依出版日期搜尋的格式為:yyyy-MM (如:2012-09)
(只須填至月份)


總類
哲學類
宗教類
科學類
應用科學類
社會科學類
史地
世界史地;傳記
文學;新聞學
藝術類
優惠套書與週邊
外版書
每天都在膨脹 |

[1111WK017]
作者:鯨向海
14×20cm 288頁 平裝
ISBN:978-986-213-896-0
CIP:851.486
978-986-213-896-0
初版日期:2018年06月01日
此商品可7-11取貨付款
定價: NT$ 320| 會員價: NT$253

關於出貨時間以及運費請看這邊

◎ 開啟網路寫詩新世代的重要詩人鯨向海第六本詩集。
◎ 不得不挺身表態的膨脹時刻,
那無視全宇宙之邪惡的少女心,
亦會有以詩犯禁的金剛威武。
◎ 本詩集獻給一種平常人,蜷曲於複雜人間,彷彿無聲無息 簡單度日,卻極可能是犯禁的前衛者。



鯨向海詩集#6

每一個平常人
在最初
都曾是被喜歡過
被殷切期盼
不平凡的孩子


有一種平常人,把詩看得很平常,不需要詩歌節或文學獎。環保地認為所謂詩意,不一定寫下來讓別人知曉;像是明白自己不是名模也不是小鮮肉,羞於在網路上炫耀展示。

他們固然無明顯的「肌肉」(諸如武器,權力或者財富還是外貌等等),在物質上也許是弱勢的,困窘的——卻不乏堅強顯赫的靈魂。縱使練不出主流肌肉,有什麼卻不斷膨脹,默默對抗小確幸:「對不起我不是故意這麼大的,請原諒……」。

當生活如詩一樣,什麼都沒說,只持續將我們磨損……這本詩集是要獻給一種平常人,蜷曲於複雜人間,彷彿無聲無息簡單度日,卻極可能是犯禁的前衛者。他們乍看是失去A夢的大雄,沒有犄角的通緝犯,在自己的小冰河期躲藏遮掩多年,其實每天都在膨脹(跟這個宇宙一樣)——已哭的暖男大叔啊,終於學會笑了,並非這個宛如精神病院的現實人生能夠禁錮。

鯨向海
精神科醫師。
著有詩集《通緝犯》、《精神病院》、《大雄》、《犄角》、《A夢》。
散文集《沿海岸線徵友》、《銀河系焊接工人》。

在挑逗與莊嚴之間

——相對於一夜長大,有人是每天都在膨脹……
  你不能給人家點火又吹熄他,
  這樣他比完全的黑暗還痛苦。


這是鯨向海最新詩集《每天都在膨脹》開篇第一句,放在所有的作品之前,看了讓人會心跳漏一拍⋯⋯這⋯⋯又長大又膨脹的,到底是在說什麼?

如果是鯨向海的老讀者,應該很熟悉阿鯨這種手法,先來點讓人想歪的手勢,之後卻露出純覺無辜的笑容,彷彿告訴你,沒有喔,本來就是這樣噢,是你自己想歪的。這是鯨向海詩句的魔法。

大家很喜歡說鯨向海善於把日常用語轉出詩意,但這到底是什麼意思?用我自己的解法,我會認為就是這種讓人膨脹感,就是幫你點火但又吹熄,而且不止吹熄,還給你涼涼的風,高度的意象反差與扭轉,創造出獨特的手法。例如〈有一種平常人〉裡的這段:

無論地震海嘯核爆末日
皆阻止不了
他們的平常
所以必須更努力地致敬
更庸碌地抄襲——

呃。每一個平常人
在最初
都曾是被喜歡過
被殷切期盼
不平凡的孩子



本來在談平常人,甚至平常到沒有創造力,根本就是平庸的邪惡,是抄襲大王——沒有個人沒有自我,想把別人的當作自己的。但回過頭來想,其實在最開始,每一個平常人都是被當作不凡的獨一無二的個體期待的。現不論這從不凡到平凡之間得落差出是什麼原因,但整首詩從戲謔開頭卻扭轉到傷感悼念,情感上的轉化,就是點了火又把你吹熄的反差。

好啦,對,我知道你想的,就像是挑逗了你,卻又若無其事地離開。
讓人很想打人,但卻又忍不住一再接受挑逗。人為什麼要這麼自甘被戲弄呢?但藝術的核心不就是觀賞者自願投入被作品「戲弄」,為其瘋狂,以忘記日常現實的煎熬嗎!?


