,怎麼舒服怎麼寫。他說,嗯,我準備先這麼磨磨蹭蹭寫著,不能用也沒關係,等天暖和了,我回一趟東北,摸一摸素材。她說,你怎麼幹我不管,我現在跟你說你這個開頭。我看了之後沒睡好,不是別的,是挺激動,你知道吧,我這人碰到這樣的稿子,總是睡不好,想出一百種方式給你做好。他說,要不你也失眠。她說,傻逼,失眠和睡不好是兩碼事。你寫了一起兇案,說是你十六歲住在工廠,你爸是個鉗工,車間主任是個小個子,姓董,宣傳口上來的,不太懂生產,貿然用了德國來的機器,出了幾起事故,然後在一天晚上,在辦公室被一柄匕首插進喉嚨,第二天一早被打掃衛生的發現,血已經流乾了,對吧。他說,是,你複述得準確。她說,辦公室在三樓,窗戶在裡面鎖著,冬天,大雪剛過,即使窗戶沒鎖,也凍死了。辦公室門虛掩著,行兇者應該是從門進來的,然後再從門出去。這個車間有兩個大門,正門衝南,後面衝北,北門連著一塊空地,是生產線上的拖拉機下去之後,直接開動測試用的。下班之後就鎖上。一般情況下,下班之後有一夥人在換衣服的工具箱旁邊打撲克,所以正門先不鎖,到八點左右,打更的老馬把這些人清走,然後把正門在裡頭鎖上。董主任那天下班之後走了,據老馬回憶,十點左右又回來了,好像喝了點酒,說要寫點材料,老馬開門讓他進來,他上了三樓辦公室,你們家當時住在車間的二層,動遷之後沒地兒住,你爸就央求董主任讓你們家住在二樓的雜物間。因為你爸喜歡下棋,董主任也喜歡下棋,而且想跟你爸學棋,就答應了。那天你爸媽去錦州參加婚禮,只有你自己在,你以第一人稱兒童視角寫道:
我看見了老董走進辦公室的背影,穿著灰色的工作服,拎著一只暖瓶。
劉泳說,你歇口氣,你說的都對,你要幹嗎?她說,你等我說完。老馬的口供很詳盡,他是個老更夫,在這個車間打了五年更,每一個角落都熟悉。他確認,八點之後除了你之外,沒人在車間裡,之後也沒人進來過,因為大門從裡面用鋼筋拴住,不可能鑽進來,四面的高窗除了高達兩米之外,也都從裡面鎖好,玻璃第二天完好無缺。所以除了你,沒人能夠殺人,我這個邏輯對吧。他說,慢一點說,這是我的小說,你這麼激動幹嗎?搞得像在開庭。她說,你這個故事裡面有多少東西是真實的?他說,你這是外行話,永遠不要問作家這樣的問題。她點點頭,拿起威士忌放在書稿上,說,行,我是外行,這個事兒先按下不表,說另一份稿子。其實在饒玲玲說話的時候,劉泳已經瞥見了另一份稿件,上面的字體比他的大,分段也比他多,且沒有題目,也沒有題記,上來就是一個自然段。她說,這份稿子是我昨天在郵箱裡發現的,然後打印出來。是十幾天前一個莫名的郵箱發給我的,被系統當成垃圾郵件處理了,碰巧我昨天整理垃圾箱,掃了兩眼,把它恢復了。這個小說沒寫完,看格局像是個中篇,目前寫了七八千字,還沒寫出所以然,想到哪寫到哪,文字很樸素,語病不少,但是才華盡顯,你知道吧,就是一看就不想放下那種,這是文章的人格魅力,你明白吧。他說,明白,但是你跟我說不上這個,我不是編輯,專業不對口。她說,你別急。說著她把書稿推到劉泳面前,拿起壓在書稿上的威士忌抿了一口,說,前面七八千字,寫了一個罪案,跟你寫的一模一樣,不是敘述一樣,是故事的核心是一樣的,對那個車間的格局描寫也一模一樣。你看這段,你寫道:
車間的後門是紅的,卻有一個白色的叉在中間,不知何意。
她這裡也有對這個後門的描寫,她寫的是:
車間後面是一個紅門,上面一個白叉,是我趁人不在,用噴漆槍噴上去的,因為我課本上都是這玩意。
我沒有比較你們的文學造詣,你是老江湖,此人是個生瓜蛋子,她這七八千字,一邊寫這個匕首案,一邊寫了很多閒篇,上學的事兒,好像上的廠辦的技校,讓人著急。但是她好像對於同一件事情有不同的理解,哈。劉泳看著書稿,一動不動。饒玲玲感到這個除夕夜有了點意思,繼續說,我不是說你抄襲,作為出版人,我的直覺告訴我,你們兩個互相沒有看過對方書稿。你往後看,她還提到了你。

