依出版日期搜尋的格式為:yyyy-MM (如:2012-09)
(只須填至月份)


總類
哲學類
宗教類
科學類
應用科學類
社會科學類
史地
世界史地;傳記
文學;新聞學
藝術類
優惠套書與週邊
外版書
鄰家女孩 | The Girl Next Door

[4111TSM010]
作者:傑克.凱堔
Author:Jack Ketchum
譯者:柯清心
25開 344頁 平裝
ISBN:978-986-845-699-0
CIP:874
978-986-845-699-0
初版日期:2009年12月01日
此商品可7-11取貨付款
定價: NT$ 280| 會員價: NT$238

關於出貨時間以及運費請看這邊

有些事,是你至死也不想講,是你巴不得死掉,也不想看的。
我卻親眼目睹了。
故事發生在五○年代,場景設在綠樹成蔭的街區,這裡有修剪整齊的草坪、清澈的溪流與舒適的住家。我們的主人翁是個略微害羞男孩大衛,在他十二歲那年的夏天,遇見了初次讓他感到心動的女孩瑪姬。因父母車禍雙亡,瑪姬與跛足的妹妹蘇珊前來投靠遠親阿姨,住進了錢德勒家,成了大衛的鄰居。想到與瑪姬種種可能的未來,興奮不已的大衛萬萬沒想到,他只來得及參與她如噩夢般的悲劇。
在一條死巷裡,錢德勒家陰暗潮溼的地下室中,瑪姬被綁住手腕,吊在天花板的橫梁上,嘴巴被塞住,眼睛也被蒙上,她深受精神有問題的遠房阿姨蘿絲的蹂躪,蘿絲的瘋狂影響了她的三個兒子,最後更擴及整個鄰區。一群冷漠的孩子,和一個鼓吹惡行的成人,再加上莫管他人瓦上霜的心態,不忍悴睹的可怕罪行,便發生在這看似寧靜的住宅郊區。
透過糾葛其中的大衛的眼睛與耳朵,讀者也參與了蘿絲和兒子們的罪行,它道出我們心底的慾望,渴望窺探恐怖暴行的本能;我們無力轉開眼神,只能成為共犯,直到翻完最後一頁……

傑克.凱堔 Jack Ketchum
本名為達拉斯.邁爾(Dallas Mayr),曾做過演員、歌手、文學經紀人、木材推銷員,也是位汽水迷;家裡賣花,是戰後嬰兒潮的一員,自認在1956年時,貓王、恐龍和恐怖漫畫救了他。在進入恐怖小說領域之前,凱堔曾寫了一些詩、劇本、兒童故事、短篇小說,也曾在搖滾音樂雜誌及男性雜誌上發表文章。
凱堔的首部長篇小說《淡季》(Off Season,1980年出版),雖引發《村聲週報》(Village Voice)公然撻伐,痛責出版商出版暴力色情小說,卻被許多類型讀者所喜愛,被描述成「終極恐怖小說」,至今仍影響許多文壇新人的寫作風格。《淡季》描寫一群遊客遇到食人族的故事,原先出版的版本曾被出版社刪掉許多辛辣的情節,之後完整版重新推出,讀者紛紛收集,奉為經典。
續篇《後裔》(Offspring,1991年出版)於2009年被搬上大銀幕,在美國的上映時間卻遲遲未定,最後決定直接發行DVD。今年(2009)五月,傑克.凱堔的《鄰家女孩》更在知名八卦網站POPCRUNCH票選中,榮膺史上十大最令人不安小說之首,可見凱堔式的恐怖即使在二十一世紀仍被視為極端的禁忌。
傑克.凱堔的作品一直以來皆為史蒂芬,金所推崇,稱他為恐怖懸疑作家的英雄,類型讀者的標竿。凱堔曾說過,他只寫自己想寫的東西,錢賺到夠用就好,他不會為了想多賺幾個鳥錢去寫;寫作對他而言,就像一種更高階的遊戲,而且除了自慰以外,寫作是一人獨享的最大樂趣。
凱堔寫長篇、也寫短篇小說,作品多次獲得史鐸克獎(Bram Stoker Award),如短篇小說:《盒子》(The Box)、《逝去》(Gone);合集《和平國度》(Peaceable Kingdom);長篇小說《打烊時間》(Closing Time)。被改拍成電影的有:《迷失》(The Lost)、《鄰家女孩》(The Girl Next Door)、《紅》(Red)、《後裔》(Offspring)。作者網站:http://www.jackketchum.net/

[譯者簡介]

柯清心
台中人,美國堪薩斯大學戲劇研究所碩士,現任專翻譯。著有童書《小蠟燭找光》;譯有《不怕小孩問》、《8的秘密》等數十部作品。



[史蒂芬‧金專文推薦]
推薦全美最恐怖的傢伙──傑克.凱堔

其實傑克.凱堔(Jack Ketchum)這個人並不存在;那是一個叫達拉斯.邁爾(Dallas Mayr)的傢伙的筆名,假若這是機密,我當然不會隨便說出來,可惜不是;達拉斯.邁爾的名字出現在所有凱堔的小說版權頁上(有七八部在美國出版),他若為你簽名,常會簽上「達拉斯」三個字。(不過這部小說版本的讀者,看到的也許是「傑克.凱堔」!)反正我也不覺得傑克.凱堔像真實的名字;反倒更像假名。畢竟英國好幾個世代的劊子手,都沿用傑克.凱琪(Jack Ketch)這個名字,而且這位美國同名作家的小說裡,也都沒有倖存者;他總是讓活板門一開,拉緊套索,連無辜者一起賜死。
有句老話說,人生唯二可以確定的事,就是死亡與稅。不過我還可以加上第三項:迪士尼電影永遠不可能改拍傑克.凱堔的小說。凱堔小說裡的小矮人都是食人族,大野狼從來不會喊累,公主最後會被綁在破爛小屋中的柱子上,讓瘋女人拿熨斗燙掉她的陰蒂。

