依出版日期搜尋的格式為:yyyy-MM (如:2012-09)
(只須填至月份)


總類
哲學類
宗教類
科學類
應用科學類
社會科學類
史地
世界史地;傳記
文學;新聞學
藝術類
優惠套書與週邊
外版書
靈異說書人 |

[4111TDA010]
作者:張其錚
25開 296頁 平裝
ISBN:978-986-976-301-1
CIP:296.1
978-986-976-301-1
初版日期:2019年08月01日
此商品可7-11取貨付款
定價: NT$ 320| 會員價: NT$253

關於出貨時間以及運費請看這邊

江中博(資深媒體人)
林明謙(紀錄片「看不見的台灣」導演)
黎清源(「鬼故事夜遊團」團長)——推薦

蒜頭可以鎮住吸血鬼,也可以逼退阿飄?!
人在做,天在看。不止,連鬼也在看~~
日本青木原樹海為何成為「自殺勝地」?

知性、恐怖、温馨、爆笑……炎炎夏日裡最消暑的書



本書作者張其錚,平時是電視台新聞部編輯,也在學校教書。自幼通靈,見識無數陰間、人間的奇特事件。也因為有陰陽雙重視角,讓他對天地萬物心存敬畏。書中收錄作者各種親身經歷與研究心得,希望為讀者提供看待事物的另類觀點。

本書主要分為兩個部分:
第一、令人大呼驚奇的靈異現象
爬郊山卻找不到下山的路、到河邊遊玩看的不是風景卻是阿飄、陰間也有幫弱者討公道的正義之士、日本青木原樹海為何成為「自殺勝地」、往生老人徘徊不去為哪樁、夜半開車聽佛經卻招來阿飄同行……

第二、為讀者解惑,並提醒如何趨吉避凶
魔神仔如何捉弄人、別好奇亂看「送肉粽」、有些物品買了千萬不能退、如何正確看待靈異影像、如何祭拜地基主促進閤家平安、隨手可得的蒜頭其實是驅魔好物、「現世報」的時代已經來臨……

有別於經過神明同意、可以在宮廟聖事服務的通靈人,作者是來去自如的獨行俠,運用自己的通靈能力,四處訪查、體驗靈異現象,並如實紀錄下來。世間有許多人往往因為肉眼看不見、感官無法察覺,就輕忽、不尊重另一空間的運作方式。作者特別針對這一點,在書中各篇文章提出警示與忠告,並說明其中的原理,讓讀者在滿足對靈異事件的好奇之外,更能進一步學習看待靈異現象的正確態度——

凡事不要太過鐵齒,對阿飄們保持敬重的態度。
如果不信邪,硬要「用科學文明逼阿飄們卑躬屈膝」,
那麼「他們」也可能會讓你見識什麼叫「恐怖的驕傲」!

張其錚
輔仁大學大眾傳播系、銘傳大學傳播管理研究所畢業。堅守電視崗位多年,現任電視新聞編輯,也是編劇、企劃師、業餘漫畫家,並於大學兼任教職。因自幼即有特殊靈異經驗,加上多次曾在國內外探訪相關個案,深入接觸世間酸甜苦辣事,故造就出不同的人生風景。進入初老階段後,不再堅持爭辯靈異真偽,僅盼隨遇而安,一切隨緣,並靜默觀察人間百態,持續寫下另類有趣的生命浪花。

【自序】我只是個靈異說書人

第一部 難以理解的靈中之異
難以理解的靈中之異
危險水域
陰間勢力討公道
「人在做,天在看」,連「鬼也在看」
從青木原樹海到都市自殺傳說
與往生老人的約定
老婆婆小販
喜事幻影
夜半公路不速之客
意外驚嚇與驚喜
颱風夜的最後晚餐
有錢沒命花
被冤枉的少年
姻緣天註定(附錄︰姻緣Q&A)

第二部 趨吉避凶的溫馨提醒
魔神仔的幻化作弄
別好奇亂看「送肉粽」
夭壽退貨者(附錄︰鬼月Q&A)
圖像傳來的靈異訊息
家有地基主
蒜頭是驅魔好物
自己去判斷高人吧!
直覺來自守護靈
你的簿子
因果報應在現世

【自序】我只是個靈異說書人
身為一名超過二十五年以上電視幕後製作資歷的無名老兵,同時也擔綱大學兼任教師、戲劇編劇、企劃師、配音員與胖貓咪「阿肥」漫畫創作者,我作夢都沒想過「通靈人」這三字,竟然也能占據人生資歷中的某個位置。不過很遺憾,我並非專業級,也不是手握令旗、可以奉旨辦事的名家名師,僅僅是隻業餘三腳貓,連「咖」都沾不上邊,頂多就是把多年來所接收到的訊息,及親身所見所聞集結成冊,像說書一樣娓娓道來。與你沒有什麼不同,咱們都是平凡人。

