依出版日期搜尋的格式為:yyyy-MM (如:2012-09)
(只須填至月份)


總類
哲學類
宗教類
科學類
應用科學類
社會科學類
史地
世界史地;傳記
文學;新聞學
藝術類
優惠套書與週邊
外版書
傲慢與偏見與殭屍 | Pride and Prejudice and Zombies

[4111TSM011]
作者:珍‧奧斯汀&賽斯‧葛雷恩-史密斯
譯者:吳妍儀
25開 328頁 平裝
ISBN:978-986-858-470-9
CIP:874
978-986-858-470-9
初版日期:2010年01月01日
此商品可7-11取貨付款
定價: NT$ 280| 會員價: NT$238

關於出貨時間以及運費請看這邊


◎《傲慢與偏見與殭屍》造成全球熱門話題!所帶起的混搭浪潮席捲全球,出版後短短數天內,登上英國亞馬遜網站「最有影響力書籍榜」的榜首,成為讀者競相購買的書籍,銷售破百萬冊。
◎《紐約時報》排行榜暢銷書,蟬聯超過30周。
◎亞馬遜網路書店排行榜暢銷書
◎《全球郵報》排行榜暢銷書
◎《書商周刊》最熱書籍
◎《歐普拉雜誌》2009年夏日讀物
◎已售出二十一國版權;電影也預計在2011年上映。
◎美國出版社加碼出版豪華精裝版,Del Rey即將出版漫畫小說版。
◎日前獲提名2010年美國圖書館協會選出對青少年有獨特吸引力書籍的「艾力克斯獎」。

這是個人盡皆知的真理:享受過許多腦子的活屍,必定會想要更多的腦。

《傲慢與偏見與殭屍》就這樣起頭;這是眾人鍾愛的珍‧奧斯汀小說增訂版,添加了噬人啃骨殭屍肆虐的全新場景。在我們的故事開場時,一種神祕的瘟疫降臨在寧靜的英國村莊馬里頓——死者回到人間了!迫使班奈特夫婦將五個女兒送到中國去,接受有如「追殺比爾」般殺人格鬥術的訓練,讓她們化身為進化版的「霹靂嬌娃」;也促使貴族如凱薩琳‧狄柏夫人,雇用忍者護衛軍隊。活潑好鬥的女主角伊麗莎白擁有高超的「臥虎藏龍」奪命之術,決心要掃除殭屍的威脅,但她很快就因為高傲自負的達西先生出現而分心了。兩位年輕戀人經過大量文雅的過招,甚至還有浴血戰場上更猛烈的打鬥,宛如「史密斯任務」裡的鴛鴦,越打越熱烈。但愛情能夠戰勝一切嗎?包括一批又一批撒旦的後代、嗜腦的殭屍?充滿了浪漫、心碎、刀光劍影、吸腦食肉和數千具腐臭的屍體……《傲慢與偏見與殭屍》保留了大部分的原始文本,但混入了「超暴力殭屍大屠殺」的血腥情節,把一部世界文學名著,昇華到全新、另類的恐怖高峰。


珍‧奧斯汀 Jane Austen (1775-1817)
英國知名作家。父親為鄉村牧師,母親出身書香門第。自小喜愛讀書,12歲開始寫作,終身未婚。《傲慢與偏見》是她最受歡迎的作品,其他著作有:《理性與感性》、《曼斯菲爾莊園》、《艾瑪》、《勸服》等數本。

賽斯‧葛雷恩–史密斯 Seth Grahame-Smith
作家、劇作家、電影製作人;曾上過一堂英國文學課。目前居住在洛杉磯。其他著作有:《色情全書》(The Big Book of Porn: A Penetrating Look at the World of Dirty Movies)、《蜘蛛人手冊》(The Spider-Man Handbook: The Ultimate Training Manual)、《如何成為恐怖電影裡最後的存活者》(How to Survive a Horror Movie: All the Skills to Dodge the Kills)、《總統先生對不起》(Pardon My President: Fold-and-Mail Apologies for 8 Years)。目前在撰寫《吸血鬼獵人林肯》(Abraham Lincoln: Vampire Hunter)。