我以前為凱堔寫過簡介,說他已成為類型讀者的標竿,也是我們這些寫恐怖懸疑故事者的英雄。這在當時和現在,都是事實。凱堔是最接近英國作家克里夫.巴克(Clive Barker)的美國作家……指的是其作品的感受,而非故事本身,因為凱堔很少處理神怪的議題。不過那並不是重點,重要的是,讀過他作品的作家,無一不受其影響,讀過他作品的讀者,無一能輕易忘掉他,凱堔已成為一種典範了。自從他首部小說《淡季》(Off Season)──有點像文學版的《活死人之夜》(Night of the Living Dead)──問世後便如此,《鄰家女孩》更是如此,或許是凱堔最具權威性的作品。
就我認為,跟他最像的作者是吉米.湯普森(Jim Thompson),四○年代末及五○年代的神祕暴力犯罪小說家。凱堔和湯普森一樣,作品均以平裝書出版(至少在美國如此;凱堔在英國曾出版過一兩次精裝本),從未擠進暢銷書單,除了《墓園之舞》(Cemetery Dance)和《Fangoria》等類型出版品外,從未有人訪問過他(他們幾乎無法瞭解他),一般的讀者大眾幾乎完全不認識他。然而凱堔跟湯普森一樣,是個極端有趣的作家,凶殘且時而才華洋溢,卓絕的才情中帶著晦暗絕望的觀點。他的作品呈現,是其他更知名的文學作家無力處理的──我想到威廉‧甘迺迪(William Kennedy)、達克多羅(E.L. Doctorow)及諾曼˙梅勒(Norman Mailer)等幾位風格迥異的小說家。事實上,我認為當今美國小說家中,只有一位比傑克.凱堔更優秀而重要,那就是戈馬克.麥卡錫(Cormac McCarthy)。這對一位知名度不高的平裝書作家而言,是極大的讚譽,卻並不誇張。不管你喜不喜歡(許多讀過小說的人大概會不喜歡),傑克.凱堔的優秀不容置疑。你大概記得,戈馬克.麥卡錫在出版《愛在奔馳》(All the Pretty Horses)這部與他之前作品迥然不同的牛仔浪漫小說之前,亦沒沒無聞,長年窮困潦倒。
凱堔不像麥卡錫,他對密集而抒情式的語句沒興趣。他跟吉米.湯普森一樣,使用平淡無奇的美式語句,以流暢而半帶幽默的方式,讓作品變得更明快──我想到《鄰家女孩》中,那個瘋狂的小鬼艾迪,沿街走來,「打著赤膊,牙齒間咬著一大條黑色的活蛇」。但凱堔的作品特色不在幽默,而在其驚悚──就像他之前的吉米.湯普森一樣〔以《致命賭徒》(The Grifters)或《體內殺手》(The Killer Inside Me)兩本書為例,凱堔幾乎也寫得出來〕,他覺得生活裡的慘事充滿刺激,在這個世界上,一名女孩無情地遭受整個鄰區,而不只是一個瘋女人的凌虐;在這個世界上,連英雄都顯得太遲疑,太懦弱,太猶豫不決。

《鄰家女孩》篇幅很短──僅有兩百三十二頁(編按:這裡指原文初版)──但不失為一部格局宏大的野心之作。其實我並不訝異;因為美國越戰後幾年,除了詩,數量最多的藝術表達形式就屬懸疑小說了(那幾年我們的藝術成就實在乏善可陳;咱們戰後嬰兒潮世代的人,在藝術、政治和性生活的表現都滿遜的)。也許批評挑剔的人少一點,比較容易會有好的創作吧,自法蘭克‧諾里斯(Frank Norris)的《麥克悌格》(McTeague)後,情形便是如此,那也是一部凱堔寫得出來的作品(不過凱堔的版本,大概會刪掉許多煩人的對話,而大幅縮短……大概剩下兩百三十二頁左右吧)。
《鄰家女孩》(這個詞本身便呈現出迷濛、溫和浪漫、漫步於微光中、在學校體育館跳舞的畫面)以典型的五○年代場景做開場,由一名年輕男孩口述──很多故事都這樣,如《麥田捕手》、《一個人的和平》(A Separate Peace),和我自己的小說《屍體》(The Body)。故事一開始(繼一整章的序曲之後)便非常地《頑童歷險記》:一名臉龐曬得黧黑的男孩,光著腳,頂著夏日的豔陽,趴在河裡的石頭上,拿錫罐抓小龍蝦。這時瑪姬來了,她漂亮,綁著馬尾,芳齡十四,當然了,瑪姬剛剛搬來。她和她妹妹蘇珊,住在獨力撫養三名兒子的單親媽媽蘿絲家裡,其中一名男孩是大衛小時候最要好的朋友(想當然爾)。他們一群人晚上都會擠在蘿絲.錢德勒家的客廳電視機前,看各種情境喜劇和西部片。凱堔以簡潔精準的方式,喚起五○年代的氛圍──音樂、小國寡民的郊區生活、錢德勒家地下室的防空室所代表的各種恐懼。然後抓住他營造出來的表象,輕而易舉地將之整個翻轉過來。
首先,在大衛的家裡,父親並非無所不知的;這位父親是個無可救藥的花心男子,婚姻岌岌可危。大衛也知道這點,「老爸的外遇機會不斷,而且來者不拒。」他說,「從早到晚都會遇到馬子。」這淡淡的諷刺,威力卻絲毫不減;等你發現痛時,你已又繼續往前走一大段了。
由於一場意外車禍,瑪姬和蘇珊來到錢德勒家了(哪天真該有人研究一下,車禍情節對美國文學的影響)。一開始她們似乎跟蘿絲的孩子相安無事──吠吠、唐尼和小威利──還有蘿絲本人,一位隨和、愛聊天、香煙一根接一根,孩子們若能對父母守口如瓶,就讓他們喝啤酒的女人。
凱堔的對話寫得很精彩,蘿絲的話聽來銳利而帶點焦躁。「你們要記取教訓哪,各位男生。」有一次她說,「要記住這個,很重要的。你們只要隨時對一個女人好,她就會幫你做一堆事情。大衛對瑪姬好,人家就送他一幅畫……女生很好把的……給她們一點好處,就讓你予取予求。」
對於兩位心靈受傷的女孩,你大概會認為,這最適合的治療環境和最好的成人,應該是……可惜咱們面對的作家是傑克.凱堔,凱堔才不玩那一套。他以前不玩,以後大概永遠也不會。
講話戲謔、看來溫和善良的蘿絲,精神其實漸次崩解,慢慢墜入暴力與妄想的深淵裡。她是一個可怕但平凡的壞人,正適合艾森豪的時代。作者從未解釋她出了什麼毛病;蘿絲和一群在她家廝混的小鬼,用一句話做為他們的護身符──千萬別說出來。那句話可算是五○年代的代表,小說裡每個人物都牢記在心,直至最後不可收拾。
最後,凱堔對孩子們的興趣,反而比對蘿絲高──不只是錢德勒家的男孩和大衛,還包括所有在錢德勒地下室進出、凌虐謀害瑪姬的孩子。凱堔在乎的是艾迪、黛妮絲、東尼、肯尼、葛蘭,以及五○年代所有愚昧的不良少年,那些理著平頭,髮上塗蠟,膝蓋因打棒球而滿是疤痕的孩子。有些像大衛這樣的小孩,不只旁觀,還動手。有的參與其中,最後甚至夥同著拿燒燙的針,在瑪姬的肚皮上刺下「I FUCK FUCK ME」的字樣。他們來來去去……看電視……喝可樂,吃花生奶油三明治……沒有一個人露口風,沒有人阻止地下室裡的慘事,那簡直是一場噩夢。幸福的表象下,隱藏著猙獰可怖的情節。小說之所以成功,不是因為凱堔對郊區生活的精準描繪,而是因為我們不得不信,一群冷漠的孩子,和一個鼓吹惡行的成人,再加上莫管他人瓦上霜的心態,這種事是可能發生的。畢竟當年確實有個叫凱蒂‧吉諾維斯(Kitty Genovese)的女人,在紐約的巷弄裡掙扎數小時,最後還是活活被刺死。她不斷尖叫求救,目睹現場的人很多,卻無人出面阻止,甚至沒有人打電話報警。
他們一定是把「千萬別說出來」奉為圭臬了……其實,從「千萬別說出來」,到「咱們去幫忙」,大概只有一線之隔吧?
述者大衛是小說裡的好人,難怪他會為蘿絲地下室裡最後的那場大屠殺,感到自責不已;因為善良是一種責任,也是一種狀態。他知道眼前發生的事是錯的,自然會比那些缺乏道德,燒灼、割刺,並性侵鄰家女孩的孩子更加愧疚。這些事大衛都沒參與,但他也沒把錢德勒家的事告訴爸媽,或去報警,因為他其實還是想要參與的。當大衛終於挺身而出時,讀者才有了滿足感──這是凱堔施捨給我們的一道清冷陽光──卻又同時恨他未能及早行動。
如果讀者對這位可鄙的事者只覺得憎恨,那麼《鄰家女孩》便會像布萊特‧伊斯坦‧伊利斯(Brett Easton Ellis)的《美國殺人魔》(American Psycho)一樣,在道德拿上失了分寸。大衛也許是凱堔筆下,最能引發讀者共鳴的角色了,他跟伊利斯所寫的色情商相差了十萬八千里。大衛的複雜心理,使本書更能引發回響,這是他早期作品中少見的。讀者會同情大衛,瞭解他一開始為何不願去告發蘿絲,因為蘿絲對孩子沒有歧見,不會當他們是礙手礙腳的討厭鬼,我們也能瞭解,大衛何以無法辨識是非。
「有時,這部電影會變得頗像六○年代末期的片子。」大衛說,「大部分像外國片──讓人覺得置身於某種迷人而深具催眠作用的朦朧幻影中,畫面飽含層層疊疊的意涵,最後卻又了無意義。演員則個個頂了張撲克臉,面無表情而被動地飄過一個個噩夢般的場景。」
對我而言,《鄰家女孩》最傑出的,就是到最後,讓我能以自己的觀點去接受大衛──但在某方面又很排斥──就像吉米.湯普森的《體內殺手》中,那位獰笑著痛毆殺人的神經警長勞‧福特一樣。
當然了,大衛比勞‧福特可愛多了。
所以才會這麼令人搖頭。