我為何會是個通靈人?自己壓根兒都不曉得,只知道從小就具有一般同齡者所沒有的「獨門眼光」,常指著說「這裡那裡有誰有誰來了」,在往昔那種高度崇敬鬼神、甚至絕對畏懼的古早年代,只會換來長輩破口大罵「囝仔郎有耳無嘴」或「黑白講」這類斥責,甚至換來一陣好打!偏偏俺天生性格叛逆,長輩不讓我講,我偏不從,因此成長到大,總是一路跌跌撞撞,不甚愉快。等到成年後偶遇一位隱匿市井街坊裡的老師父高人——長得很像早年「長壽菸」包裝上的長壽仙翁——他告誡我很多事,也教了不少靈學領域的來龍去脈,這才終於理解自己的獨特身分;但也深知凡事須有分寸,畢竟既非「職業級」或「專家級」,嚴禁逾越規矩,不該說的或做的就是不可以,總覺得有很多神明和「背後靈」在考核。我常自嘲被這麼「勤教嚴管」似乎人生無趣,卻也不禁啞然失笑。

然而,或許是對靈異這方面的「好奇寶寶」太多了,一天到晚常接到同事、友人、學生、陌生人來電來信,要求回答各種光怪陸離的靈異問題,還有拜託我開壇收妖、解決祖先問題,連「馬航三七○班機在哪」、「藍可兒命案怎麼回事」……都來了,把這裡當免費神壇,卻聽不進我再三解釋:我很多事就算知道,卻不能講、無法處理,也不能告訴你上哪裡找誰解決啦!無奈大家遇事一急,溺水就習慣抓根浮木,管你是不是「有牌領照」的,能指引一條明路都好;有時碰釘子,瞬間理智斷線,對著我又吼又罵,責怪「上次某某某就可以,我就不行?」,我也只能無奈一笑,畢竟個案千百種,有些確實可以在有限度情況下略做協助,有些則絕對插手不得,否則自己倒楣,望請見諒。

這本書所收錄故事,從日常生活到飛天遁地、由國內探索到國外,然而只是個人相關經歷的一小部分。友人羨慕我「人生多采多姿」,真冤枉啊!很多時候,我這款膽小鬼還寧可希望自己是個平凡人,別跟靈異扯上關係。不過言歸正傳,關於本書,有幾件事須先聲明,以免你大大誤會:
一、故事本身是真實的。但因顧及當事人(或鬼)感受,與地域、文化、特定標的等因素,不希望「講得太白」,以及另有考量,故視情況在部分內容中,會作些許調整或改編。偶因篇幅所限,字數須大幅刪減,可能出現解釋未盡清晰之處,望請海涵。
二、內容提及的特定名詞、用語、程序,不見得精確,只就我所能理解狀況,轉化成通俗解釋。或許真正高人搖頭嘆氣,心想怎會有這款三腳貓如此不專業?沒錯啊!我本來就不是專業的,讓你看笑話、解解悶也不錯。
三、故事中某些狀況描述,或許跟許多老師、專家說法及方法不同,也可能與一般人認知有所出入。到底誰對?我不曉得,只是忠於自己所見所聞,但尊重每個專業看法。倒是請勿一再追問「為什麼你講的跟某某大師不一樣?」、「豈不顛覆誰誰誰的說法?」之類問題;若有冒犯專業高人,謹此先行致歉。但既然並非專家,我也無法事事皆說出原理,說不定眼見不能為憑,肇因眼睛「業障太重」、被妖魔鬼怪蒙蔽愚弄都有可能,反正就是讓我出糗。那又如何?
四、按過往經驗,必有讀友質疑,甚至網路酸民不斷嘲弄、攻擊。往昔我會為真實性極力辯解,但如今懶得做任何說明,因為實在毫無意義,還使自己筋疲力竭。你想想看,光是每天被追問「真的假的」都煩了,況且又無法立即證明給你看(神鬼豈是你「想叫」就能「叫來」?你以為這是叫貓狗來還是上網叫車?簡直太不敬了!),故現在面對任何質疑聲浪,一律回答「全是假的!」。因此建議你,由於部分內容改編之故,將本書當成鄉野傳奇或靈異軼事看待可能妥當些,況且本人已至「知天命」年歲,凡事須逐漸看開,對惡意攻訐一笑置之,方能摒除紛擾、百毒不侵,平靜安度剩餘歲月。

