依出版日期搜尋的格式為:yyyy-MM (如:2012-09)
(只須填至月份)


總類
哲學類
宗教類
科學類
應用科學類
社會科學類
史地
世界史地;傳記
文學;新聞學
藝術類
優惠套書與週邊
外版書
光明之城,惡毒之城 | City of Light, City of Poison: Murder, Magic, and the First Police Chief of Paris
毒殺,巫術--巴黎首任警察總監十七世紀探案實錄
[6111NS024]
作者:荷莉.塔克
Author:Holly Tucker
譯者:陳榮彬、廖崇佑、楊文斌、江威毅
25開 412頁 平裝
ISBN:978-986-976-032-4
CIP:548.6942
978-986-976-032-4
初版日期:2019年09月01日
此商品可7-11取貨付款
定價: NT$ 450| 會員價: NT$356

關於出貨時間以及運費請看這邊

狠讀推薦(依首字筆畫排序)
蕭宇辰|「臺灣吧」、「故事:寫給所有人的歷史」共同創辦人
謝哲青|作家、節目主持人
謝金魚|歷史作家
謝珮琪|旅法譯者、「以身嗜法。法國迷航的瞬間」臉書版主

路易十四就怕你讀這本書!
太陽王親手焚毀的真實宮鬥醜聞


四年偵查, 210 次開庭,442 人受審,218 人入獄,28 人終身監禁,34 人死刑,逾 800 頁辦案筆記, 超過 2,500 具嬰兒屍體,上千份司法紀錄⋯⋯

謹告讀者:
無論本書描繪的事件有多黑暗、詭異、殘酷, 所有情節都是眞實的,絕非無中生有。


十七世紀末,法國巴黎,兩名官員接連死於非命。法王路易十四設立警察總監一職,決心洗刷巴黎惡名。臨危受命的警察總監尼可拉• 德• 拉雷尼,大刀闊斧整頓治安與衛生,以街燈驅逐暗夜的罪惡,為巴黎贏得「光明之城」的美稱。
追查著巫術與毒殺案件,警察總監鐵腕寸寸深入虎穴,揪出產婆、女巫、毒師、神父交織成的網羅。拉雷尼循線向前,從堆滿嬰屍與毒藥的破屋,穿過貴族門第,探進朝廷大堂,最後竟一路直逼太陽王寢宮。
哪位貴族女眷想掩蓋日益龐大的腹肚?侯爵夫人到底有沒有毒殺父親與手足?國王的弟媳兼舊愛是病死還是被毒死?路易的首席情婦是否涉嫌以春藥蠱惑君王、用毒藥排除異己?哪位廷臣才能奪得法王的支持和信任?男歡女愛、爭權爭位、利益糾葛——拉雷尼是否能從人欲橫流的漩渦中打撈出惡毒的眞相?
雖然相關資料早已被路易十四親手焚毀,但作者荷莉• 塔克仍憑藉殘存的法庭紀錄與拉雷尼的詳盡筆記,耗時多年研究,將歷史謎團裡的大小人物、場景栩栩重現。她以生動的筆觸引領讀者隨警察總監的腳步,走進疑案迷宮,踏入暗影重重的巴黎、王室廳堂、祕密法庭與拷問審訊室……縱使案情糾葛、人心歹毒令人難以置信,本書所載一言一行絕無虛構!

作者

荷莉 •塔克 Holly Tucker
生活於美國田納西州納許維爾市(Nashville)及法國艾克斯— 普羅旺斯(Aix-en-Provence)。現任范德比爾特大學(Vanderbilt University)教授,同時受聘於生物醫學倫理與社會中心、法文與義大利文系, 目前亦擔任梅隆基金會(Mellon Foundation)人文計畫主席。
塔克鑽研近代早期文學與醫學交集,在校教授醫學、文學、文化相關課程。其作品廣受好評,另著有《Pregnant Fiction》、《血之祕史》(網路與書出版),後者曾獲《泰晤士報文學增刊》最佳圖書、《西雅圖時報》最佳圖書等多項出版榮譽。