傑克.凱堔是一位天生的小說家,他對黑暗人性的瞭解,也許只有法蘭克‧諾里斯與麥爾坎‧勞瑞(Malcolm Lowry)能夠匹敵。凱堔善於為讀者創造緊張懸疑,令人欲罷不能的小說〔華納出版的《鄰家女孩》平裝封面,是一名啦啦隊員的骷髏,跟書中內容毫不相干;看起來反而像是安德魯絲(V.C. Andrews)的恐怖浪漫作品,或史坦恩(R.L. Stine)的青少年恐怖小說〕。凱堔是懸疑高手,小說也非常好看,卻遭到封面和呈現方式的嚴重扭曲,就如同吉米.湯普森的小說封面一樣,無法如實展現作品內容。《鄰家女孩》的生動,不是安德魯絲的作品所能比擬,大多數的大眾小說都達不到這樣的境界;這部作品不僅保證恐怖,它是真的令人毛骨悚然,卻又讓人放不下手;真正是欲罷不能。讀者害怕讀下去,卻又忍不住要看。凱堔在主題上的企圖心雖然低調,卻十分宏大;然而他的企圖心並未妨礙小說家的主要工作──以優雅或邪惡的手段去誘騙讀者。凱堔的手段大都是邪惡的……可是天哪,那手段可真誘人啊。
《鄰家女孩》遠遠勝過愚蠢感傷的《香杉市慢步華爾滋》(Slow Waltz in Cedar Bend),或不痛不癢、詭計連連的《造雨人》(The Rainmaker),只看《紐約時報》暢銷排行書籍的讀者,很難認識凱堔。不過我覺得,少了凱堔,我們的文學經驗會變得較為貧乏。他是個貨真價實的標竿,一名優秀的作家,少數在「精英作家圈」外真正具有分量的人。吉米.湯普森的作品,在許多同儕精英作家的作品絕版、被遺忘後,依然不斷再版與被閱。同樣的情形,必然會發生在傑克.凱堔身上……只是我希望他能像湯普森一樣,在死前便享受成果。像《鄰家女孩》這種勢必會引起注意與評論的作品,可將他往成功推進一步。

一九九五年六月二十四日
於緬因州,邦格

[作者後記]