在文章的末尾,當然不是結尾處寫道:
據查當時車間裡有一個十六歲男孩,是唯一可能的目擊證人,他卻聲稱什麼也沒有看見,也沒有聽見。當然他也可能是唯一的兇手,只是匕首和門把手上都有完整的指紋,不是他的,也不是老馬的,也不是能夠值得比對的任何人的。於是少年自此排除了嫌疑,使此案成為貨真價實的無頭案。


劉泳又把文稿從頭到尾看了一遍,然後放在桌子上。他說,她當時不可能在車間裡。饒玲玲說,她沒這麼說,雖然用的是第一人稱,但是看得出來是想像,比如她說罪案發生前,有一隻野貓走上了三樓老董辦公室的前面,想要點吃的,這是一隻經常在車間裡徘徊的野貓,誰有吃的就給點。這是想像,只不過細節很逼真。劉泳說,這不是想像,那隻貓是我養的,叫武松,那天它確實上過三樓,我看見了。

饒玲玲坐直了,看著劉泳。劉泳說,寫這東西的是誰?幹什麼的?男的女的?多大?饒玲玲說,你冷靜一下。劉泳說,我沒有不冷靜,這是很簡單的問題,請你回答一下。饒玲玲說,這東西沒頭沒尾,作者署名叫米粒,沒有留地址,只有一個電話。劉泳說,請你現在給她打一個電話吧。饒玲玲說,現在是大年三十兒,這人可能五十歲,在美國刷碗,也可能十八歲,現在正跟父母一起在黑龍江某個縣城守夜,你想幹嗎?劉泳說,不可能五十,也不可能十八,應該跟我差不多大,你打個電話。饒玲玲說,你有病,我沒有,我要回去睡覺了,要打你自己打。劉泳一把抓住饒玲玲的手腕,說,今兒我們倆在一起喝酒,就是世上最親的人,我求你幫我這個忙。饒玲玲說,你別唬我。劉泳說,我的小說裡有虛構的部分,就是我當時是待在車間裡,但是並非住在裡頭,我只是去玩。那天十點,我和老董一起回來的,他上樓去寫材料,我在車間的另一頭拿螺絲擺長龍。因為,這個老董,姓劉,是我的父親。他死時我十六歲,後來我媽改嫁,嫁到深圳。要不然我不會在這裡過年,你說對不對?

電話那頭響了好一陣,饒玲玲幾乎在聽筒裡聽見自己的心跳。劉泳坐在對面盯著她,她第一次感到這個東北男人並非一個文弱的書生,他的眼睛微微瞇著,手放在桌子上,紋絲不動,那上面的關節,那連接肉的骨頭,好像隨時會擰成一把什麼鐵器。

一個女孩兒的聲音。
⋯⋯
(節錄。本文未完)

我大概聽過一百個人跟我推薦雙雪濤。
—— 陳栢青(作家)

當讀者抵達故事的核心時,他們將收穫的是愛與善,並且有一種暫時與污濁、煩擾的人世隔絕開的感覺,這種萬籟俱靜的體驗會有一種潔凈心靈的作用,這大概正是雙雪濤想要給予讀者的。
—— 張悅然(作家)