每次讀鯨向海詩集,我都會從每一本裡面找到一首,是非常打動我,不能被歸入是點火吹熄手段的作品,有可能會被讀者忽略,但我總私心覺得是詩人隱隱在暗示什麼的(連暗示什麼我都說不上來),但卻非常打中我。《犄角》裡的〈末期病人〉,帶著精神性的莊嚴,無比的同情同理同悲。《每天都在膨脹》裡的〈老狗〉也是同一種充滿同情的人性作品,所有的點火吹熄技巧在此都已收斂,只有深深的感懷。最後,直接讓這兩首讓我同情感膨脹的作品也來膨脹大家。


老狗

1
小時候覺得
陽光的慷慨
是無限的
不覺得
弄壞玩具的次數
是有限的
那些超短的夏天
一生能舔吻的配額
彷彿皆用盡了
都是因為有人
曾讓你誤以為愛
沒有極限
 
2
你無法再等
任何主人了
搖尾和狂吠都疲憊了
毛髮脫落,渾身臭味
世界即將出現新的寵物
回首黃昏衰色
幻想還慵懶在床上
依然裝可愛得像來亂的一樣
卻已沒有親切之喝斥
打屁股的溫柔手
 
3
蚊蠅飛著,傷口紅腫
閉上眼睛
你是睡了,仍忍不住
流下眼淚
追悔昔日遊樂園
深擁過的那位小男孩
一夜一夜
好不容易又夢見
那誠懇愛憐之一瞥——
卻只是又被
拋棄了一次
(本詩收錄於鯨向海詩集《每天都在膨脹》)


末期病人

今天神來看我
我感覺有點痛

陽光穿越窗玻璃
千萬隻手臂,用力抱我
我知道我不應該掃興

昨夜又去爬那些石階
我的腳又可以走了
雖然那人
始終沒有再夢見

手臂上千萬個孔
「已經找不到一條完整的靜脈
可以打針了」護士小姐
有些歉意地說
我還是一樣溫馴

床邊那些
「請安心養病」、「早日康復」的花籃
因為撐得太久
枯黃且醜
我翻過身去
霧茫茫的黑暗中
已經備好了船

到了那個遙遠的城市
也許終於能夠痊癒吧
我答應他們:
「一定早去早回。」
(本詩收錄於鯨向海詩集《犄角》)

有一種平常人

有事
(你我都是不得已的胖子)

表態
夏至
相對的胖子
雪後
清晨不知
今日硬碟運轉緩慢
夢見一起到荒島上去
遺族
遺書
老狗
有一種平常人
按讚學
雲端漫遊
有事


的人
(子彈與內褲俱已破爛不堪)

辨識者:有人終將指認
失眠者:床上的暗礁
豔遇者:婆羅洲的回憶
爆料者:點燃自己
飛鴻者:當你又靜定於我胸前理毛
饕餮者:忍不住落淚時
愛演者:我們怎能孤獨
海嘯患者:無垠的暗示
繼承者:那些山頭就要落雪
亂世者:星星無法修復的
屎尿者:追憶似沱年華
嚎叫者:永不抵達的暗湧
傳訊者:微暗遠景
按摩者:飛掠冥王星
有為者:最絕望的旅途中
生日者:虛偽了全世界的派對
不朽者:歲月的閃光所不能掠美
發條者:反覆把機械悲催
很鳥者:穿過吊嘎,鳥翅般
夢遊者:關於星空的盜伐
逆旅者:持續保育著幻想
受死者:不知道死的是誰
休眠者:一條意味深長的小徑
未亡者:把詩寫得夠好了
初老者:卑微地活著
壯遊者:噴火龍般對望
迫降者:值得一次擁抱

犯禁
(並非肌肉可以衡量)

記仇
鬆餅男孩
他不參加詩歌節
天鵝之歌
全城夜烤
法海
水手概念
年獸
永無止盡的秋葵
颱風天的早晨
傾倒窗外所有的雨聲
吊嘎感覺
風颱天致父兄
偽田園詩
密雲感覺
哀悼蟲豸

少女
(疏通著全宇宙的邪惡)

少女時代
冰河少女
重口味少女
非生日少女
倦懶少女
刺青少女
路倒少女
不斷炊的少女
頑疾少女
核爆少女
恍神少女

已哭
(但我們都學會笑了)