「誰愛你,寶貝?」神探柯傑克說。(註:Kojak,美國偵探影集主角。)
我不知道誰愛我,卻知道自己害怕什麼人和什麼事。
廣義地說,就是指無可預期的事。我不是指怪力亂神,而是指老人癡呆症、愛滋之類的事。有一天我走在百老匯大道,沒想到一座橡木製的化妝台竟掉在距離我兩步遠的人行道上。「那種事」令我害怕,驚嚇,且令我憤怒。
我對那些令我害怕的人也有同感,他們令我髮指。我拒絕跟連續殺人狂分享地球,這些人看起來跟我很像,講話跟我也像,而且頗具魅力,只是他們有個奇怪的地方,天啊,他們喜歡把別人的乳頭咬下來。
這不只是與受害者感同身受而已,我的意思是,我也有乳頭啊。
反社會者也令我害怕憤怒,不僅是一般的反社會者,還有那些在佛羅里達,詐騙老太太土地的金光黨。所有這些沒良心的人都令我生氣。我認識一名女士,她老公在股市慘賠,為了還債,冒用她的名義超貸二十五萬美元,更甭提國稅局的各種表格了,如今房貸利息加上要補繳的稅款,終於東窗事發了。而她──有一個孩子要養,竟然還可悲地像八歲小孩依戀父親一樣地愛著她的老公──自從一九八九年三月後,就再也沒見過或聽到他的消息了。別人也一樣,他溜掉了,沒人能拿他如何,卻讓整個世界像蒼蠅般地纏著他老婆和兒子。
我一直很想寫個關於這種爛人的故事,寫他們的非我族類,以及當我們這些人類相信他們跟我們同屬一族的後果。
我在傑‧羅伯‧納許(Jay Robert Nash)的《惡魔與壞蛋》(註:Bloodletters and Badmen,內容為美國真實的犯罪殺人事件)中看到一個這種角色。
她的罪行非常罕見,令人深惡痛絕。(註:這裡是指六○年代、震驚全美國的監禁、虐待事件的凶手,一名叫格特魯德‧巴尼澤夫斯基[Gertrude Baniszewski]的婦女。)
她在為期數個月的過程中,在青少年兒女的協助下──最後連鄰居小孩也來參與──將一名寄宿的十六歲女孩,當著她妹妹的面凌虐至死,理由是要「教她如何在世上當一名女人」。
她的小孩令我想到了《蒼蠅王》(Lord of the Flies)的某個部分,且不管小孩子──因為是這個女人,這個大人容許他們,指揮他們,並一步步引導他們參與這場病態教學遊戲的。她本質上鄙視女性,除了自己的苦,完全漠視他人的苦,並將她的想法灌輸給一群青少年,傳遞給那女孩的朋友。
書裡有一張她的照片,她在一九六五年犯罪,時年三十六,但書裡的容顏彷若六十歲,皮膚鬆弛而污斑點點──皺紋橫生──薄而憤恨的嘴,漸退的髮線。她頭髮邋遢,髮型整整落伍了十年。
深陷的大黑眼既凶惡又空茫,令人生畏,我立刻對她憤怒起來。
也一直忘不了她。
幾年後家母去世了,她在愛的氛圍中,去世於我自幼所知、也是自小成長的新澤西家中。那個房子從各方面而言,都還是我的本家。我慢慢處理這兩項損失,隔一段時間便離開我的公寓,在那兒待一長段時間,處理她的財物,重新跟鄰居相熟,回憶過去。
那時我在改寫《她醒來》(She Wakes),這是我到目前為止,唯一的一部志怪小說。我已經把小說擱下一陣子了,能回頭改寫也滿好的,因為我那陣子實在無心寫新的東西──或寫實的東西。一位在陽光斑斕的希臘島嶼上轉世的女神,剛好適合我。
可是漸漸的,那女人開始慢慢再度浮現了。
也許是她那一九五○年代的髮型吧,我也不曉得。
小時候,我們家那條街是條死巷,家家戶戶都生了一堆戰後寶寶,我可以想像她在那裡幹那件事。你若經歷過五○年代,就會明白那個年代的黑暗面。各種壓抑的情緒,已積聚到隨時會爆發開來了。那種孤立與人們的特質,極適合讓我將真人實事轉化成小說。
因此我想,把時代拉回到一九五八年,我十二歲的時候,場景不在實案發生的中西部,而改到新澤西。
在新澤西待了整個夏天,回憶不斷湧現。林子的氣味,地下室陰溼的牆壁,一些多年來我忙到無暇多想的事,此時在夜裡令我難以成眠,太多浮現的細節了,擋都擋不住,而我也不想去擋。我甚至不時想到當時喜歡的東西,小溪、果園、家家夜不閉戶,還有貓王艾維斯。
但我也不是在寫《快樂時光》(註:Happy Days,美國五、六○年代電視情境喜劇)。自從我的第一本書《淡季》(Off Season)之後,我從沒寫過主題這麼嚴酷的書,而《淡季》寫的還是緬因州海邊的食人者。不管我寫得多麼劇力萬鈞,還是不會有人正眼瞧它,但這是跟虐待兒童有關的書。虐待手法極端到令我決定淡化一些細節,有些則全部略過。
卻依然極端。
但我不能因此就不寫了。問題在於,如何維持故事的極端性,同時呈現出受虐兒每天的真實生活。
提出技術問題是一種手法。我利用第一人稱,藉一名鄰家男孩來講述。他很困惑,卻不夠敏感,在欺凌的刺激與悲憫間猶豫不決。他看到很多,但不是全部,這種手法讓我能輕描淡寫一些事,而不必重點著墨。
而且述事者是在三十年後才說的,這時他已經是大人了,可以做刪修。因此當事態演變到最不堪時,我就讓他說,對不起,我不打算告訴你們,要的話,自己去想像吧,至於我,我不幫你們。
懸疑小說採第一人稱述,讀者的同情心會自動轉移到受虐的對象身上。我在《捉迷藏》(Hide and Seek)也使用相同的手法來達成效果。讀者知道描述者會活下來,所以就比較不會擔心他的人身安全(不過讀者可以擔心他的道德尺度,那也是這邊希望達到的效果)。若是處理得好,讀者會擔心他在乎的人的安全,在本書中,即是鄰家女孩和她的妹妹。
這有點複雜,因為若他關心的人不夠吸引人、讓人同情,或讀者本身並不像述者那麼喜歡律師或狗,讀者最後只會冷眼看著壞人行惡或施暴,或乾脆把書合上了。
我想我是太杞人憂天了(這點他很有信心)。如果本書有道德的灰色地帶和壓力,那是應該的,因為那正是男主角必須解決的問題,決定自己的觀點。我不會太擔憂,因為我很喜歡這兩位女孩,這點是無庸置疑的。她們不僅是受害者,在某些方面而言──尤其她們又是姊妹──我覺得她們非常勇敢。
也因此相較之下,其他那些人便令我害怕。
令我恐懼。尤其每次打開報紙,或看晚間新聞,或跟被醉酒的丈夫毆打的婦女談話時,都令我憤怒不已。

[摘文]