譯者介紹

吳妍儀
專職譯者,譯有《我們為什麼要活著?》(麥田)、《天真善感的愛人》、《蓋布瑞爾的眼淚》(上兩本為木馬出版)、《浮華一世情》(合譯作品,如果出版)。


[序文]再創造的惡趣味:《傲慢與偏見與殭屍》
文╱顏九笙

  也許我還不夠愛珍‧奧斯汀,我不是專門做奧斯汀研究的學院專家,並沒有把所有奧斯汀相關影音書畫產品收集齊全,也還不到隨時隨地都可以引用一段奧斯汀小說為證的地步——我只是每隔一段時間,接收到某種明確或迂迴的暗示之後〔像是看到關於柯林‧佛斯(Colin Firth)新聞,甚至只是看到A這個字母〕,會突然舊病復發,把已經看過很多次的六本奧斯汀小說再挖出來重讀,同時極力慫恿身邊的親友也來讀,完全忘記過去推廣失敗的教訓。以下就是某回失敗的血淚實錄:

友人:珍‧奧斯汀不就是羅曼史嘛,那些主角整天就在想要怎麼結婚,這有啥好玩的?戀愛結婚這種主題,感覺上好俗氣好陳腐好過時喔。看電影版就可以知道故事了嘛,而且還有俊男美女可以看。
我:唉唷,婚姻大事只是個切入點而已,奧斯汀可是個罵人不帶髒字的諷刺大師,你看她怎麼戳破人的種種虛偽跟小奸小惡,那可厲害了!電影版再怎麼拍,都沒辦法把那些精彩的對話全放進去啊!一定要看書才看得到。
友人:(禮貌性地翻一翻,讀了兩句以後打了個呵欠)啊——不過這對我來說還是太優雅了……
我:剛剛說太俗氣,現在又說太優雅看不下去是怎樣啦!!!(暴怒掀桌)
友人:幹嘛這樣就惱羞成怒啦!!!(抽地毯)