說到這裡,有個感觸。

眾多高人早有警示,於此亂世時代,陰陽失衡,群魔亂舞,天理不彰,且光怪陸離、甚至驚世駭俗之事時有所聞。光是全球恐攻、屠殺虐死、天災意外、變異細菌、政局紛亂、顛倒是非、社會怪象侵擾不斷,即知其嚴重性,你看連農民曆的部分內容都失準了!也有好些命相術士困惑「遵從古法為何算不出正確答案」?若能接受此乃亂世之必然結果,應可恍然大悟。另一方面,眾神當然無法坐視不管,已有對策,據我所知,一方面極力團結抗衡魔域勢力,並改變原有戰略;在不斷有人「著魔卡陰」之下,必然有越來越多凡人逐漸具備通靈體質,理解魔域擴張事實,提高警覺,進而防堵化解。我非高人,不知細節,但至少知道眾神已在凝結力量與匡正之中,雖不會太快,但絕非束手無策。

同時,請不要用人的邏輯去衡量神的看法。人常一遇災難或不順,不免情緒衝頂,怨天怨神「公理何在」,但神自有看法,只有祂考驗你,你休想挑戰祂,不可能「人定勝天」,更甭說「膽大包天」,只能乖乖接受測試。不過有個好消息:除非特殊狀況,否則絕大部分因果或業障、報應,都應會在這一世清算完畢!如果你對「現世報」說法嗤之以鼻,反駁我:「某某某壞到透,為何吃香喝辣沒受懲罰?」唉!那是你心太急啦!何不擱張板凳、準備零食,坐下慢慢看好戲呢?老天必有安排,別急,在本書中也會陸續提及。

環境既然如此,你我可能遇到靈異狀況的機率必然提高,但勿驚慌,反正也躲不掉,不如坦然面對,建議修身修德、明辨是非、理直氣足、行為端正,自可擋除不少陰惡污穢,邪魔難以靠近。此外,在這個世紀,許多舊有觀念、思維不斷轉化中;比方說祈求神明,請無須為表誠意而鋪張浪費,或者非得早晚誦經個三百遍不可,僅須將自身品德修好,以雙手合十祈禱,內心虔誠必得靈驗,所信奉的神尊必眷顧你,就這麼簡單,信不信由你。還有甚多傳統認知,於此時代都已改變,且再變、三變,理由無它,僅因亂世,神明決策須有所調整。

這本書的誕生,除了須感恩眾多高人從旁啟發指點,亦感謝大塊文化總編輯湯皓全先生、主編翁淑靜小姐,以及我的父母、岳父母、家人、主管、同事、友人與學生,還有謝謝讀友們願意給予我機會,藉由精采的閱讀歷程,不管快樂、驚悚、悲傷、憤怒,期盼營造出一段段美好閱讀時光,進而繽紛你的人生。


難以理解的靈中之異
以下要說的這件往事,我怎麼推敲都想不透,這究竟是怎麼回事,因為有太多讓人感到混淆和離奇的狀況,至今雖不能說是謎團,然而仍有無法理解之處。

已經畢業好幾年的學生「阿強」,在某個夏季深夜裡突然打電話給我,說他遇到緊急事件,問我可有辦法解決?本來以為是什麼擄人勒索、討債糾紛,還是感情挫折。但繼而想想,「阿強」在校時是個乖學生,不太可能發生這類鳥事,趕緊詢問怎麼啦,但他卻說不出個所以然,後來總算支支吾吾地理出頭緒,說他被「困在」臺北市區旁的山裡面,應該是碰上「鬼擋牆」,結果迷路走不出來。

這可讓我聽了哈哈大笑。在市區這種熱鬧地方,還會遇到山難?你唬我喔?太好笑了吧!但從手機裡傳來的口氣不太對勁,我立刻警覺,開始不敢大意,仔細聆聽。
「阿強」說,他太久沒活動筋骨,週休想到住家附近的登山步道爬爬山,好好鍛鍊一下,但盛夏酷熱難耐,白天出門簡直馬上被烤成「人乾」,在家又悶得發慌,只好等到傍晚五、六點這種華燈初上的時刻出發。特別是晚風徐徐吹來,鳥瞰市區點點燈火夜景,應該會舒服許多。

我鬆了口氣。臺北市區人氣聚集,旺得很,就算真的「鬼擋牆」也不至於太離譜;況且要搭救的話,起碼我在市區,很快就可抵達。但「阿強」口氣急促,顯然所遇怪事並不單純。

「阿強」說,他是下午五點半從山下開始爬,沿途都能見到同樣在傍晚運動的鄰居和山友,還不覺得有什麼異狀;隨著時間慢慢過去,天色漸漸暗下,整個臺北市夜景盡收眼底,他覺得無比舒暢。不過徐行緩步爬了兩個多小時,晚間八點剛過,大汗淋漓,蚊子變多,他準備要下山,卻猛然發現步道上一個人都沒有!雖然一旁是山壁,一邊是美麗的臺北夜景,但無論他怎麼沿著指標走,到最後總會走進茂密竹林,根本無從下山。