第二十八章

「我們跟她講突擊的事了。」唐尼說。
「跟誰說?」
「蘿絲,我媽媽,要不還會有誰,笨死了。」
我進門時,唐尼一個人在廚房做花生奶油三明治,我猜那是當天的晚餐。
流理台上有花生奶油、葡萄果醬的油跡和麵包屑。我好玩地數了數抽屜裡的餐具,還是只有五組。
「你們跟她說啦?」
他點點頭,「是吠吠說的。」
唐尼吃了一口三明治,然後坐到客廳桌邊,我在他對面坐下,木桌上有一條以前從沒見過的半吋煙痕。
「天啊,她怎麼說?」
「什麼都沒說。好奇怪哦,好像她本來就知道,你懂吧?」
「本來就知道?知道什麼?」
「知道所有的事啊,好像沒什麼關係,好像她老早就知道我們在幹那件事了,好像每個小孩都會那樣。」
「你是在開玩笑吧。」
「沒有,我發誓。」
「狗屁啦。」
「我告訴你,她只想知道有誰跟我們玩,所以我就告訴她了。」
「你告訴她了?你把我、艾迪、每個人都招出來了嗎?」
「我說過她不在乎了嘛。喂,你別那麼緊張好不好,大衛?她又沒覺得怎樣。」
「黛妮絲呢?你也跟她講黛妮絲了嗎?」
「是啊,全講了。」
「你有說她沒穿衣服嗎?」
我真是不敢相信,我向來以為威利比較笨。我看著唐尼啃三明治,他對我笑了笑,搖搖頭。
「告訴你,安啦。」他說。
「唐尼。」
「真的啦。」
「唐尼。」
「幹嘛,大衛。」
「你瘋了嗎?」
「沒有啊,大衛。」
「你有沒有想過,萬一怎麼樣的話,我會……」
「你不會怎樣啦,拜託別這麼大驚小怪行嗎?拜託,她是我老媽,你沒忘記吧?」
「所以我就應該很放心,讓你老媽知道我們把一個裸體的小女生綁到樹上了嗎?」
他嘆口氣,「大衛,我要是早知道你這麼白癡,就不跟你說了。」
「白癡?」
「是啊。」這下換唐尼生氣了,他把最後一口黏糊糊的三明治塞進嘴裡,然後站起來。
「你是豬啊,要不然你以為防空室裡是怎麼回事?現在是怎麼回事?」
我呆呆地看著他,我怎麼會知道防空室裡怎麼回事?誰在乎呀?
接著我懂了。瑪姬在裡面。
「不會吧。」我說。
「就會。」唐尼到冰箱裡拿可樂。
「狗屎。」
他大笑說:「你能不能別再說狗屎?你若不信,自己去瞧瞧,媽的咧,我只是上來吃三明治的。」
我衝下樓,還聽見他在後頭高聲大笑。
外面天色漸黑,因此地下室的燈是亮的,裸露的燈泡懸在階梯下的洗衣機、烘衣機,以及角落抽水機的上方。
威利站在蘿絲後面,防空室的門口。
兩人手裡都拿了手電筒。
蘿絲扭開她的手電筒,像哨站的條子一樣,朝我晃了一下。
「大衛來啦。」她說。
威利瞄我一眼,意思是誰理他呀。
我張開嘴,覺得好乾,我舔舔嘴唇,對蘿絲點點頭,然後從門口望進角落。
一開始我還沒意會過來──大概是因為太突兀,加上是瑪姬,而蘿絲又在那兒的緣故吧。我覺得像在做夢一樣──或像萬聖節玩的某種遊戲,所有人都化了妝,即使知道對方是誰,還是不太認得出來。接著唐尼走下樓,用手拍拍我的肩膀,遞給我一罐可樂。
「懂了吧?」他說,「我就跟你說嘛。」
我真的懂了。
他們把釘子釘進老威利架在天花板上的橫梁裡──兩根間隔三呎的釘子。
他們割了一條兩倍長的曬衣繩,綁住瑪姬的手腕,然後把繩子纏到兩根釘子之間,再把繩子綁到沈重的工作台桌腳。這樣一來,只要解開桌腳上的繩子,繞著釘子調整鬆緊度,再綁好繩子就成了。
瑪姬站在一疊書上──三本厚厚的紅色世界百科全書。
她的嘴被塞住了,眼睛也蒙上了。
瑪姬光著腳,穿著髒兮兮的短褲和短袖上衣,她拉長身子,露出衣褲之間的肚臍。
瑪姬的肚臍是凹進去的。
吠吠在她面前來回走動,拿著手電筒上上下下地照著她的身體。
瑪姬眼罩下的左臉頰上,有一道瘀傷。
蘇珊坐在一箱蔬菜罐頭上看著,頭髮上綁著藍色絲帶做的蝴蝶結。
我看到角落有一堆毛毯和充氣床墊,才知道瑪姬睡在那兒,我不知道這情形有多久了。
「大家都到了。」蘿絲說。
淡琥珀色的昏光自地下室其他地方射進來,但防空室裡則以吠吠的手電筒為主光,隨著他的走動,陰影搖晃不定,更添鬼魅氣氛。高處唯一的鐵窗,似乎也微微來回移動。兩根支撐天花板的四吋見方木柱,以怪異的角度斜過房間。堆在瑪姬床舖對面角落的斧頭、鶴嘴鋤、鐵橇和鏟子,似乎互換位置,忽近忽遠而變幻不定。
摔落的滅火器亦在地上爬行。
其實,佔據整個房間的,是瑪姬的影子──她頭往後仰,雙臂張開,搖來晃去的,簡直就是恐怖漫畫的重現。那是《黑貓》裡的吸血鬼,《知名怪獸》裡的景象,是以宗教審判為背景的廉價恐怖歷史小說的場景。這些我們都有收集。
你不難想像會有火炬、怪異的刑具、隊伍,以及裝滿燒炭的火盆。
我簌簌發顫,不是因為冷,而是因為各種可能。
「突擊的規矩是,她得招供。」吠吠說。
「好吧,招什麼?」蘿絲問。
「招出一切,供出祕密。」
蘿絲點點頭笑道:「聽起來不錯,只是嘴裡塞了東西要怎麼招?」
「媽,她不用立刻招啦,」威利表示,「反正等他們準備好後,妳就知道了。」
「你確定嗎?妳要招了嗎,瑪姬?」蘿絲問。
「妳準備好了嗎?」
「她還沒準備好啦。」吠吠堅持說,但他是多此一舉,因為瑪姬根本沒發出半點聲音。
「那現在怎麼辦?」蘿絲問。
靠在門框上的威利慢慢晃進屋內。
「咱們先抽開一本書。」他說。
威利彎下身,抽掉中間那本書,往後站開。
繩子拉得更緊了。
威利和吠吠雙雙扭開手電筒,蘿絲的還放在一邊沒開。
我看到瑪姬的手腕被緊繃的繩索勒出紅痕,背部微微拱起,短袖襯衫拉高起來。她勉強貼站在剩下的兩本書上,但已經看得出小腿和大腿都拉緊了。她用腳尖站了一會兒,讓自己的手腕稍稍鬆緩,接著身子又軟掉了。
威利關掉手電筒,那樣感覺比較恐怖。
瑪姬只是留在原地輕輕晃著。
「快招,」吠吠說完哈哈大笑,「不,先別招。」他說。
「再抽掉一本書。」唐尼表示。