譯者簡介:
陳榮彬
臺大翻譯碩士學程專任助理教授,專長為文史哲、科普與運動類翻譯。曾譯過本書作者荷莉• 塔克的前一本著作《血之祕史》,該書於2014 年獲得「開卷翻譯類十大好書」獎項。已出版各類翻譯作品五十餘種,代表譯作包括《午夜北平》、《了不起的圖帕伊亞》、《齊瓦哥事件》、《惡魔日記》( 以上皆為「網路與書」出版),還有《白鯨記》、海明威戰爭小說經典《戰地鐘聲》,以及《昆蟲誌》、《火藥時代》與《美國華人史》。
負責範圍:第 4 章以前文稿、毒殺事件年表,並負責翻譯統籌校訂。

廖崇佑
畢業於臺灣大學翻譯碩士學位學程,譯有《眞的好奇怪:希臘神話》、《貓咪問題全攻略》、《無法測量的領導藝術》、《別有目的的小意外》、《國家地理精工系列:經典自行車》等書籍, 現為自由譯者兼粉絲頁「賓狗單字」成員。歡迎賜教:asylum64@gmail.com
負責範圍:第 5、10、12、14、16、18、20、31 章及後記。

楊文斌
畢業於臺大翻譯碩士學位學程口譯組,曾於法律事務所擔任翻譯專員,亦曾從事科技新聞編譯。現為自由譯者,譯有《硬派領導哲學》及《衝突溝通的技術》等書,並與本書譯者廖崇佑共同經營英語學習粉絲頁「賓狗單字」,為臺灣索尼音樂娛樂以及華研國際音樂提供歌詞及文件翻譯服務。
負責範圍:第 6、9、11、13、15、17、19、21、32 章及謝辭。

江威毅
畢業於臺大翻譯碩士學位學程口譯組,中英自由譯者、聲音講師,喜愛文字與聲音表演藝術,從事過文件、影視字幕翻譯,譯有《聖母峰:探索世界第一高峰的歷史、科學與未來》一書。
負責範圍:第 7、8、22-30 章。


作者的話
關於貨幣單位的說明
閱後即焚

I不分晝夜,這裡的謀殺案已成家常便飯
1世界的犯罪之都
2光明之城
3世界盡頭街
4到中央市場去

II多情君王
5暗潮洶湧
6露珠對上洪流
7標記1的房間
8我恐怕要被他勒死

III她將讓我們全變成施毒者
9黃金毒蛇
10娘娘病危了,娘娘病故了!
11劇毒肉派
12鍊金術士的遺言
13忠僕
14布罕維里耶飄散在空中

IV終結你的醜聞
15瓷屋
16獻祭
17全世界最狡詐的女子
18讀完務必燒毀
19晚餐賓客
20拷問
21怪物

V她輕柔地將靈魂獻給惡魔
22誆多
23搜捕行動
24貴族女眷
25火焰法庭
26逐漸鬆口
27算命師
28在焚身烈火中走進地獄惡火

VI惡毒的真相
29毒師之女
30祭品
31莫名的心神不寧
32鎖與鑰

後記
謝辭
毒殺事件年表
註釋
參考書目

作者的話

不管本書描繪的事件有多黑暗詭異,所有情節都是真實的。除非我另外提出說明,否則這本書裡面的所有引言全都來自於各章註釋中所列出的各種法庭文件、偵訊紀錄、回憶錄與信件中的細節。
根據近代早期的法國法律傳統,具結狀裡面的證詞都是以第三人稱的方式書寫,但仍能忠實記錄證人或嫌犯所說的話,以及他們的用字措辭方式。雖然這些證詞應該是間接引語,但我還是把它們當成直接引語來翻譯,而且也非常小心,並未改變證人(或嫌犯)與偵訊人員之間對話的情況。不過,出於必要,內文少數幾個地方我還是做了一些說明。例如,在某些句子裡,說話的人所指涉的對象並不清楚,但從通篇證詞的脈絡看來卻很明顯。某些句子寫得囉囉嗦嗦,這通常是因為書記員必須設法把一來一往,快速進行的對話忠實地記錄下來,所以有必要的話我就會把句子縮短。只要是我在書裡面提及的言詞、想法、動機與行為,肯定都是我從文件中引用出來的,絕不會無中生有。
我當然希望自己訴說了一則讓讀者覺得很豐富、各個角色栩栩如生的故事,而假使我真的辦到了,那是因為歷史為我們留下了同樣豐富而且栩栩如生的跡證。我的想像力沒那麼厲害,所以這本非虛構作品的一切內容都不是我杜撰出來的——說實話,這一點令我頗感欣慰,因為書中那些人物彷彿都把靈魂交給了惡魔,才會做出種種殘酷之舉,令人髮指且憂慮傷神。


