塗鴉人:轟炸台灣

TOOYA!Taiwan Graffiti!

作者:REACH

出版社:大辣

出版日期:2008-08-01

條碼:9789866634024

ISBN/ISSN:9789866634024

定價:600元

數量 + -
內容簡介

限制級書,需年滿十八歲才能購買。 


轟炸(Bomb),塗鴉術語,指上街去偷噴。 


凡是充滿活力與創意的城市,一定會出現街頭塗鴉!像紐約、洛杉磯、倫敦、巴黎、巴塞隆納、柏林、東京、雪梨……,而這股全球化的藝術風潮,也在台灣發展中,有一群人,正用塗鴉這種無聲的語言,向全世界發聲。 


本書由資深塗鴉人REACH主催,找來分踞台灣北、中、南三地的九位頂尖塗鴉人:CHEK、COLASA、DZUSONE、EASY、FOOCHI、SAYM、RAYN、WINSTON,他們各個身懷絕技,從簽名、泡泡字、3D、狂野風格、中文塗鴉、板模塗鴉到貼紙、海報,都將本土的創作活力融入於作品中。

 

書中收錄他們的精彩作品、深度訪談以及從未公開過的獨家照片,誠懇地與讀者分享他們的創作概念、生活態度和犯罪過程(包括跑給警察追的經驗),以及在如此艱難的塗鴉環境中持續創作至今的信念,當然,還有玩塗鴉不能不知道的街頭規則。 


你對他們一定不陌生,可能曾在牆壁、電線杆、鐵捲門、電箱、橋墩、河堤上看過他們的作品,透過本書,你將了解,原來哪些圖是誰的作品?他們想傳達的什麼訊息?這麼巨幅的圖,到底是怎麼完成的?更會發現,台灣的塗鴉水準,絕對不輸給國外!

 

作者介紹

塗鴉人 REACH

 

將台灣塗鴉推上國際舞台的先鋒旗幟,把塗鴉當作畢生職志的拓荒勇者。

 

一路打進歐美、日本、中國等陣營,銳意要讓世人知道台灣塗鴉的熱血魂魄。歷經了Bomber、Wildstyle、3D等風格轉型後,REACH以成熟內斂的穿透力,將想法沉澱至源頭,褪去了精雕細琢的華麗衣裳與技巧包袱,用輕鬆寫意的態度描繪起生活上的點點滴滴。 明快的色彩,俐落的線條,勾勒出他執意嚮往的人生哲學,那時而樸實,時而糾結如麻的創作題材,隨著情緒起伏,吐露著他內心世界的混亂與悸動。

 

其自由奔放的視覺語言,吸引了時尚、設計與街頭品牌的慕名合作。身為SOUL SKOOL開山鼻祖的他,長年奔波遊走,毅力不搖地駐足在崎嶇多難的塗鴉道路上,不曾放棄。 因為熱情,所以放手一搏。因為無悔,所以勇往直前。他是台灣塗鴉發展的關鍵舵手,他叫做 REACH。

好評推薦

★ART CRIMES(全球知名塗鴉網站)、CANTWO(德國荒野風格塗鴉大師)、DAIM(德國3D塗鴉大師)、DAVID ELLIS(紐約藝術集團Barnstormers首腦、藝術家)、LOOMIT(德國3D塗鴉大師)、TILT(法國泡泡字塗鴉大師)、MC仁(香港饒舌團體LMF主唱、NSBQ品牌主理人)、米原康正(日本情色攝影大師)、包益民(PPGROUP、PPaper創辦人)、洪裕淵(普騰電子董事、Intermix創辦人)、張震嶽(歌手、WnP品牌主理人)、陳懷恩(《練習曲》導演)、方二(《塗鴉‧城市糖果地圖》作者、藝術家)、陳德政(音速青春部落格版主)聯合推薦! 

目錄規格

 

All about REACH Q&A 


1. 什麼樣的機緣下開始接觸塗鴉? 


1995年,陽光普照的某一天,我坐在滑板上翻開剛買到手的滑板雜誌,看到塗鴉出現在滑板選手身後,我不知道該用什麼辭彙去形容當時我所看到的景象,只知道後來很自然的就開始畫起塗鴉字體,並放棄了當漫畫家跟滑板選手。 
第一次噴是在自己家的屋頂,第一次偷噴在學校旁的圍牆。 



2. 介紹一下你的風格? 


從接觸塗鴉至今,我一直在找尋屬於自己的風格。我想大家對我的印象,都是近年來我常畫的兩個人物:一隻四顆牙齒、兩個閃電眼、亮得要死的粉紅熊,還有大部分在街上只出現一隻手的藍貓,我稱牠們為Pink Bear與Blue Cat。但還是有人把熊當成狗或兔子,把貓的手當草…… 


Anyway,2006那年,因為受感情與工作壓力的影響,我決定去日本旅行一趟,沉澱自己、順便找尋未來的目標,看看做創作的日本朋友們如何過日子,感受他們面對這種生活的態度,還有學習身為一個創作者該對自己有什麼樣的認知。回國後我辭掉工作,開始以貓的手作為創作主軸,以無限延伸及感受周遭環境的方式為出發點,不畫草圖,而是照自己的情緒直接畫出來。「畫我當下想畫的」這種不需要看不需要想太多、而是用感覺去畫的方式、讓我覺得很輕鬆,也很直接。所以對我來說、這才是最自由、也是我最嚮往的風格! 



3. 你的名字的由來?有什麼含意? 


Reach,表示我來過。 


在接觸塗鴉之前,我就已經開始用這名字了。從小我就很不愛讀書,而這名字是當初在英文課本上畫圖時所看到的,當時並不知道是什麼意思,只覺得好記也很帥氣就索性用了!沒想到後來發現是個非常適合塗鴉的名字,就一直用到現在。 

 


4. 你的靈感來自? 