我瞄著蘇珊,發現她也在盯著。女孩兩手放在大腿的衣服上,表情非常凝重,她目不轉睛地看著瑪姬,但完全看不出心裡在想什麼,或有何感覺。
威利彎腰抽出一本書。
現在瑪姬已經踮起腳了。
但還是沒出聲。
她的腿部肌肉拉得很緊。
「咱們看她能撐多久,」唐尼說,「一會兒之後就會開始痛了。」
「不行,」吠吠說,「那樣還是太便宜她了,咱們抽掉最後一本書,讓她踮著腳尖站。」
「我想先看一陣子,看會發生什麼事。」
其實一點動靜都沒有,瑪姬似乎決定堅持到最後,而且她非常能忍。
「你難道不想給她一個坦白的機會嗎?難道不是這樣玩的嗎?」蘿絲問。
「不行,」吠吠說,「還太早。唉呀,這樣不成,再抽掉另一本書,威利。」
威利照著做。
接著嘴巴被塞住的瑪姬發出聲音了,但只有一聲,像小小的吐氣聲,好像呼吸突然變得困難起來了。她的上衣拉高到胸部下方,我看到她肋骨上的肚皮起伏不定,她的頭向後仰了一會兒,然後又往前倒。
她開始不穩,搖晃了起來。
瑪姬臉色醬紅,肌肉繃得死緊。
我們默默看著。
她好漂亮啊。
隨著拉力增加,伴隨呼吸發出的聲音也越來越頻繁了。瑪姬忍耐不住,雙腿開始發顫,先是小腿,接著是大腿。
「我們應該把她衣服脫掉。」唐尼說。
這句話懸盪片刻,就像僵在空中、拼命維持平衡的瑪姬一樣。
我突然覺得頭昏起來。
「沒錯。」吠吠說。
瑪姬也聽到了,她憤怒而害怕地搖著頭,拼命在咽喉裡喊著「不、不、不」。
「閉嘴。」威利說。
她開始試著去跳,扯著繩索,想將繩子從釘子上弄鬆,同時扭來扭去。可是這一切只把自己弄得更痛,連手腕都磨破了。
瑪姬似乎不在意,她死也不肯讓人把她的衣服脫掉。
她不斷奮戰。
不要,不要。
威利走過去拿書砸她的頭。
她跌了回去,嚇到傻了。
我看著蘇珊,她的手還是緊扣在大腿上,但指節已經泛白了。她直直看著姊姊,沒看我們,不斷咬著自己的下唇。
我實在看不下去了。
我清清喉嚨,勉強擠出聲音。
「嗯,呃……各位……聽我說,我覺得好像不能……」
吠吠立即轉身看我。
「我們是經過許可的!」他尖喊道,「真的!咱們剝掉她的衣服!脫啊!」
我們看著蘿絲。
她站在門口,雙手交疊在腹部上。
一副很嚴厲的樣子,好像在生氣,或正在認真思考。蘿絲將嘴唇抿成一條細細的直線。
眼睛釘在瑪姬身體上。
最後她終於聳聳肩。
「突擊就是這樣玩的,不是嗎?」她說。
防空室比屋子的其他地方涼,甚至比地下室涼,但此時涼意盡去,一股朦朧的滯重感逐漸升起,熱氣冉冉自每個人身上散出,飄在空中,環繞著我們,分隔著我們,卻又將所有人籠罩在一起。你可以從威利緊抓著百科全書,微微傾立的樣子;從吠吠挨上前,以手電筒的光,在瑪姬的臉上、大腿及腹部遊走撫觸的樣子看得出來。我感覺到旁邊唐尼和蘿絲身上散出的熱氣,像某種甜蜜的毒藥般流竄到我身上,那是種心照不宣的默契。
我們就要動手了,我們就要去脫她的衣服了。
蘿絲點燃一根煙,把火柴扔到地上。
「去吧。」她說。
煙氣在斗室中裊繞。
「由誰動手?」吠吠問。
「我來。」唐尼說。
他越過我身邊,吠吠和威利拿著手電筒對準她,我看到唐尼伸手從口袋裡拿出他一向帶在身上的小摺刀,他轉頭看著蘿絲。
「衣服弄破沒關係嗎,媽?」他問。
蘿絲看看他。
「我不用割短褲或其他地方。」他說,「可是……」
唐尼說得沒錯,只有用扯裂或割開的方式,才有可能脫掉她的上衣。
「沒關係,」蘿絲說,「反正我不在乎。」
「咱們看看她是什麼貨色。」威利說。
吠吠哈哈大笑。
唐尼仔細地解開上衣釦子,把衣服從她身上撥開,似乎羞於碰觸她。唐尼滿臉紅霞,手指十分笨拙,他在發抖。
瑪姬開始掙扎,後來又覺得最好不要。
釦子鬆開的襯衫亂七八糟地掛在瑪姬身上,我看到她底下穿了件白色的棉胸罩。不知為什麼我吃了一驚,大概是蘿絲從不戴胸罩,所以我也以為瑪姬不會戴吧。
唐尼握著筆刀伸出手,將左邊袖子往上割至頸線,他得割破縫線,不過他的刀子很利,襯衫掉到瑪姬身後了。
瑪姬開始哭了。
唐尼走到另一邊,以同樣手法割開右邊的袖子,然後嘶地一聲,快速扯裂縫線,再退開來。
「短褲呢。」威利說。
你可以聽見瑪姬輕聲哭泣,並試圖從塞住的嘴中說出「不要,求求你們。」
「別亂踢。」唐尼說。
短褲拉鍊脫開了一半,他把拉鍊鬆開,將褲子從她臀上拉下來,並一邊將她薄薄的白色內褲往上調整好,然後把短褲從她腿上褪下。瑪姬的腿部肌肉抽抽顫顫的。
唐尼再次退開看著瑪姬。
我們都是。
我們曾看過穿這麼少的瑪姬,她有一套兩件式的泳衣,那個年頭大家都有,連小孩也是。我們見過她穿。
但這個不一樣,胸罩和內褲是貼身私物,應該只有其他女生能看。屋子裡的女生只有蘿絲和蘇珊,但蘿絲卻容許這樣的事,鼓勵這樣的事。我實在無法細究。
何況前面還有瑪姬,她就在我們眼前,我所有的思緒和憂慮全被感官的刺激給蒙蔽了。
「妳要招了嗎,瑪姬?」蘿絲柔聲問。瑪姬點頭表示「要」,而且是很急切的「要」。
「不,她才不想招咧,不可能。」他頭頂和前額泛著一層薄汗,威利將汗水拭掉。
此時我們全都在流汗,瑪姬流得最多,她的腋下、肚臍凹和整片腹部都閃著汗珠。
「把剩下的也一起脫了。」威利說,「到時也許再讓她招供。」
吠吠咯咯笑著說:「等她當完歌舞女郎後再說吧。」
唐尼踏向前,把瑪姬的胸罩右邊肩帶割斷,然後是左邊,瑪姬的乳房向上微微一彈,罩杯鬆開了。
唐尼本可從後面解開胸罩的釦子,他卻偏偏繞到前面,把刀片伸入兩個罩杯之間的白色細帶子下,然後開始割鋸。
瑪姬哭出聲了。
哭成那樣一定很痛,因為每次她身體一動,就會被繩子扯住。
刀子很利,但還是花了點時間,接著啪的一聲,胸罩掉下來了,瑪姬的酥胸袒露而出。