曾聽老一輩說,如果迷路時老碰上竹林,陰氣較重,八九不離十,幾乎確定是「鬼擋牆」。儘管我極不想相信什麼鬼擋不擋牆的,但在此時,我很認真地把手機緊貼著耳朵,想知道「阿強」下一句說什麼。

但他傳來近似哽咽哭聲。

「老師!我從來沒有這麼害怕過!不論怎麼走,明明臺北市夜景這麼近,某某地標大樓就像在我眼前,可是我真的沒辦法走回山下!而且,我也試著走不是指標指引的小徑,感覺都下坡了起碼百公尺,可是最後我抬頭一看,高度還是沒變!我還在原地啊!」

「那,你能告訴我,大概的位置嗎?比方說你現在看到,旁邊那條馬路是什麼路?」

「我……」真是個好樣的!一個成年大男孩,在老師面前也管不管什麼面子問題,傳來啜泣聲,一聽就知道假不了。「我真的沒辦法告訴你,都亂了!老師,現在我眼前……我眼前看到的臺北市夜景,我……我有看到熟悉的地標大樓,可是平面出現的馬路跟房子,完全變了樣子!根本……我根本就認不出來啊!」

看來這下麻煩大了。我問他報警了沒?他說有,他記得住家旁邊派出所的電話,但連打三通,派出所警員都說已經處理中,快了快了。但他在這山徑上頭等這麼久,都半夜了,卻毫無人影出現!

「你再耐心等等看,說不定救援馬上就到了!」我皺起眉頭,嘆了口氣。

「老師!老師!」手機突然傳來「阿強」大叫,「那棟地標大樓……」

「那棟大樓怎麼啦?」我不解地問,「不就好端端在那裡嗎?」

「不是!老師,我剛發現在它旁邊,又多了一座跟它一模一樣的大樓!」

我當時其實有些生氣。「胡說八道!你是喝醉了嗎?帶酒爬山喝到茫啦?三更半夜這樣亂整老師,你以為這裡是吉隆坡雙子星大樓嗎?還是臨時蓋了另一棟?」

「老師,我發誓!」他口氣中帶著詫異及驚恐,「我真的現在就看到大樓變成兩座,一左一右,沒有眼花,看得清清楚楚啊!啊?怎麼會這樣?什麼時候變成這樣?」

顯然情況更加嚴重。我問他要不要我親自上山一趟?他說,他真的整個亂掉,不知道該怎麼形容……畢竟連身在何處都不清楚啊!我試著找話題聊,解除他內心不安和恐懼。「阿強」很快地敘述,在打電話給我之前,已經打給家裡、同學、朋友,能找的全都找了,弔詭的是,一、二十通就是沒一個人接!即使留言也沒回應;之後想起趕緊求助警方,枯等這麼久依然沒用!雖然步道靠近市區光源,不至於太黑暗,可是在這種地方,他又是附近居民,竟然會迷路迷到不可思議的地步,如同被囚禁山中,簡直嚇到瘋了!忽然想起老師是業餘通靈人,於是抱著試試看的心情撥打,還真的被我接到。

警察應該可以利用手機發話端找到定位吧?「阿強」抖著聲音告訴我:「沒有用啊!如果能夠找到,為何還拖這麼久不見警察的蹤影?」

我不知道他身在山區何處,他也講不出個道理,打電話給警察又不見救援抵達,這該怎麼解決啊?我實在沒辦法,只有建議他找個地方先坐下來,不要移動位置,最壞打算就是捱過一個晚上,說不定到了天亮,視線清楚後,應該會好一點。老一輩有交代,如果發現地形地物跟平常認知不同、不太對勁時,首先最好靜止不動,閉目養神休息,比較有機會突破重圍。

「阿強」在掛斷電話前,最後告訴我的訊息是:他照我的話做,只是山嵐漸起,開始有霧,慢慢地遮住視線,他不敢再往前或往後移動,在一顆大石頭旁坐下來休息。

第二天一早,我五點半就醒了,趕緊撥電話給「阿強」,卻無人回應,我擔心他可能出事。如坐針氈熬到七點多,忽然想起他有留住所電話,於是趕緊試著聯絡,終於得知他已經平安返家的訊息,然而,他帶給我一個更難以理解的情境。