  我承認上面的對話有些地方稍微誇張了一點點——不過我要強調的是,奧斯汀小姐談論的主題其實很通俗、很容易了解,只是當時的文字風格與禮俗不同於現在,真沒想到這樣會造成代溝啊。那麼,讓她變得「低俗」一點會怎麼樣?如果加上一點熱血沸騰的戰鬥場面,能不能吸引更多讀者?如今總算有人用《傲慢與偏見與殭屍》來測試一下這個可能性。故事的主體不變,只加進了一個設定:奧斯汀忘了提,十九世紀初的大英帝國苦於殭屍肆虐,伊麗莎白跟達西除了忙著彼此吸引又不斷誤會,還要三不五時出手打怪。如果舞會裡彬彬有禮又暗藏玄機的談話讓你昏昏欲睡,請稍等,下一頁就有班奈特姊妹大戰殭屍的熱血場面喔(還附插圖)。
  當初在網路新聞上發現有這麼一本怪書,在狂笑之餘,我很佩服當初提出這個構想的Quirk Books編輯傑森‧雷庫拉克(Jason Rekulak),光這個概念本身就一百分了。「原版」的伊麗莎白就已經很有積極進取的獨立精神——姊姊珍在賓利家病倒了,她獨自長途跋涉去探望照顧,毫不在意自己會看起來儀容不整;不管是前途可靠的表哥來求婚,還是有錢到爆炸的美男子來求婚,只要她懷疑對方的人品智慧,就絕對不為所動——如果在殭屍橫行的時代,她蛻變成武功蓋天下的少林弟子,一家姊妹簡直就像霹靂嬌娃進化版,很合理吧?達西先生本來就是財富、頭腦、臉蛋、身材十全十美的男主角,打個殭屍當然在行,很符合邏輯吧?比起已經滿坑滿谷、拼命模仿奧斯汀筆法的種種《傲慢與偏見》前傳或後傳,這種惡趣味實在比較有意思。
  構想一百,還是有可能執行零分,實際上執筆的作者賽斯‧葛雷恩—史密斯到底做得怎麼樣呢?我很在意這一點,所以拿到成書以後,簡直是以吹毛求疵的態度盯著書裡出現的任何增補,腦中不時出現類似這樣的念頭:「幹嘛要寫那麼多嘔吐物?」「什麼?就這樣?你會不會寫武打場面啊……」「你會不會太隨便了?為什麼把中國功夫跟忍術混為一談啊!」「哼,這段情節啊,要是我就不會這樣改。」「這算催淚場面嗎?我沒有被感動到。」「救命啊!我心目中的達西先生不會講這麼低級的黃色笑話啊!」(我說真的,賽斯‧葛雷恩—史密斯筆下的達西先生「會」講黃色笑話,伊麗莎白也聽得懂,他們兩個在這方面很有默契。如果硬要解釋的話,畢竟那是個隨時死掉都不奇怪的時代,紳士淑女多多少少也會變得心性比較豪放吧。)
  講到這裡,本來就熱愛奧斯汀作品的「正常」書迷可能會哭著逃走,不敢打開這本書,因為這……實在太恐怖了。(果然是小異出品?)我本來是臭著臉看完這本書,但是看到最後附上的〈讀者討論指南〉,我又忍不住笑開了:「有些學者相信殭屍是這部小說裡的最後一筆增補,提出要求的出版商寡廉鮮恥地想藉此刺激銷量。其他人則辯稱,成群的活死人跟珍‧奧斯汀的情節與社會批評是融為一體的。你怎麼想?你可以想像本書少了狂暴殭屍搗亂會是什麼樣嗎?」
  這本小說玩很大,玩的就是「壞品味」,而且越糟糕越好。因為書裡大部分的段落都是原文照錄,相形之下,插入的那些殭屍段落顯眼得很,雖然用字遣詞多多少少有假文雅一下,卻真的……充滿了B級片的粗糙感。剛看完的時候,滿心妒意的我還想著:「要是我來改肯定比較有深度,我會深刻挖掘生死愛慾、宗教信仰、財富權勢在這個恐怖時代還有什麼樣的意義……(下略萬言)。」——當然這是一位假掰青年的幻覺,而且,拜託啦,這本小說的重點就是破壞既有印象,就是沒深度,就是惡趣味啊!認真就輸了!
  不過我終究還是一個滿認真的人,笑完以後我會想,說不定有人真的會因為那些很B級趣味的「拙劣」增補,發現奧斯汀小姐其實很會寫——我也要承認,因為葛雷恩—史密斯搗蛋,我對於原著「本來的」安排有了更深的理解。所以,不管是認真還是不認真的讀者,看這本「沒深度」的書,結果居然都很划算。
  我說得對嗎?你自己看看就知道了嘛。