她的胸部比身體其他部位更白皙,蒼白完美而豐潤,並隨著她的哭泣而顫動,粉棕色的乳頭十分凸長──對我而言──而且頂端幾乎是平的,像是兩座小小的肉丘。我從未見過這樣的東西,立即有觸摸的衝動。
我已進到防空室裡了,蘿絲現在變成在我的背後。
我可以聽見自己的呼吸聲。
唐尼跪到瑪姬前面,手往上伸,乍看之下像是在膜拜。
接著他的手指勾住內褲,將褲子從她臀上緩緩拉到腿上。
接著又是另一項驚奇。
瑪姬的毛髮。
一小撮泛著汗珠,淡金橘色的毛髮。
我看到她大腿上半部的點點雀斑。
看到她兩腿間若隱若現的肉褶子。
我仔細打量她,不知她的酥胸摸起來是何感覺?
她的肉體對我而言是難以想像的,我知道她兩腿之間的毛髮必然很軟,比我的還柔軟,我好想撫觸她啊。她那顫動不已的胴體必然十分溫潤。
她的腹部、大腿、結實雪白的臀部。
慾念在我體內凝聚竄升。
室內瀰漫著性的氛圍。
我感到胯下變硬變重了,我走向前,興奮不已。我走過蘇珊旁,看到目不轉睛的吠吠臉色蒼白,血色盡褪,看到威利的眼睛盯著下邊的那撮毛髮。
瑪姬停止哭泣了。
我回頭望了蘿絲一眼,這時她也走向前,踏進門口了。我看到她的左手撫著自己的右胸,指頭輕輕抓住,然後又鬆開了。
唐尼跪到瑪姬面前抬頭看她。
「招供吧。」他說。
瑪姬的身體開始痙攣。
我可以聞到她的汗香。
她點點頭,她必須點頭。
那是在投降。
「去鬆繩子。」唐尼對威利說。
威利走到桌邊解開繩索,讓瑪姬在水泥地上平站,然後再將繩子綁好。
她的頭向前軟倒。
唐尼站起來抽掉嘴塞,我發現那是蘿絲的黃色方巾。瑪姬張開口,唐尼把之前捲起來塞進去的破布抽出來丟到地上,並把方巾放到他牛仔褲的後袋裡,方巾的一角微微露出,使唐尼看起來像個農夫。
「你能不能……?我的手臂……」她說,「我的肩……好痛。」
「不行,」唐尼說,「就這樣而已,只能鬆開這麼多了。」
「招供吧。」吠吠說。
「告訴我們,妳是怎麼自慰的。」威利說,「妳一定有把手指放進去吧?」
「不。告訴我們梅毒的事。」吠吠大笑說。
「對,淋病。」威利咧嘴笑說。
「快哭。」吠吠說。
「我已經哭過了。」瑪姬說,看得出她不那麼痛後,又稍稍恢復之前的頑強了。
吠吠只是聳聳肩,「那就再哭一遍。」
瑪姬沒答腔。
我注意到她的乳頭已經鬆軟下來了,變成平滑絲亮的粉紅色。
天哪!她好美。
瑪姬似乎讀透了我的心意。
「大衛在這裡嗎?」她問。
威利和唐尼看著我,我無法回答。
「在。」威利說。
「大衛……」瑪姬開口了,卻無法把話說完,但她並不需要,因為從她說話的方式,我就懂了。
她不希望我在場。
我知道原因,這令我非常慚愧,就像瑪姬之前也令我羞愧不已一樣。可是我無法離開,因為其他人都在,何況我並不想走。我想看,我需要看。羞恥心遇到了慾望,只能撤守。
「那蘇珊呢?」
「也在。」唐尼說。
「天啊。」
「管他的,」吠吠說,「誰鳥蘇珊啊?妳不是要招供嗎?」
瑪姬用不耐煩且非常成人的語氣說:「招供是很無聊的事,我沒什麼好坦白的。」
我們全都被堵死了。
「我們可以再把妳吊起來。」威利說。
「我知道。」
「我們可以用皮帶抽妳。」吠吠說。
瑪姬搖頭道:「拜託你們,別再來煩我了,讓我一個人。我沒什麼要招的。」
沒人料到會變成這樣。
一時間,大夥只是愣愣站著,等著誰先開口,講點能說服她,讓她按遊戲規則玩「突擊」的話。或強迫她,甚至讓威利再把她吊回去,反正任何能讓突擊繼續進行下去的方法都行。
可是在那片刻裡,氣氛已然丕變,若想恢復過來,勢必得從頭再來一遍。我想大家都知道,危險緊張的刺激感突然不見了,瑪姬一開始說話後,便消失無蹤了。
關鍵就在那兒。
她一開口,便又成為瑪姬,而不再只是某個美麗裸體的受害者了。瑪姬是一個聰明有腦、勇敢直言的人。
把布塞拿掉真是失算。
眾人鬱卒不已,氣惱又挫敗。我們只能杵在那裡。
蘿絲率先打破沈寂。
「我們可以那麼做呀。」她說。
「怎麼做?」威利問。
「照她的話,讓她一個人自己去想想,我覺得那樣也很好。」
我們想了一會兒。
「好吧。」吠吠說,「讓她在黑暗裡,吊在那裡靜一靜。」
我心想,那也是一種重新開始的方式。
威利聳聳肩。
唐尼看著瑪姬,我知道他並不想走,因為他目不轉睛地望著她。
唐尼抬起手,猶豫地慢慢探向瑪姬的胸部。
霎時間,我似乎成為他的一部分,感受到自己的手也伸在那兒,就要摸到她了,我幾乎可以感覺到她溼滑溫熱的皮膚。
「呃,」蘿絲說,「不可以。」
唐尼看著她,停下手,僅差幾吋就摸到瑪姬的酥胸了。
我吸了一口氣。
「不准你碰那女孩。」蘿絲表示,「我不准你們任何人碰她。」
唐尼垂下手。
「像她這樣不乾不淨的女孩,你們的手千萬別沾到她,聽到沒?」蘿絲說。
我們都聽見了。
「是的,媽。」唐尼說。
蘿絲轉身把香煙踩在地上,然後對我們揮手說:「走吧,不過你們最好先把她的嘴塞住。」
我看看唐尼,他看著地上的布塞。
「弄髒了。」他說。
「沒那麼髒。」蘿絲說,「我可不希望她整晚對咱們鬼吼鬼叫,塞回去。」
接著她轉頭對瑪姬說。
「小姐,妳給我好好思考一件事,嗯,事實上有兩件事。第一,吊在那邊的有可能是妳小妹,而不是妳。第二,我知道妳幹過一些壞事,我很想聽妳親口招供,所以這不是小孩子的遊戲。要嘛妳們兩個自己說,要嘛我從別人嘴裡聽到。妳仔細考慮考慮吧。」蘿絲說完轉身離開。
我們聽到她爬上樓梯。
唐尼把瑪姬的嘴塞住。
他本可去摸她,但他沒有。
彷彿蘿絲還在房裡監視著,她的存在遠大於殘留在空中的煙味,即使人不在,卻陰魂不散地纏著她兒子們和我,如果我們敢反駁或違逆她,我們就會永無寧日。
就在那一刻,我明白她的許可是何其厲害的手段了。
這是一場專屬於蘿絲的秀。
所謂的「突擊」根本不存在。
瞭解這點後,我覺得豈止只是瑪姬而已,我們大家全都被剝得赤條精光地吊在那兒了。