他口氣恢復平靜。「老師,我早上五點下山了,原來我坐著的位置,正好就是步道登山口!」

「也就是說……你其實已經回到山下?」我問。

「對!我馬上先到派出所去,告訴警員說,我已經回來,不用再搜救了,可是值班警員一臉茫然,不曉得我在講什麼。我跟他說,我就是昨天晚上打了三通電話給你們,你們說會派人來救我的那個某某某。」我聽「阿強」口氣越來越激動,「但是那個警員查了又查報案紀錄,回答說昨天晚上很平靜,根本沒有人通報這個訊息啊!」

「那你有沒有拿起手機,給警察看你的通話紀錄?」我再問。

「阿強」在電話那端沉默片刻。「老師……我在派出所裡想半天才知道……我根本就沒有把手機帶出去!」

「啊?什麼?」我聽得一頭霧水。「你沒帶手機?你沒帶手機?那你昨天晚上用什麼方式跟警察和老師聯絡?飛鴿傳書喔?你到底是喝醉還是……簡直耍我嘛!」

「我真的沒有喝醉啦!我也沒有耍老師啦!可是就是不知道啊,我是習慣把手機放在褲袋裡,但昨天傍晚想爬步道,所以只穿T恤加一條運動短褲,短褲沒口袋,所以只帶家裡鑰匙就上山。可……可是很奇怪,我昨天晚上明明就有握著手機啊!但從派出所急急忙忙回到家,打開門才曉得,手機就在我房間裡的書桌上,沒人去動它!」

這下真的可以證明,又遇到靈異怪事。不過我立刻要「阿強」趕快去廟裡拜拜,他可能真的被不明狀況給蠱惑了,但更倒楣的人是我,因為我是唯一能跟他聯絡上的人,應該也會被連帶影響到,只好乖乖地按照咱家古法淨身去穢也,花了不少時間和力氣。

只是我也很納悶,「阿強」昨晚到底跟「哪個警察」聯絡啊?連打三次還有問必答咧!這個超猛,厲害!厲害!

寫到這裡,你以為故事說完了嗎?不,這件事還沒告一段落。

就在這件事結束後三個多月,「阿強」班上有個也被我教過的學生,趁著深秋初冬又靠近年末,想討個老婆好添喜。他發了帖子過來,我覺得這孩子也乖、當時在校表現優異,於是欣然赴約,並且和他班上的死黨們坐在「大學同學」這桌。

聊著聊著,我感嘆年紀大了,中午酒席還沒開始,都覺得有點睏了……啊!還有還有,你們班上同學,老師都記不太起來,像是……喔,想起來了,你們班那個「阿強」啊,三個多月前還被困在臺北市區旁邊的山區步道、半夜打電話來吵我耶!糗吧?你們看看,這太離譜了嘛!我說這傢伙啊……。

當我要開始敘述整個事情過程,發現同桌每個「阿強」的同學,臉上露出詫異或驚愕的表情,讓我覺得不太對勁。

「怎麼啦?你們怎麼表情怪怪的?」我納悶地問。

幾個學生不敢開口,幾經催促,終於有個學生緩緩回應,聲音還略微發抖。「老師,您三個多月前,確定接到『阿強』的電話嗎?」

我點點頭,順便把桌上瓜子嗑了往嘴巴裡塞。「可是喔,這過程有些奇怪耶,我還是想不懂喔!像是……」

話沒講完,馬上被一個女學生打斷。「老師……『阿強』在更早一點的時候,五月……人就……就出車禍……走了……」

「什麼?」我叫了好大一聲,其他桌的賓客被我嚇到。「不對啊!我明明就有接到他的電話,說他被困在山裡……」

另一個男學生回應我,「老師,我們這幾個算是他的麻吉,告別式都有去幫忙。後來,就告別式結束過了大約一個多月左右,我們手機都有收到很像他聲音的留言,說被困在山裡頭,現在又怕又慌。這個留言聲音有些模糊,疵疵擦擦雜音也很大,本來有點納悶,但想想覺得不太可能,而且來電顯示又是奇怪亂碼,應該是誰惡作劇,或者詐騙集團成分比較大。不久前,我們幾個有接到相同留言的人,還討論過到底是誰在亂來啊?最後結論大概都認為是在騙錢的吧?但,經老師您今天這麼一說,我們……我們……就真的不曉得該怎麼回答了。」

在喜事場合上,實在不宜談靈異鬼怪,一陣沉默,只好先把話題打住,等到宴席結束,我邀幾個學生到飯店一樓的咖啡廳坐坐。他們有人剛好沒刪當時來電留言,讓我重複聽了快二、三十遍,聲音是很像「阿強」,但仍然感到納悶無解,怎麼會有這款怪事?