第三章

  但這可不表示班奈特太太在五位女兒的幫助下,能從她丈夫身上問得出足夠的訊息,對賓利先生做出任何令人滿意的描述。她們以各種方式向他發動攻擊——厚著臉皮直接問,提出別出心裁的假設,還有差之遠矣的臆測——但他閃過了所有人的巧計,最後她們被迫接受鄰居盧卡斯夫人提供的二手情報。她的報告非常令人高興。威廉‧盧卡斯爵士很喜歡他。他相當年輕,英俊得驚人,而且最棒的是,他要跟一大群人一起參加下次的舞會。沒有比這更讓人開心的事了!
  班奈特太太對丈夫說道:「如果可以看到我的一個女兒快樂地定居耐德菲,其他女兒也都嫁得一樣好,我就沒別的願望了。」
  「而我呢,要是能看見她們五個人都熬過英國現在的困境,那麼我也別無所求了,」他這麼回答。
  幾天之內,賓利先生就回訪班奈特先生,而且跟他一起在他的書房裡小坐了十分鐘。他期待能有幸見到那些年輕女士,對於她們的美貌與戰鬥技巧,他早已聽說不少;但他只見到她們的父親。女士們就稍微幸運些,因為她們佔有優勢,可以從樓上某扇窗戶確認他穿著一件藍色外套,騎著一匹黑馬,背上還背著一把法國製卡賓槍——對於一個英國人來說,真是相當有異國風味的武器。不過看著他揮舞那把槍的拙樣,伊麗莎白相當肯定,他對槍法或者其他任何死亡技藝都不太在行。
  隨後他們很快就發出了晚餐的邀請,班奈特太太也早早計畫好要怎麼彰顯她持家的能耐,這時傳回的答覆卻延遲了一切。賓利先生第二天不得不回倫敦一趟,因此不幸無法接受邀請。班奈特太太覺得相當挫折。她沒辦法想像,他才來到賀福德郡沒多久,在城裡會有什麼事情要處理。盧卡斯夫人提出了這個想法:他去倫敦只是為了帶回要參加舞會的大批人馬,這稍微撫平了班奈特太太的恐懼;而且很快就有消息傳來,賓利先生要帶十二位女士跟七位紳士跟他一起參加舞會。姑娘們因為女士的數量這麼多而感到憂心,但是一聽說他從倫敦帶回的只有六位小姐(他的五位姊妹跟一位表親)而不是十二位,就安下心來。可是當這批人走進舞會時,全部總共只有五個人:賓利先生,他的兩位姊妹,長姊的丈夫,還有另一位年輕男士。
  賓利先生眉清目秀又風度翩翩;他有著愉快的表情,還有輕鬆不做作的舉止。他的姊妹都是高雅細緻的女士,顯然社會地位高貴,但所受的搏鬥訓練很少。他的姊夫赫斯特先生,只能說看起來是個紳士;但他的友人達西先生,很快就以優雅頎長的身材、英俊的面容與高貴的儀態,吸引了一屋子人的注目——而且在他進屋後的五分鐘內,消息就傳開來,從劍橋陷落之後,他已經殺了超過一千名晦氣東西。男士們宣稱他是男人中的榜樣,女士們則斷言他比賓利先生更俊美,大家都充滿讚賞地看著他,直到他的舉止引起一陣反感,讓他受歡迎的勢頭轉向為止;因為大家發現他生性高傲,自命高人一等,也難以取悅。
  賓利先生自己很快就跟屋內所有的重要人物混熟了;他活潑又坦率,每支舞都下場跳,對舞會這麼早結束大表不滿,還說他要親自在耐德菲莊園辦一場。雖然他缺乏達西使劍操槍的熟練技巧,這樣討人喜歡的特質自有其吸引力。這是多麼大的對比呀!達西先生是全世界最高傲、最惹人嫌的男人,每個人都希望他別再來了。對他反彈最大的人就是班奈特太太,她本來就不喜歡達西的整體行為,他還怠慢了她的一個女兒,這就更火上加油,讓她特別怨恨他。
  因為男性不足,伊麗莎白‧班奈特被迫坐著不跳兩支舞;在這段時間,達西先生站得離她夠近,所以她聽得到他跟賓利先生之間的對話;賓利在幾分鐘前離開舞池,要慫恿他的朋友加入。