◎今年(2009)五月,知名八卦網站POPCRUNCH選出了十本史上最令人不安的作品,猜猜看哪本書獲得此殊榮,沒錯!就是傑克.凱堔的《鄰家女孩》。
◎本書的創作靈感,來自六○年代、震驚全美國的印第安那殺人事件,兇手是一名叫格特魯德‧巴尼澤夫斯基(Gertrude Baniszewski)的婦女,她被控告監禁、虐待,進而殺害十六歲少女希維亞‧林肯斯(Sylvia Likens)。
◎改編自本書的同名電影,於2007年在美國上映,獲得極高的評價,被比喻為《Stand by Me(伴我同行)》的終極黑暗版,史蒂芬‧金也表示,這部片反映出地獄的真實面貌;以真實事件改編的電影有《美國罪行》(An American Crime),飾演希維亞的是《鴻孕當頭》的艾倫‧珮吉。
◎作者傑克.凱堔曾被史蒂芬‧金喻為「全美最恐怖的傢伙」、恐怖懸疑作家的英雄、類型讀者的標竿。《鄰家女孩》則是凱堔最具權威性的作品。

美國的克里夫.巴克(註:Clive Barker,英國恐怖小說家及電影導演)……讀過他作品的作家,無一不受他影響,讀過他作品的讀者,無一能輕易忘掉他,他已成為一種典範了。
─史帝芬.金

《鄰家女孩》之所以令人不忍,就在於讀者雖然對這故事感到痛惡,卻無法釋卷。心臟不夠強的人,絕對不適合看。
─亨利.華戈納(Henry W. Wagner),《墓園之舞》(Cemetery Dance)

這部小說之所以如此驚悚,就在於它的寫實主義……書裡的怪獸,就是人類,因此更令人畏懼。
─麥可.貝克(Mike Baker),《恐懼》雜誌(Afraid Magazine)

真刀實槍,藏諸於純文學的驚悚之作,深入美國文學傳統的黑暗面……這是真實事件,令人坐立不安的黑暗世界。
─艾德華.布萊恩(Edward Bryant),軌跡出版(Locus Publications)

傑克.凱堔是美國當代恐怖小說家中,最頂尖,作品水準最齊致的作家之一。
─恐怖小說家,班特利‧里托(Bentley Little)

親愛的讀者:

您好,感謝您為本書填寫回函卡及書評,但我們必須提醒您幾件事:
  1. 當您為本書寫下書評及送出後,即表示您同意大塊文化可依書評內容,自行決定這篇書評是否被刊登或刪除;同時也表示您授權大塊文化可將書評之全部或部分內容,轉載刊登於大塊文化網站、網路與書或附屬子公司的網站、電子報以及刊物上。
  2. 您所寫的書評所有權屬於您所有,但大塊文化轉載刊登於大塊文化網站、網路與書或附屬子公司的網站、電子報以及刊物時,不另通知並不另支付稿費。
  3. 您的書評不得以抄襲或其他任何侵害著作權之方式為之。若涉及侵害他人之著作權,您必須負相關賠償之責,與大塊文化無涉。若檢警及司法單位因偵查之需要,您將在此授權大塊文化得將個人資料,提供與相關司法機關。
  4. 您所發表的讀者書評必須是針對該本書的內容做評論。
  5. 您的書評中禁止從事廣告及銷售行為。
  6. 請勿出現謾罵、惡意中傷、猥褻的字眼或與該書內容不相關的言論。
  7. 請勿傳述未經證實,針對公司、團體或個人的謠言。
  8. 由於發表書評兼具回函卡功能,故您需要填寫的欄位較多,大塊保證您的資料僅供大塊內部使用,大塊負保護會員資料的責任。



標註*為必填資料
*姓名:
*EMail:
性別:
*年齡:
*職業:


請問您從何處得知本書:



(可複選)
關於書名你覺得:
12345
不符合內容 非常合適
關於封面你覺得:
12345
不太喜歡 非常喜歡
關於內容你覺得:
12345
不太喜歡 非常喜歡
會不會想把本書推薦給朋友:
對我們的建議:
對這本書的評語:
*以上欄位僅【姓名】、【關於內容你覺得】、【對本書的評語】此三欄內容會在網頁上出現,其他內容僅會為後續讀者服務存入大塊資料庫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