「好吧!我不聽了。」我把手機耳機拿下來,「你們知道『阿強』在哪裡出的車禍?」

有個學生回想了一下。「好像是XX路旁吧!有聽他們家人說,他那時好像是準備過馬路……喔,對了,就是在步道入口的旁邊,說是被進廠維修的公車輾過去,當場就往生,很快,但死得很慘就是了。消息透過臉書一傳,大家看到都哭得很傷心。」
聽完學生們描述,我沉思良久。我推測「阿強」死後,還沒回歸該去之處,仍在人間繼續當遊靈;倒楣的是,連想要運動一下,都還被「同類」滋擾,便覺得有些心疼。我懊惱「阿強」在透過電話向我求助時,自己竟然沒感應出他已經離開人世,我這個通靈人豈不徹底「失職」?再順便拿出自己手機,想找找當時通話紀錄,但與其他學生不同的是—我手機裡竟然顯示空白、沒有出現任何通話紀錄!難過之餘,心想或許是「阿強」擔心我害怕,所以故意「不顯示」吧?我不曉得,只是隱隱有些失落。

記得當天在回家前,我特別到「阿強」出事地點、那個登山步道入口旁弔祭一下。同樣是傍晚時分,雖然天色有點陰暗,一樣有很多人進進出出。不過,我總不能帶著鮮花或任何物品擺在旁邊,會嚇到人的,只好面對著山壁,雙手合十,默唸著祈禱文,旁邊還有個阿嬤好奇過來,問我是不是在拜天公?拜天公不是這樣拜的啦!你要朝另一邊,然後要這樣那樣做才對……。

我只是笑笑,沒多理會。此時天空突然飄下毛毛細雨,山上的霧氣似乎逐漸往山腳下擴散、襲來,在接近初冬時節,顯得有些沉鬱,更像「阿強」在向我這個老師致意。不知道「阿強」的靈魂目前待在何方?如今,幾年都過去了,我回顧這件往事,只希望「他」已經抵達該去的地方報到,別在陽世間繼續被孤魂野鬼作弄,一切都能趨於平靜,也好讓我安心、不再掛念。

附錄︰鬼月Q&A
很多朋友對於鬼月,似乎留存著一些奇奇怪怪的禁忌觀念,在我看來,部分網路上傳言可能有商榷的餘地;以下就個人經驗,提供給各位朋友參考。

先聲明:這是指我「個人經驗」,並非其他人皆如此。請不要告訴我「誰誰誰」或「哪個大師」講的跟我所言有所出入;每個通靈者或通靈師,感應能力各有不同,所見所聞自然會有差距,我僅能就自己感受作忠實說明。

問:只有鬼月,鬼才會出來嗎?
答:如果只有鬼月,「阿飄」才能夠出來,豈不「悶壞了」?所以一年三百六十五天,天天都有「阿飄」到處遊走,並沒有所謂「季節限定」或「限量版」,不用懷疑。至於農曆七月「開鬼門」與中元普渡等相關儀式,我個人表達尊重與萬分支持之意,畢竟那是對陰間亡魂的一種尊敬與禮遇;我認為真正意義,是要告訴陽世間的人們,絕對莫忘「阿飄」,應予隆重款待,保佑諸事太平。
雖然「阿飄」沒有「季節限定」或「限量版」,卻真的看過「復刻版」—穿著清朝官服的「老阿飄」;不過你也不用想太多,「他」沒有像港片《暫時停止呼吸》中的殭屍那般用跳的。

問:聽說拜拜時燒紙錢,鬼魂因怕熱而不敢靠近?
答:燒紙錢所產生的香灰,反而應該更能吸引「阿飄」上前吧!畢竟「他們」最喜愛這樣的「能量」,講白一點就是「喜歡吃啦!」(這是我的理解)。
有時候看人家社區大樓中庭,那個住宅管委會習慣請各樓住戶集體辦中元普渡,紙錢堆得比山高,燒起來熊熊烈火煞是驚人!但看不到的另一個世界,更多鬼魂特愛這種「感覺」,「集客力」相當有效。燒紙錢時,最好別靠爐太近,一方面是避免灼傷危險,二方面則是避免妨礙人家「飄哥飄姐」的「享受時間」。
民間信仰裡,燒紙錢乃傳統習俗的重要一環,就算環保意識高漲、PM2.5問題嚴重,這種儀式根本不可能廢除。因此何時燒,這個時間拿捏掌握上,就顯得格外重要了。
一般我會建議在早上七到十一時燒紙錢,到了午時(上午十一時)起,因為陰界物質活動開始頻繁,就請逐漸減少;在傍晚大約下午四、五點鐘過後,能夠不燒就盡可能別燒,特別是晚上,真的不建議這樣做,以免現場變得「熱鬧」。
往年中元時,曾見某些民眾(非廟宇)竟選在晚間祭拜「好兄弟」!不知是「不懂」或者「故意」,這種做法讓我瞠目結舌,因為我看過大規模的燃燒紙錢場面,「躬逢其盛」者簡直「人」山「人」海!好嚇人哪。或許有些地方習俗如此,也只能尊重。