閱後即焚(凡爾賽宮,一七○九年)

從巴黎到凡爾賽宮的路上,護衛隊的馬蹄聲不斷噠噠作響,騎士帽上的羽飾也隨著馬匹的起伏不斷躍動。在炎熱的六月天,這支隊伍肩負重任,只為了把一封信送到法王手裡。任誰都不知道那封信為何如此珍貴,就連那些騎士也一樣。不過,從腰際掛著寶刀,身背滑膛槍的全副武裝看來,他們顯然會為了保護那封信而大開殺戒。
幾個小時後,騎士們已經可以看見矗立在遠方恢弘的凡爾賽宮。這座宮殿的所在地本來只是一座國王狩獵時的簡陋行宮,如今已是法王路易十四的居所。凡爾賽宮的興建工程是在將近半個世紀前展開的,當時年僅二十三歲的路易十四才親掌王權幾個月而已。
陽光把凡爾賽宮的幾道金色大門照得閃閃發亮。大門後面,只見國王寢室窗戶上方有一座大鐘。大鐘鐘面正中央有一尊太陽神阿波羅的頭像,十二道光芒以祂的臉為中心點往四周放射。這一座鐘讓法王得以精確掌握自己的作息時間。從他早上醒來開始,一直到夜間就寢時,許多法國貴族在身邊為他著裝,甚至幫忙倒夜壺,只要能為他服務就彷彿身獲榮寵。
自從一六八二年路易十四遷居凡爾賽宮以降,已有將近一萬人為了親近國王,寧願住在宮內狹小居住區裡,但畢竟不是每個人都能一睹龍顏。由於大家都緊密聚在宮裡,路易十四也才能夠藉此掌控大部分的貴族,而這些人是他老早就知道絕對不能信任的。
送信的護衛隊伍進入宮門後,一輛輛馬車與轎子紛紛往兩旁閃躲讓路。進入大門後,騎士們穿越城堡前方廣闊無比的軍械廣場(place d’Armes)。廣場上有幾百名軍士列隊戍衛國王,也藉此威嚴來震懾法王的臣民。
帶頭的騎士下馬後,快步走上雄偉的石造階梯,直驅伯爵路易•德•彭夏譚(Louis de Pontchartrain)的居所,他是當今最受國王信賴的臣子。身為路易十四的幕僚長,彭夏譚伯爵在凡爾賽宮內部享有一人之下、萬人之上的權勢。所有信件全都要由他經手——而且從每天自法國與歐洲各地如雪片般湧入宮裡的報告文書與請示文件看來,這可不是什麼輕鬆的工作。
這位護衛隊騎士進入法王幕僚長的居所,彭夏譚向他致意,親手把信接了過去。彭夏譚習慣性地噘起嘴巴,把信件翻過來後就嚇了一跳。因為他認得出那是尼可拉•德•拉雷尼(Nicolas de La Reynie)的粗筆字跡。
這可是亡者寄來的信。