  「來嘛,達西,」他說道:「我一定要讓你去跳舞。我不愛看到你一個人傻呼呼地杵在那兒。」
  「我絕對不從。你知道我討厭跳舞,除非我跟我的舞伴特別熟稔。像這樣的大舞會讓人受不了。你的姊妹們都有人約了,房裡又沒有另一位女士能讓我覺得,跟她站在一起不是個折磨。」
  「以我的名譽發誓!」賓利先生喊道:「我這輩子從沒像今晚一樣,一次見到這麼多可愛的女孩;而且你可以看得出,她們之中有好幾位美得不尋常。」
  「你是跟整個房間裡唯一的美女跳舞,」達西看著最年長的班奈特小姐說道。
  「喔!她是我見過最美的人!但她的其中一個妹妹就坐在你後面不遠處,她也非常漂亮,而且我敢說性情也很宜人。」
  「你說的是哪一個?」轉過身,他盯著伊麗莎白看了一陣,直到與她四目相對才把視線收回,然後冷酷地說:「她還可以,不過沒有美到可以引誘我;我現在沒心情抬舉被其他男士怠慢的年輕小姐。」
  當達西先生踱開以後,伊麗莎白覺得她全身的血都涼了;她這輩子從沒受過這麼大的侮辱。戰士的規範要求她為自己雪恥;伊麗莎白俯身摸向腳踝,小心不要引人注目。她的手在那裡摸到藏在禮服下的匕首。她打算尾隨這個驕傲的達西先生到外面去,然後劃開他的咽喉。
  但是她才剛摸到她的劍柄,一陣尖叫大合唱就響徹整個舞廳,而且窗戶破裂的聲音立刻就加入了。那些晦氣東西蜂擁而入,他們的行動笨拙,速度卻很快,壽衣髒亂的程度各不相同。有些殭屍的袍子破爛到傷風敗俗;其他人穿的套裝則髒得不得了,讓人覺得這些衣服大半是用塵土跟乾血塊湊成的。他們的肉身則處於不同等級的腐敗狀態;剛死不久的殭屍看來微微發青,身體還算柔軟,而那些死得久些的殭屍則灰溜溜又脆弱易碎——他們的眼睛跟舌頭早已化為塵土,嘴唇則萎縮成骷髏的永恆微笑。
  有幾位賓客不幸站得太靠近窗戶,就馬上被抓住當成大餐。伊麗莎白起身的時候,她看見隆太太掙扎著想脫身,此時兩個可怕的女殭屍一口咬住她的頭,她的頭蓋骨像胡桃一樣地被敲裂了,冒出一道暗紅血色噴泉,直噴到枝型吊燈上。
  賓客四散奔逃的時候,班奈特先生的聲音壓過這一團亂。「姑娘們!死亡五芒星!」
  伊麗莎白立刻跟她的四個姊妹,珍、瑪麗、凱瑟琳和莉迪雅,在舞池中央會合。每個女孩都從腳踝摸出一把匕首,然後站在無形的五芒星尖端上。從房間正中央,她們開始步調一致地往前踏——每個人都用一手猛戳剃刀般鋒利的匕首,另一手慎重地放在自己的腰窩上。
  從房間的一角,達西先生望著伊麗莎白跟她的姊妹往外殺出血路;她們前進時,砍下一個又一個的殭屍腦袋。在整個大不列顛,他只知道有另一個女人能以這樣的技巧、這樣的優雅與致命的準確揮劍。
  等到這些女孩抵達聚會廳牆邊的時候,最後一具殭屍已在地上躺平不動了。
  除了攻擊事件以外,這整個夜晚對全家人來說都過得很愉快。班奈特太太看到她的長女深受耐德菲那群人的讚賞;賓利先生跟她跳了兩次舞,而他的姊妹們對她也特別禮遇。珍也像她母親一樣,對此相當高興,雖然珍表現得比較低調;伊麗莎白也感覺得到珍的愉悅。瑪麗則聽見別人在賓利小姐面前提到她,說她是這一帶最有學問的小姐;凱瑟琳跟莉迪雅夠幸運,一直不缺舞伴,她們每次參加舞會時就只知道在乎這件事。因此,他們興高采烈地回到龍柏村;他們住在這個村莊裡,而且是這裡的重要居民。