問:鬼月的一天二十四小時裡,深夜鬼魂出沒才最為頻繁?
答:在我的經驗裡,鬼魂並不分什麼時候出現或休息,各個時段皆有。看過出現最多的時段,大約是凌晨三至五時,以及傍晚七至九時(我也納悶,這是吃晚餐時間耶!不過這是個人經驗),屬於尖峰,其次是整個夜晚其他時段;比較少出現的時段,是上午五點鐘左右、天空逐漸亮起後,直到上午十一點,據說這個時候的「陽氣」鼎盛,「阿飄」較為「沒有元氣」。不過這種說法,或許對,也可能不對。
為什麼?我固然曾經目睹,白天上半天時段出現的「阿飄」,「活動」能力上有些遲緩,可是也看過清晨拍的靈異相片,從感應中發現那些「無形」非常活潑頑強,並沒有所謂「沒電」情形,看來應稱之「因『鬼』而異」。
倒是聽過一些靈學大師說法,白天的上半天對鬼魂來說,行動能力上因某種特殊因素(這個因素眾說紛紜,沒有標準答案)而受到一些「約制」,但到午時之後,陰氣逐漸開始凝聚,活動力又開始增強起來,直至傍晚慢慢達到高峰,進夜晚後再恢復「一般水準」。
然而,也有另一派權威說法是:並不分時段,而是看地點與磁場。像是以陰暗潮濕處所來說,日照難進,自然讓鬼魂有滋生茁壯的「聚陰空間」;有些場所磁場亂、磁場不調和,也會讓「阿飄」有著「群聚效應」。
依個人感受看來,兩者說法皆有可信之處,沒有誰對誰錯之分。

問:為什麼有人會見鬼、撞鬼,有些人卻又不會?是因為八字輕重嗎?
答:八字重的人照樣可能見到「不該見到的事物」,家裡長輩就有六兩八的,夠重了吧?還不是照樣看得到!所以那些「斤兩十足」的朋友,不用自我安慰了,人人都有機會,只是有沒有把握看到而已。
以科學論點來看解釋,這要看個人體質與磁場頻率,能否正好與冥界相通。我最喜歡舉的例子就是「廣播電臺與收音機」,假設鬼魂是「廣播電臺」,你是「收音機」,只要頻率轉對了,自然會接收到「電臺」給你的訊息;至於什麼時候「頻率」怎麼「轉」、怎麼「撥刻度」才能相通?很抱歉,連大師級人物恐怕都很難回應,畢竟這是因人而異,同時也要看你的「機緣」。當然,最好還是別遇到比較安心。
儘管很多人都很怕這種「機緣」,不過並非所有「阿飄」都愛嚇人或害人,這一點要替「他們」作個澄清。說不定你遇到阿飄之後去買彩券,每買必中大獎。

問:鬼月進飯店住宿,一定要先敲門稟告才能相安無事嗎?
答:就算你先敲門稟告,也不能全然保證「阿飄」不會在裡頭「搞鬼」,最重要的是,裡頭有沒有「阿飄」、有沒有「惡靈」!假設「有」,你「稟告」有用嗎?可能只有針對比較明理的「阿飄」有用而已。
你若進入房間後,感覺不適時(這種機率很低很低,別自己嚇自己),趕緊跟櫃臺要求換房間就好,別無它法;有時候只是裡頭的「飄集團」不歡迎有人進來干擾,想攆你出去而已,快點遠離地盤,倒不至於要你「雞飛狗跳」。
同理可解,不必太過相信有人警告鬼月住飯店「別把衣服吊在衣櫃裡」這種說法,只要有「阿飄」在房裡,衣服吊哪裡都一樣啦!但也別過度畏縮,抱持平常心即可,有些「阿飄」才不管你衣服吊哪裡,真的因「鬼」而異。
總之,相互敬重比較實際。不過,你如果是那種「不信邪」性格,凡事太過「鐵齒」也不對;若硬要「用科學文明逼迫人家卑躬屈膝」,那麼對方也可能會讓你見識什麼叫「恐怖的驕傲」!