去世前,尼可拉•德•拉雷尼擔任巴黎的警察總監已有三十多年之久,他也是該市首任警察總監。拉雷尼生前從來沒喜歡過彭夏譚。說得精確一點,他之所以終究會「被退休」,就是因為法王任命彭夏譚為顧問。在與拉雷尼密切合作了將近七年後,彭夏譚力勸路易十四把年老力衰的拉雷尼換掉,任用一位正當壯年、比較有活力的新警察總監。不過,總是非常務實的拉雷尼深知,如果要確保信件能夠完整無缺地送達法王手裡,唯一的方式就是由彭夏譚經手。
拉雷尼曾經監控整個巴黎與所有市民長達幾十年,他知道的那些祕密是連貴族與國王都不希望公諸於世的:若非因為熱情而犯下的大罪,就是因為貪婪而鑄成的大錯。透過巴黎的娼妓,他會知道哪些貴族性好漁色。透過孤兒院的女院長與修女,他則是能得知孤兒的真實身分。沒有任何一件事能躲得過警察總監的耳目。
不過,有些祕密則是比較危險。他所知道的某些詭祕情資是如此可怕,深具威脅性,甚至足以動搖王權與國本。他曾誓言直到死前他都會卯盡全力守護那些祕密。
如今,拉雷尼死後才不到一天,他那封沉重的信件就送抵法王重臣手上。彭夏譚把封蠟弄碎,拆開那一張同時是信紙與信封的厚厚紙張。結果有一把鑰匙從裡面掉出來。他一手拿著鑰匙,另一手持信,快速瀏覽一遍後就趕忙離開,去找法王。
彭夏譚的目的地是路易十四的議政廳,沿途要穿越一個個人滿為患的凡爾賽宮大廳,他的惱怒全都寫在臉上。每天來到城堡裡的貴族與隨從人數實在是太多,以至於路易十四麾下的王室建設總監尚—巴蒂斯特•柯爾貝爾(Jean-Baptiste Colbert)在去世前還曾擔心過凡爾賽宮的大理石地板是否不夠厚實,會不會不堪人車的持續踩踏壓輾。
最擁擠的地方往往是連接凡爾賽宮北院與南院的長廊。這長廊兩側牆上掛有五百七十八面鏡子,往往讓初次造訪者瞠目結舌地看著自己在鏡中不斷跳動折射的倒影,大開眼界。室內的筒狀拱頂上面掛著三十幅令人美不勝收的畫作,全都訴說著太陽王路易十四的政經成就,全由巴洛克大師夏爾•勒布倫(Charles Le Brun)操刀。此刻彭夏譚心有旁騖,完全無暇抬頭欣賞勒布倫的曠世名作。如果他有賞畫的興致,肯定會發現裡面有一幅畫的致敬對象,就是寫下他手裡那一封信的拉雷尼。
裡面有一幅作品的名稱叫作《巴黎的警察與治安》(The Police and Safety Established in Paris),是充滿寓意的畫作:只見左側有兩位身穿希臘羅馬風格飄逸長袍的女性,其中一位的右手手持天平與寶劍,祂就是正義女神(Justice),正命令士兵們驅逐在背景裡面打鬥的暴徒。靠在正義女神腳邊的女神則是「治安」(Security),祂對著士兵們伸出打開的錢包,以示支持與信任。士兵手拿武器與照明燈,他們指著剛剛鋪好路面與裝設燈光的街道,藉此展示他們的勞動成果。拉雷尼讓巴黎這個罪惡叢生的城市脫胎換骨,變成文明大城,他的功業也被勒布倫用石膏和金粉化為永恆,讓前來國王城堡的所有訪客得以好好欣賞。
就在彭夏譚穿越路易十四的空蕩蕩寢室,進入隔壁議政廳之際,一座華麗的機械鐘剛好響起了十點的鐘聲。他走到議政廳正中央的大桌子,靜靜地站在一小群大臣旁邊。年邁的法王緩緩走向王座。在桌邊坐定後,他看著群臣點頭示意,要他們開始進行每天例行的國政彙報。
過沒多久法王就盯上了彭夏譚雙手拿的信件與鑰匙。彭夏譚不發一語就把信件推到法王面前。
路易十四讀了前警察總監的信,頓了一下,推敲信件內容的含義。他把信還給彭夏譚。法王不需要言語,他的幕僚長知道該怎麼做。
幾天後,法國王室的公證人方斯華•高迪翁(François Gaudion)把一個大型的黑色皮革箱子擺在彭夏譚身前的桌上。這箱子上堆滿了累積三十年的塵埃,但藉此也可以確定箱中物品都沒有人動過。拉雷尼是在幾十年前就把這箱子連同其他箱子一起託付給高迪翁,當時他曾清楚交代,除非他下達進一步指示,否則箱子就一直由高迪翁保管。如今拉雷尼的指示已經下來了。彭夏譚也把法王的手諭交到高迪翁的手上:無論箱子打開後發現了任何東西,路易十四都不會拿高迪翁與家人,還有他的子孫問罪。
安心的高迪翁鞠躬後離開房間,把門帶上。彭夏譚自己一個人檢視那黑色箱子。箱子上的封蠟不只一處,而是有兩處,上面還蓋著拉雷尼的官章。彭夏譚拿一把小刀把已經變得易碎的封蠟破壞掉,將鑰匙插進鎖孔裡。儘管鎖頭已經多年不曾打開,但還是沒壞。彭夏譚開箱後發現裡面擺著全都捆在一起的幾百頁手稿。他拿出其中一大疊紙,擺在桌上,逐頁小心翻閱。他看見許多法國王公貴族的名字,此外還有一些歪七扭八的字眼,像是「死亡」、「毒藥」與「謀殺」。