第四章

  在跟伊麗莎白獨處的時候,原本不輕易讚美賓利先生的珍,終於向妹妹表示她有多麼仰慕他。
  「年輕男性就該像他那樣,」她說:「明理、好脾氣又活潑;我從來沒見過這麼快活的風度舉止!這樣悠閒自在,又有這般完美的好教養!」
  「是啊,」伊麗莎白回答:「但是打鬥正熱鬧的時候,不管是他還是達西先生,可都沒拿著刀劍棍棒啊。」
  「唔,他邀我跳第二支舞讓我受寵若驚。我沒料到會有這種榮幸。」
  「他的確是風度宜人,儘管沒什麼英雄氣概,我就准妳喜歡他嘍。妳已經喜歡過許多更笨的傢伙了。」
  「親愛的麗西!」
  「喔!妳知道嘛,妳通常太容易喜歡別人了。妳在任何人身上都看不到一點錯處。妳有生以來,我從沒聽過妳說別人的壞話。」
  「我不希望太匆促地責難別人。」
  「以妳優秀的判斷力,真的看不出別人的愚蠢無聊嗎!妳也喜歡這位男士的姊妹,對吧?她們的禮貌可比不上他。」
  實際上她們是很優雅的女士;她們要是有意,也能討人歡心,不過卻生性驕傲自負。她們還頗為美貌,曾經在倫敦的某間先進私立女子學校念過書,但對於奪命之術就所知不多,伊麗莎白姊妹五人在這方面卻曾經受過極為完整的訓練——不但在英格蘭學習,還曾負笈東方。
  至於賓利先生本人,他跟達西之間有著非常堅定的友誼,雖然兩人性格極端不同。賓利絕非無能之輩,但達西卻是聰穎過人。同時他也性情高傲,含蓄冷淡又愛挑剔,他的舉止雖然看得出教養良好,卻不怎麼受人歡迎。在這方面,他的朋友有著極大的優勢。賓利肯定是處處得人緣,達西卻一直惹人嫌。
  但沒有人知道達西的冷漠態度其來有自,甚至連賓利先生也不曉得。直到最近,他都還是喜樂的化身,是個性情愉悅又極為殷勤有禮的年輕人。但是某一樁他不願提起的背叛事件,卻永遠地改變了他的天性。

「正經地說,我對此書的感受超過熱情洋溢的程度。」
—《娛樂週刊》

「真正的問題是:如果達西先生被感染了,伊麗莎白能堅毅到及時砍下他的頭嗎?」
—「沙龍」網站

「珍‧奧斯汀不是每個人都愛讀;殭屍也一樣。不過結合兩者以後,唯一的問題是,為什麼以前沒人想過這招?這個改寫版在其他方面都是忠實再現,在其中添加吃生肉的不死者是明智之舉,這正是奧斯汀的珠玉之作所需要的。」
—《連線》雜誌

「創意執行表現完美無缺,通常都很歡樂,而且就是那麼巧妙。」
—「波音波音」網站

「在奧斯汀最受愛戴的小說裡加入吃人腦怪物,設法造成出版社通常只敢夢想的大騷動,這是怎麼回事咧?」
—《每日怪獸報》

「一個令人愉快的文學混搭……我們可以期待續集嗎?」
—莉莎‧史瓦茲柏,《娛樂週刊》

「有哪部文學作品不能靠加入殭屍來改善的嗎?」
—列夫‧葛羅斯曼,《時代》雜誌

「推薦給所有收藏大眾小說的單位。」
—《圖書館學刊》

「《傲慢與偏見與殭屍》的成就如此之大,所以在我們著迷於此書超越時代限制的情節裡以後,很難記起奧斯汀的小說在沒有不死殭屍的狀況下,是怎麼進行下去的。剛開始這只是一個小花招,最後結束時卻讓人重新開始欣賞奧斯汀的語言、角色及情境帶來的不馴吸引力。」
—《洋蔥報》

「《傲慢與偏見與殭屍》背後的概念並不完全是腦外科手術(腦子!美味又黏呼呼的腦子!)——不過這確實讓一部端莊穩重的文學經典變得更生氣勃勃。」
—《紐約郵報》

「作者運用當時語彙跟風格的能力,還有他利用這一點來達到喜劇效果的方法,讓我驚豔,特別是那些紳士淑女用委婉的方式,把殭屍說成是『提不得的晦氣東西』。我敢打賭,珍‧奧斯汀本人也會覺得有趣。」
—羅莉‧維葉拉‧李格勒,《一位珍‧奧斯汀迷的告白》作者