問:鬼月只有晚間不宜曬衣服?
答:沒有所謂「只有」晚間曬衣服必招來「阿飄」的事,就連吹口哨也是如此,最重要還是在於你曬衣服所處環境,是否會有這種磁場紊亂、易產生鬼魂「駐守」或「遊蕩」的情況。如果磁場混雜、遊靈特多,就算日正當中、陽氣正盛時曬衣服,你依然有風險。就普世說法加以分析,應該是說鬼月夜晚曬衣服,遇到「那種情況」的機率會比較高些,可是並不代表其他時段就一定OK,畢竟這年頭無形的朋友真的太多,躲也沒得躲。
我倒建議各位請按平常作息即可,生活上不要太過拘泥,或被所謂的「鬼月禁忌」牽制,搞得神經兮兮;畢竟你越害怕,「阿飄」絕對會更愛你!只有拿出你的強勢態度來抵禦,抱持「我不犯鬼、鬼不犯我」的自信才對。想想看,把自己生活搞得步步驚魂,天天疑神疑鬼,根本毫無意義。

問:整個鬼月不宜嫁娶?
答:請翻開農民曆,就算農曆七月,照樣還是有不錯的嫁娶吉日。如果大家都要這麼迷信,那麼為何眾多不是鬼月、且於吉日結為連理的夫妻,最後都成了怨偶而離異?況且鬼月結婚,喜宴可以打折,不會跟人家擠,未必就是觸楣頭喔。
有人指鬼月結婚,「阿飄」會從中阻撓,實為無稽之談。至少到目前為止,我還沒有聽過哪位「阿飄」,純粹故意搗亂人家的姻緣或婚宴,除非是男女其中一方先前曾得罪「阿飄」,或係為實屬例外的「前世因果事故」;而且不論在哪個月份、哪天結婚,都可能存在意外的風險,所以,並非純粹鬼月就必惹禍。講得更直白一點:應該沒這回事。

問:鬼月時女性若遇生理期,「阿飄」不敢靠近?
答:很多人以為女性生理期間,鬼魂會因為「覺得髒」的緣故,不敢靠近該女性,其實我是持相反看法。
女性生理期間,某些鬼魂照樣會接近,不是因為「嗜血」,主要原因出在女性體質虛弱;當體質虛弱時,磁場氣場當然跟著不強,對於某些鬼魂而言,這是最好的接近機會。
如果「阿飄」怕血,那西方何來「吸血鬼」一說?因此,女性生理期間,更應避免前往較易聚陰的場所,比方說殯葬場合、墳場、太平間、荒野山林、溪流河海之地。同理,生病感冒、睡眠不足、正在養病者,更不應該趴趴走,好好養病或休息,讓身體盡快恢復,方為良策。
我就說嘛,靈學有時是可以與科學相互輔助及對照說明的。以上說的這些,和科學諸多之處是不謀而合的,不是嗎?
以上只是整理眾多朋友所提出的問題,挑選部分作解答,謹供參考,信不信在你。




親愛的讀者:

您好,感謝您為本書填寫回函卡及書評,但我們必須提醒您幾件事:
  1. 當您為本書寫下書評及送出後,即表示您同意大塊文化可依書評內容,自行決定這篇書評是否被刊登或刪除;同時也表示您授權大塊文化可將書評之全部或部分內容,轉載刊登於大塊文化網站、網路與書或附屬子公司的網站、電子報以及刊物上。
  2. 您所寫的書評所有權屬於您所有,但大塊文化轉載刊登於大塊文化網站、網路與書或附屬子公司的網站、電子報以及刊物時,不另通知並不另支付稿費。
  3. 您的書評不得以抄襲或其他任何侵害著作權之方式為之。若涉及侵害他人之著作權,您必須負相關賠償之責,與大塊文化無涉。若檢警及司法單位因偵查之需要,您將在此授權大塊文化得將個人資料,提供與相關司法機關。
  4. 您所發表的讀者書評必須是針對該本書的內容做評論。
  5. 您的書評中禁止從事廣告及銷售行為。
  6. 請勿出現謾罵、惡意中傷、猥褻的字眼或與該書內容不相關的言論。
  7. 請勿傳述未經證實,針對公司、團體或個人的謠言。
  8. 由於發表書評兼具回函卡功能,故您需要填寫的欄位較多,大塊保證您的資料僅供大塊內部使用,大塊負保護會員資料的責任。



標註*為必填資料
*姓名:
*EMail:
性別:
*年齡:
*職業:


請問您從何處得知本書:



(可複選)
關於書名你覺得:
12345
不符合內容 非常合適
關於封面你覺得:
12345
不太喜歡 非常喜歡
關於內容你覺得:
12345
不太喜歡 非常喜歡
會不會想把本書推薦給朋友:
對我們的建議:
對這本書的評語:
*以上欄位僅【姓名】、【關於內容你覺得】、【對本書的評語】此三欄內容會在網頁上出現,其他內容僅會為後續讀者服務存入大塊資料庫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