那些天大的祕密,都是路易十四長久以來費盡心思掩藏的,另外只有四個人知道。第一個是拉雷尼的首席公證人尚•薩戈(Jean Sagot),他早已謝世。第二位則是路易十四的近臣尚—巴蒂斯特•柯爾貝爾,他也在一六八三年把祕密帶入墳墓裡。柯爾貝爾的下一位,則是八年後跟隨他腳步死去的宿敵——備受法王敬重的軍事大臣路瓦侯爵(marquis de Louvois)。再來當然就是拉雷尼。
如今,隨著拉雷尼辭世,路易十四成為唯一知道「毒殺事件」(Affair of the Poisons)相關祕密的人,而且他可不希望祕密流傳後世。法王命令僕人把議政廳盡頭一座大型石造火爐的火點起來。在燠熱的七月天做出這種請求,真是太奇怪。
彭夏譚把那些文件一頁頁交給法王,由他親手丟入熱烈的焰火中。他們倆看著羊皮紙捲曲著火。濃煙從煙囪竄出,遁入凡爾賽宮上方的夏日晴空,所有的恐怖事件就此被法王掩蓋,那些高聲呼救的被害人也永遠遭他封口。
至少法王是這麼認為的。


6 露珠對上洪流

亨麗葉塔•安妮為法王挑選的下一位情婦已經到來。法王及王后同坐一側,菲利浦及亨麗葉塔•安妮同坐另一側,而那位情婦就坐在中間一條狹窄長凳上,侷促不安。這位情婦名為露易絲•德•拉瓦里埃,初識法王時才十七歲,仍然天真又遵守宗教戒律。拉瓦里埃小姐一頭慵懶微鬈的金色長髮茂密垂肩,其優雅美貌像「希臘雕像」般令人目不轉睛。宮廷裡其他女子雖美,但是太擅長利用自己的美貌達成目的,而露易絲就不一樣了。她看來是如此純潔自然,在宮廷內,人人稱之為「露珠」般的女子。
露易絲自己渾然不知的是,她來到亨麗葉塔•安妮的宮中當女官,原因並不單純。她其實是顆煙霧彈,作用就是平息法王路易十四及其弟妹的不倫緋聞。年輕瀟灑的法王是個調情高手,要扮演風流倜儻的傾慕者可說是易如反掌。每次露易絲進到路易十四所在的房間時,路易十四總是笑得靦腆,而露易絲跟其他女官對話時,路易十四也表現出興致盎然的模樣。另外,只要逮到機會,他就會跟年輕貌美的露易絲一起漫步在百花盛開的花園中,有時是楓丹白露宮的花園,有時則在他的弟媳位於聖克盧宮(Château de Saint-Cloud)的家中庭園。其實,路易十四都是刻意讓宮中每雙眼睛看見他們這些「偷閒獨處」的模樣。
露易絲既優雅又有些男孩子氣,她只有一個缺點:以十七世紀末的審美標準來看,露易絲是個平胸女子。為了隱藏這個事實,露易絲常常以大片領巾繫成兩個大大的蝴蝶結,不過任誰都能看破這障眼法。雖說她身材不盡完美,但是她卻和法王一樣喜歡跳舞和騎馬。才過沒多久,法王到鄉間騎馬遊覽時,帶的人不再是亨麗葉塔•安妮,而是露易絲。