創傷滿布的小說城堡裡,住著一個個處變不驚的角色。 兩個字形容作者之筆:老、辣。
—— 李金蓮(作家)

因為此地管制槍支,所以雙雪濤只能探手虛空,取用另一次元村上春樹的槍,把雙雪濤的子彈射出去。子彈一層一層射穿各種既成故事,看不見終點。
—— 盧郁佳(作家)

愈發精巧、成熟的駕馭能力,⋯⋯為中國當代小說展示出新的可能性。
—— 單向街書店文學節二〇一七年度青年作家獎讚詞

雙雪濤以悲憫的眼光、淋灕的想像和嫻熟的技藝,塑造了那些背負苦痛同時也為希冀所激動的人們的奇異生存樣態。
——《南方都市報》二〇一七年度十大好書讚詞

每一個時代裡,有真正的邊緣人嗎?有,也沒有。他們是我們記憶裡的人,是我們身邊的人,也許,他們也是我們自己。在《飛行家》裡,就是這樣一群人,在這樣一些地方,讓凡人的愛、熱血、尊嚴和自由,以及人性中的光明,在大雪中迸發出微小而珍貴的火光。它讓我們感受到,酷寒裡有溫情,黑暗裡有光明,絕望裡有希冀,卑微裡有崇高。
——《讀者雜誌》二〇一七年度十大好書讚詞

雙雪濤用他那富有魅力的人物直白揭示了生活的真實和本質,讓我們觸碰到生活的質感,同時也為人物的塑造發揮到極致創造了氛圍。雙雪濤是一個不作偽的書寫者,一個能夠把一樁案件化為小說的完美故事的作者,不僅靠的是選材和語言的勝人一籌,同時也與作者領悟生活,發現故事背後的廣袤歷史景深有著不可忽視的關聯。作者的敘事能力與風格大大強化提升了小說的空間與可讀性。
—— 二〇一七年汪曾祺華語小說獎讚詞(本書收錄的〈北方化為烏有〉獲短篇小說獎)

親愛的讀者:

您好,感謝您為本書填寫回函卡及書評,但我們必須提醒您幾件事:
  1. 當您為本書寫下書評及送出後,即表示您同意大塊文化可依書評內容,自行決定這篇書評是否被刊登或刪除;同時也表示您授權大塊文化可將書評之全部或部分內容,轉載刊登於大塊文化網站、網路與書或附屬子公司的網站、電子報以及刊物上。
  2. 您所寫的書評所有權屬於您所有,但大塊文化轉載刊登於大塊文化網站、網路與書或附屬子公司的網站、電子報以及刊物時,不另通知並不另支付稿費。
  3. 您的書評不得以抄襲或其他任何侵害著作權之方式為之。若涉及侵害他人之著作權,您必須負相關賠償之責,與大塊文化無涉。若檢警及司法單位因偵查之需要,您將在此授權大塊文化得將個人資料,提供與相關司法機關。
  4. 您所發表的讀者書評必須是針對該本書的內容做評論。
  5. 您的書評中禁止從事廣告及銷售行為。
  6. 請勿出現謾罵、惡意中傷、猥褻的字眼或與該書內容不相關的言論。
  7. 請勿傳述未經證實,針對公司、團體或個人的謠言。
  8. 由於發表書評兼具回函卡功能,故您需要填寫的欄位較多,大塊保證您的資料僅供大塊內部使用,大塊負保護會員資料的責任。



標註*為必填資料
*姓名:
*EMail:
性別:
*年齡:
*職業:


請問您從何處得知本書:



(可複選)
關於書名你覺得:
12345
不符合內容 非常合適
關於封面你覺得:
12345
不太喜歡 非常喜歡
關於內容你覺得:
12345
不太喜歡 非常喜歡
會不會想把本書推薦給朋友:
對我們的建議:
對這本書的評語:
*以上欄位僅【姓名】、【關於內容你覺得】、【對本書的評語】此三欄內容會在網頁上出現,其他內容僅會為後續讀者服務存入大塊資料庫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