每天都在膨脹
這樣斷代
有疾
呵呵
弱小之作
已哭(無淚)
哀縫
雨刷
一生
深秋的漿糊
多年後走在春日的網路上
意外的花
B計畫
少子化
小強
絕情谷底


附錄 鯨毛小事

(內文摘選)

相對的胖子

個人多肉的善良
以及發福的癡情
可能是社會畏懼之病態
文明不肯接受的腐壞
往往是更肥沃的自我

相對於日月星辰的空幻
相對更渺茫的峰頂絕景
雨水和霧的甜頭
卡在靈魂與脂肪之間
你我都是不得已的胖子

在夜夜拖磨的刀尖之上
在突然爆瘦的死亡之前
你我都是瞬間的胖子
(無論怎樣的辛酸往事
轉眼皆熱量過剩了)

相對於寂寞裡奔馳的猛士
我們只有原地盜汗的油膩感
相對於蜷縮戰爭底的瞌睡者
看似沒有臃腫的臃腫
卻正對我們撲面而來

風吹得那麼瘦
公理與正義都更瘦了
覆蓋在黑暗上面的白布
何時被掀開——
你我都是相對的胖子




老狗

1
小時候覺得
陽光的慷慨
是無限的
不覺得
弄壞玩具的次數
是有限的
那些超短的夏天
一生能舔吻的配額
彷彿皆用盡了
都是因為有人
曾讓你誤以為愛
沒有極限
 
2
你無法再等
任何主人了
搖尾和狂吠都疲憊了
毛髮脫落,渾身臭味
世界即將出現新的寵物
回首黃昏衰色
幻想還慵懶在床上
依然裝可愛得像來亂的一樣
卻已沒有親切之喝斥
打屁股的溫柔手
 
3
蚊蠅飛著,傷口紅腫
閉上眼睛
你是睡了,仍忍不住
流下眼淚
追悔昔日遊樂園
深擁過的那位小男孩
一夜一夜
好不容易又夢見
那誠懇愛憐之一瞥——
卻只是又被
拋棄了一次




按讚學

按讚也是要趁早的呀
來得太晚的話
快樂也不那麼痛快了

然而一直以來都是
天涯與海角互按
讚!
其實無法消滅孤獨

按了太多
大家皆疲憊了
讚都不讚了

想到臉書上相親相愛按讚的
與人潮中看你不順眼罵幹的
可能都是同一人

有些事情
像是詩
永遠只會得到比較少的讚

越是空無一物的
暗黑時代
越難抵擋
壯觀的集體按讚
彷彿流星雨……

墜毀之後
誰還記得
發生了什麼?

還好
你的每個讚都按得好深
按得好特別
按在別人按不到的地方




爆料者:點燃自己

一個爆料的人
今夜要用火星塞
點燃自己
儘管受困拳頭似的雨中
無畏被雷打到之風格

油門悲催到底
每顆引擎都在暴衝
笑著集氣,哭著放大絕
總之底線很多
彈藥忍住

以為驅動整座銀河系的閃光
就可以跟最羞憤的
那個黑洞重逢

以為把雲與霧攤開
就可以從被硬凹的地獄裡
重新彈出來

縱然魂飛魄散
心是一架最勇敢的
不明飛行物體啊
終究是愛的爆料,使外星人的手指
成為可能

今夜
以後的每一夜
無數火星
紀念著:
一個為了回答公理正義
不惜徹底爆掉的人




按摩者:飛掠冥王星
——致最寂寞的趴體


滾來滾去
廢棄物之人生
要多僥倖
活到今日

躲過地震海嘯
重生於你的
指觸底下

山脈又堅挺了
雲霧再度鬆弛
心中的住持大聲
誦唱

據說
有些人只值得
你吊嘎的微笑
有些人
更值得你內褲的汗水……

按捺不住當下
我們卻也皆不知
未來如何

你的手勁
我的肌理
碰巧相逢
於這聲色城市裡的
純樸小店

如新視野號探測器
蒼茫地
飛掠冥王星

不需要問彼此
是否願意




壯遊者:噴火龍般對望

暑期最後殘餘
少年鮮豔的質地
天色晚了有點涼意
(連比中指都很可愛的青春遠去了
連罵幹都很帥的年代也湮滅了)
懷念黃昏的古銅胸膛
懷念每日晨光的溫豆漿

想當初
烈火熊熊
未嘗不是一個正派經營之人
大翅鯨般緩緩迴旋
使夜有所夢
撥開鬍鬚
內心廣場一片光明坦克
信步走在教堂路上
怯生生靠近天使
不讓那些淚水靠近
偶爾高舉雙臂
伸伸懶腰,彷彿也
向至高處尋找和諧……