這假戲做久,也就成真了。法王愛上了露易絲,盼著與她共度春宵,但露易絲卻不是能輕易到手的獵物。重視貞節的露易絲斷然回絕屢屢求愛的法王,她希望把自己的身體保留給未來的丈夫。不過路易十四可不輕易放棄,反而還找來宮廷詩人伊塞克•德•本希哈德(Isaac de Benserade)助其一臂之力,而根據伊塞克所言,他替法王寫了三封情書給露易絲。露易絲拒絕收下第一封情書,第二封則是藏在自己的裙子下。根據某位喜歡針砭宮廷文化的法國文人所言,她們裙底的空間「極為充足」。收到第三封情書時,露易絲央求詩人為她回信,她說:「只有你才有辦法拒絕人而不傷對方的心。」
雖然露易絲傾盡全力抵抗攻勢,但還是被法王給得逞了。法王告訴露易絲,他是真心愛她的,而露易絲很快也就愛上法王,但這卻無法減輕她心中的罪惡感。
露易絲小心謹慎地處理與法王間的愛戀情事,但兩年後,也就是一六六三年時,她發現自己懷孕了。在近臣柯爾貝爾協助下,法王及露易絲全力保密懷孕生子的事實。然而,法王有了第一位私生子的事全然是紙包不住火,相關傳聞不脛自走——而且未來短短幾年內會有其他好幾位。例如平安夜時,宮中盛傳有一位醫師入宮,其雙眼被蒙住,由人帶領到一位臉戴面具的女人床邊,那個人一定就是露易絲!傳聞甚囂塵上。露易絲在生產後不到幾個小時就起身參加聖誕子夜彌撒,為的是讓宮人都看見她,藉以掩蓋事實。還虛弱的她「蒼白不已,跟平常完全不同」,這般舉措雖然十分犧牲,也未能平息四起的謠言。柯爾貝爾則分別在一六六五及一六六六年將孩子送養出去。
馬車緩緩駛過法國北部的田野,瑪莉—泰瑞絲及亨麗葉塔•安妮滿懷恨意地瞪著露易絲。露易絲已有四個月身孕,正懷著第三個孩子,她面容蒼白、疲憊不堪。雖然她還愛著法王,但法王已經明白告訴她,兩人之間結束了。其實露易絲剛被封為女公爵,最年幼的孩子也獲得身分認可,但露易絲清楚知道,法王的大方慷慨,充其量只是為分手的事安撫她罷了。法王一開始甚至沒有邀請她踏上這次旅程,要她留在凡爾賽宮,法王顯然不在乎她了。
那麼露易絲怎麼會在馬車上呢?因為她無視法王的命令,強行跟著王家車隊一直到法蘭德斯地區(Flanders),求取法王的關注。聽到露易絲即將到來的消息,瑪莉—泰瑞絲痛哭啜泣,甚至因而感到身體微恙。
法王及王后都拒絕讓露易絲參與旅程,但露易絲不肯放棄,在王家車隊旁騎著馬全力奔馳。或許是因為同情棄婦,或是純粹不想把情況搞得太難看,路易十四下令讓露易絲坐進馬車中,但路易十四冷漠無情的模樣,讓露易絲完全看清路易十四對她的態度。更令露易絲羞愧不已的是,擠在她身旁的雅典娜•德•蒙特斯彭現在滿心想著的,就是如何成為法王的下一個女人,更說不定,法王早就與她同床共枕了。