「在表象之下,這本書實際上構成一種觀看奧斯汀小說的有趣方式。殭屍回答了某些令人困惑的問題:為什麼那些軍隊會駐紮在賀福德郡附近?夏洛特‧盧卡斯實際上為什麼會嫁給柯林斯先生?(她在不久前被殭屍咬了,想要有個能為她砍頭的可靠丈夫——很理所當然吧!)不過評論家也會指出,這個諧擬之作顯示出奧斯汀的小說經歷了漫長歲月,仍然如此有力,甚至連不死者也無法破壞它。」
—《書籤雜誌》

「在繁忙的珍‧奧斯汀衍生小說產業中——至少在有機會出版的番外篇跟拼貼之作裡——這本書可能是其中最古怪的副產品。沒有任何事物神聖不可侵犯嗎?呃,沒有喔,而且利用網路上免費提供的文學經典製作的混搭作品,可能會變成一種全新的類型。下一個是什麼?《咆哮山莊與狼人》嗎?」
─《書單》

「怪物文學混搭的重大時刻。在此書中,珍‧奧斯汀的攝政時期散文浸泡在人類的血污裡,還摻上了少林忍者的行動……學者們會認為這是個血腥的諧仿鬧劇,粉絲也會同意——越血腥越好啊。」
—《時代》雜誌

「在伊麗莎白‧班奈特跟達西伍德姊妹居住的風雅世界裡,添加一抹血腥筆觸的新趨勢,達到另一個新的恐怖高峰,這新書將會滿足大眾對『混搭』恐怖文學顯然永無饜足的渴望……」
—《獨立報》

「完美的海灘讀物:優雅的禮貌,機智的應答,以及毫不留情的不死殭屍大屠殺。」
—《每日郵報》

親愛的讀者:

您好,感謝您為本書填寫回函卡及書評,但我們必須提醒您幾件事:
  1. 當您為本書寫下書評及送出後,即表示您同意大塊文化可依書評內容,自行決定這篇書評是否被刊登或刪除;同時也表示您授權大塊文化可將書評之全部或部分內容,轉載刊登於大塊文化網站、網路與書或附屬子公司的網站、電子報以及刊物上。
  2. 您所寫的書評所有權屬於您所有,但大塊文化轉載刊登於大塊文化網站、網路與書或附屬子公司的網站、電子報以及刊物時,不另通知並不另支付稿費。
  3. 您的書評不得以抄襲或其他任何侵害著作權之方式為之。若涉及侵害他人之著作權,您必須負相關賠償之責,與大塊文化無涉。若檢警及司法單位因偵查之需要,您將在此授權大塊文化得將個人資料,提供與相關司法機關。
  4. 您所發表的讀者書評必須是針對該本書的內容做評論。
  5. 您的書評中禁止從事廣告及銷售行為。
  6. 請勿出現謾罵、惡意中傷、猥褻的字眼或與該書內容不相關的言論。
  7. 請勿傳述未經證實,針對公司、團體或個人的謠言。
  8. 由於發表書評兼具回函卡功能,故您需要填寫的欄位較多,大塊保證您的資料僅供大塊內部使用,大塊負保護會員資料的責任。



標註*為必填資料
*姓名:
*EMail:
性別:
*年齡:
*職業:


請問您從何處得知本書:



(可複選)
關於書名你覺得:
12345
不符合內容 非常合適
關於封面你覺得:
12345
不太喜歡 非常喜歡
關於內容你覺得:
12345
不太喜歡 非常喜歡
會不會想把本書推薦給朋友:
對我們的建議:
對這本書的評語:
*以上欄位僅【姓名】、【關於內容你覺得】、【對本書的評語】此三欄內容會在網頁上出現,其他內容僅會為後續讀者服務存入大塊資料庫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