然而對一名宅男來說
每次終於決定
從電腦前
起身去上廁所
就是一次偉大的壯遊了
(好吧其實只是個
小本經營的人)

偶爾也憶起當年
最後的油門
踩下之後
唉呀
一生總有
黯傷失聯
但好想合唱的臉
有人是天菜
有人卻是天然呆
才明白
這世界太厚而對我們太薄
(你摸了他他不一定要摸你)

冷得城府很深的節慶
某些陽光的
大好牧場
水光接天,橫槊賦詩
噴火龍般對望
羔羊似的躺在床上
動不動
露出胳肢窩
人生便這樣一瞬,羞怯
(連比中指都很可愛的青春遠去了
連罵幹都很帥的年代也湮滅了)

暑期最後殘餘
少年鮮豔的質地
有人是天菜
有人卻只是天然呆
(哈哈哈你看看你)
懷念黃昏的古銅胸膛
懷念每日晨光的溫豆漿
才明白
世界太薄
而其實已對我們太厚
幾十寒暑之不堪壯遊
濃縮而成的小小宅男
不需要任何幸福
來拯救




永無止盡的秋葵

今夜又在吃秋葵了
最近因為特別沮喪
所以吃了很多秋葵
感覺自己就是秋葵
一截截毛茸茸的斷指
依然乖順虛寒
讓你厭惡
於餐桌上孤伶伶一角
比海葵更遙遠
連葵瓜子都不如
想起你吃秋葵反胃的往事
終究不是你的菜
注定了我們的分離
今夜又在吃秋葵了
受傷後很快就黑掉了
(雖然你說過你最美的時刻
就是被我寫詩告白的時刻)
此後一輩子我的沮喪
既粗且濃
我的秋葵
又能怎樣呢
為了愛你
把自己卑微橫切
宛如一顆一顆小星星
雖無燦爛閃光
也難掩
雲夢透明的黏液
大澤為你隨時湧現……
今夜又在吃秋葵了
永無止盡的秋葵。

親愛的讀者:

您好,感謝您為本書填寫回函卡及書評,但我們必須提醒您幾件事:
  1. 當您為本書寫下書評及送出後,即表示您同意大塊文化可依書評內容,自行決定這篇書評是否被刊登或刪除;同時也表示您授權大塊文化可將書評之全部或部分內容,轉載刊登於大塊文化網站、網路與書或附屬子公司的網站、電子報以及刊物上。
  2. 您所寫的書評所有權屬於您所有,但大塊文化轉載刊登於大塊文化網站、網路與書或附屬子公司的網站、電子報以及刊物時,不另通知並不另支付稿費。
  3. 您的書評不得以抄襲或其他任何侵害著作權之方式為之。若涉及侵害他人之著作權,您必須負相關賠償之責,與大塊文化無涉。若檢警及司法單位因偵查之需要,您將在此授權大塊文化得將個人資料,提供與相關司法機關。
  4. 您所發表的讀者書評必須是針對該本書的內容做評論。
  5. 您的書評中禁止從事廣告及銷售行為。
  6. 請勿出現謾罵、惡意中傷、猥褻的字眼或與該書內容不相關的言論。
  7. 請勿傳述未經證實,針對公司、團體或個人的謠言。
  8. 由於發表書評兼具回函卡功能,故您需要填寫的欄位較多,大塊保證您的資料僅供大塊內部使用,大塊負保護會員資料的責任。



標註*為必填資料
*姓名:
*EMail:
性別:
*年齡:
*職業:


請問您從何處得知本書:



(可複選)
關於書名你覺得:
12345
不符合內容 非常合適
關於封面你覺得:
12345
不太喜歡 非常喜歡
關於內容你覺得:
12345
不太喜歡 非常喜歡
會不會想把本書推薦給朋友:
對我們的建議:
對這本書的評語:
*以上欄位僅【姓名】、【關於內容你覺得】、【對本書的評語】此三欄內容會在網頁上出現,其他內容僅會為後續讀者服務存入大塊資料庫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