雅典娜與露易絲兩人並肩而坐,形成強烈對比:露易絲纖瘦含蓄,而雅典娜則是大方外向、凹凸有致、性感魅惑並且野心勃勃。雅典娜已婚,育有二子,從一六六四年初起已隨侍王后身旁三年。王后身旁的人都是宮中一時之選的美女,而這可不是瑪莉—泰瑞絲的選擇,全是路易十四所做的安排。
二十七歲的雅典娜擁有閃耀金髮、湛藍雙瞳、無瑕肌膚,世人無不讚嘆其絕世美貌,不過當路易十四在挑選王后身邊的女官時,她差點被淘汰出局,雅典娜可是極力爭取。路易十四跟菲利浦抱怨道:「她簡直使出渾身解數,可我就是不感興趣。」既然美貌不管用,雅典娜決定善用她姊姊提昂居侯爵夫人(marquise of Thianges)的人脈,因為這位侯爵夫人是王弟菲利浦的密友。菲利浦之所以願意幫助雅典娜掙得女官一職,一方面是想確認自己對於王兄還有多少影響力,另一方面也是想要等著看好戲。
女官一職提供住宿及薪俸,正好雅典娜亟需收入,這份薪水簡直是及時雨。在就職一年前,她嫁給蒙特斯彭侯爵(marquis of Montespan),婚後夫妻倆就開始為錢發愁。原本約定雅典娜能獲得合理的嫁妝,但她的父親摩特瑪公爵(duke of Mortemart)卻為了確保替女兒討個好婚姻,誇下海口開出自己無法付清的金額。她父親同意在結婚時支付一部分嫁妝,剩下的則等到他死後靠房地遺產繳付。
雅典娜的父親處心積慮,但仍未能幫她覓得如意郎君。蒙特斯彭侯爵如雅典娜的父親一樣不善理財。絕大部分嫁妝都被拿去償付蒙特斯彭侯爵積欠的債務,他們只能用所剩無幾的嫁妝在巴黎左岸成家。而那些尚未到手的嫁妝,也可能根本拿不到,因為嫁妝協議書上可是白紙黑字表明,剩下的嫁妝金額要由女方家長直接交付到男方家長手中,而男方家長更明白告訴新人夫婦,他們別想拿到半毛錢。
修復馬車座椅要耗費一千八百里弗赫、絲綢床單再花一千八百里弗赫、蕾絲裙要兩千一百五十里弗赫,蒙特斯彭夫婦入不敷出,債臺高築,債主紛紛上門討債。絕望之下,蒙特斯彭侯爵便借錢來償付即將到期的幾筆債務。家裡的物品漸漸開始消失,連雅典娜最昂貴的耳環也被拿去抵債。雅典娜感到羞辱難耐,而她丈夫竟在此時決定從軍,留下她背負大筆債務,雅典娜心寒不已。
雅典娜當年可是帶頭恥笑露易絲的女官之一,她取笑露易絲絕望求和的無恥模樣,而其他女官也跟著表達心中的不齒。雅典娜還曾擺出一副道貌岸然的模樣,大聲疾呼:「老天爺啊,千萬別讓我變成法王的情婦啊!要是這樣,我拿什麼臉去面對王后啊。」
事實上,雅典娜的夢想就是成為法王的情婦,她聰明機靈、野心勃勃,早就鎖定法王路易十四,盼著能瞬間扭轉人生。身為瑪莉—泰瑞絲的女官,雅典娜要誘惑法王絕非難事,只要靜候時機就行了。
法王對外宣稱自己將全心全意關注戰事,而非情事,但沒多少人相信他的話。他的一舉一動,宮人們都看在眼中,像是露易絲沒有獲邀參加這次旅程,這點就讓許多人暗賭法王是想另尋新歡,而所有人都猜下個人選是雅典娜,這是因為早在六個月之前昂吉安公爵(Duke of Enghien)就已經向波蘭王后表示:「法王對蒙特斯彭夫人頗有好感,說實話,這也不意外,她的機智與美貌無人能敵啊。」
馬車一路駛過低地諸國的田野,雅典娜傾向於相信糾纏在身的這些傳言,畢竟幾天前,路易十四才邀請她兩人單獨共乘馬車。紮營地點就在不遠處了,如果情況如她所願,法王很快就會入她懷中。宮人後來稱雅典娜為「洪流」般的女人,而這股洪流全力以赴,要吞噬露易絲這顆小小「露珠」。雅典娜會不擇手段,達成目的。


本書是優雅富格調的研究計畫,深入調查有權有勢之人在太陽王七十二年統治間犯下的罪行⋯⋯塔克以澎湃熱血書寫⋯⋯為讀者打造一場精彩大戲。——瑪麗蓮.史塔西歐(Marilyn Stasio),《紐約時報書評》(New York Times Book Review)

塔克藝高人膽大,她在學術研究與故事傳誦間走鋼索。《光明之城,惡毒之城》讀來猶如阿嘉莎・克里斯蒂的懸疑小說。——潘蜜拉・托勒(Pamela Toler),「頁緣歷史」(History in the Margins)部落格站長

塔克把故事說得像經典偵探小說,為一連串複雜難解事件賦予生命。——薩德・卡哈(Thad Cahart),《新聞日報》(Newsday)

字句屬實,讀來卻如驚悚小說。——約翰・葛林(John Green),《生命中的美好缺憾》(The Fault in Our Stars)作者

像在看影集,劇名叫作《法網遊龍:十七世紀毒殺特案組》。——凱莉・法克羅斯(Kelly Faircloth),Jezebel.com

荷莉・塔克在她這本迷人著作中,融合歷史與懸疑,製造了小說般的戲劇效果,同時仍忠於現實事件情節與法國十七世紀投毒案件的真相⋯⋯本書研究深具啟發性,為我們記下人類史上這善惡模糊、引人注目的片刻。——黛博拉・布魯姆(Deborah Blum),《落毒事件簿》(The Poisoner’s Handbook)作者

作者以趣味橫生的敘事手法,巧妙重構十七世紀巴黎,呈現恐怖殘暴與警探法眼的交鋒,很能引起現代讀者共鳴。——《紐約客》雜誌(The New Yorker)

親愛的讀者:

您好,感謝您為本書填寫回函卡及書評,但我們必須提醒您幾件事:
  1. 當您為本書寫下書評及送出後,即表示您同意大塊文化可依書評內容,自行決定這篇書評是否被刊登或刪除;同時也表示您授權大塊文化可將書評之全部或部分內容,轉載刊登於大塊文化網站、網路與書或附屬子公司的網站、電子報以及刊物上。
  2. 您所寫的書評所有權屬於您所有,但大塊文化轉載刊登於大塊文化網站、網路與書或附屬子公司的網站、電子報以及刊物時,不另通知並不另支付稿費。
  3. 您的書評不得以抄襲或其他任何侵害著作權之方式為之。若涉及侵害他人之著作權,您必須負相關賠償之責,與大塊文化無涉。若檢警及司法單位因偵查之需要,您將在此授權大塊文化得將個人資料,提供與相關司法機關。
  4. 您所發表的讀者書評必須是針對該本書的內容做評論。
  5. 您的書評中禁止從事廣告及銷售行為。
  6. 請勿出現謾罵、惡意中傷、猥褻的字眼或與該書內容不相關的言論。
  7. 請勿傳述未經證實,針對公司、團體或個人的謠言。
  8. 由於發表書評兼具回函卡功能,故您需要填寫的欄位較多,大塊保證您的資料僅供大塊內部使用,大塊負保護會員資料的責任。



標註*為必填資料
*姓名:
*EMail:
性別:
*年齡:
*職業:


請問您從何處得知本書:



(可複選)
關於書名你覺得:
12345
不符合內容 非常合適
關於封面你覺得:
12345
不太喜歡 非常喜歡
關於內容你覺得:
12345
不太喜歡 非常喜歡
會不會想把本書推薦給朋友:
對我們的建議:
對這本書的評語:
*以上欄位僅【姓名】、【關於內容你覺得】、【對本書的評語】此三欄內容會在網頁上出現,其他內容僅會為後續讀者服務存入大塊資料庫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