情緒化、55(註1)的動作跟表情、起床後聽的第一張專輯、早上第一杯熱咖啡冷掉後、烤箱裡的草莓土司、紅色彈力球、射飛鏢、牆上的照片、掃地、晒衣服、陽台上看風景、旅行、京都龍安寺的枯山水、昆汀塔倫提諾的電影、米原康正(註2)的美女照、喝醉前、抽麻後、半夜騎腳踏車、冷空氣、走路、坐地鐵時聽音樂、睡前的最後一首歌加一杯熱咖啡、失眠。 

註1:55:我的波士頓梗 
註2:米原康正:www.cexwork.com 



5. 影響你在創作上最深的人事物是什麼? 


朋友、坐車離去的母親、弟弟手上的刺青、搖滾樂、電影、旅行前、旅行後、情緒、生活中的鳥事可以影響所有事情… 

 


6. 在你的作品當中,你想傳達的是? 


很多事情跟行為,只用幾句話很難解釋一切,尤其在背負著許多生活壓力跟過去的包袱下,我想傳達的事、其實沒有很直接。我希望得到認同,希望讓更多人了解塗鴉,希望身邊的朋友會因為我而知道夢想不會被現實打敗。這就是我,我的生活,我的人生過程,我所努力的成果。 


7. 你希望你的創作能帶給看的人什麼樣的感覺? 


水喔! 

 


8. 你最喜歡的創作形式是? 


用噴漆噴在牆上。我不喜歡拿著畫筆沾顏料畫在牆上,那很不痛快! 

 


9. 塗鴉時有特殊癖好嗎? 


一定要聽音樂!就算沒有也會用想像的。 

 


10. 你欣賞的塗鴉人有誰?國內外塗鴉人裡最想跟誰合作? 


123Klan、Andre、AlexOne、Berry McGee、Blek Le Rat、CanTwo、Daim、Dalek、David Ellis、DC Gecko、Delta、Doze Green、Ecb、Escif、Ewok、Esow、Fafi、Flying Fortress、Fremantle、GiantOne、Honet、Horphe、iLK、Jace、Jersey Joy、Jose Parla、Loomit、Mist、Mr. Jago、Neck Face、Os Gemeos、Pez、Popay、Revok、SheOne、ShokOne、Sixten、SoulSkool、Stormie、Supakitch、Swoon、Tilt、The London Police、WK Interact、Yok、Zonenkinder……你確定還要我繼續寫下去嗎… 

 


11. 你的職業是?聊聊你平常的生活吧! 


塗鴉就是我的職業。我替很多品牌作設計,服飾、玩具、鞋子、甚至車子等……只要覺得好玩就做。雖然樂在其中,也希望有更多機會能展現自己的作品,但說實在的、這些對我來說只是為了討生活,我並不強求。如果這世界不需要金錢,我想我會住在山上,蓋一棟有大牆的房子來塗鴉,每天沒事就遛遛狗或跟朋友聚聚,錢這種東西,夠用就好。 
我是工作狂。我的工作很好玩,所以我每天大部分的時間都在工作。平常生活很普通,就是待在家裡聽音樂、畫圖、偶而泡杯咖啡、下午帶55去公園追小孩曬太陽,吃飯時就看個DVD或電視以免跟社會脫節,沒事就掃掃地晒晒衣服或看點書什麼的。晚上會出去騎腳踏車偷噴,或跟朋友大吃一頓好料的,再去Party狂喝酒,抽麻抽到掛再回家睡大覺,這就是我的生活。 

 


12. 現在很多品牌不斷的找塗鴉人合作,你的看法是? 


很好,但合作是互相的。台灣塗鴉人的確需要更多的發展空間與合作機會,而這件事在歐美或是日本與香港早已很普遍,我認為應該在具備好經驗與實力之後,才開始邁向這一步,而不是在還未了解塗鴉的文化背景與價值之前,就為了出名而做。 


任何藝術形式走到最後,難免會與商業結合,畢竟大家都要吃飯過日子,但創作者本身不能因為這樣而忘記塗鴉的意義。雖然合作的目的大多是為了商業考量,但如果保持對創作的熱情,就會讓人感受更深。也就是說,當你越想著要出名,就越得不到名氣;當你只做好自己,就會得到更多人的支持。 

 


13. 你覺得塗鴉是否有一個理想的產業或是職業型態?會是什麼樣子? 


有,塗鴉當然能成為職業,而且許多塗鴉人已經做到了。 
從平面視覺到廣告、插畫、玩具設計,攝影、品牌規劃、策展等……這些都是塗鴉能夠發揮的領域,甚至更多。 


雖然機會跟身在歐美國家的塗鴉人比起來還是有差,但只要作品夠成熟,就不必擔心環境問題。以前我聽過一句話:「會畫圖的人很幸福,只要雙手還在,走到哪都能工作!」我覺得很有道理。所以,其實方法很多種,不論身在哪裡,重點只是看自己肯不肯努力去做而已,更何況塗鴉是在街上,哪怕沒人看到! 


14. 你覺得在台灣玩塗鴉最大的限制是什麼? 


其實全世界的塗鴉環境都差不多,只差在玩的人多或少,或配備足不足夠而已,但只要你有心去找去做,到頭來都不會是問題! 


剛接觸塗鴉時,我根本沒聽過有噴頭這種東西,知道後,我就花很多時間去找,拜託在國外的朋友買回來,一直到現在都是。沒有像Krink(註3)的筆,我就用鞋油或漿糊改造;噴漆難噴、顏色不夠、不能裝噴頭,我就找工廠合作生產塗鴉人專用的噴漆。哪樣東西沒有,我就找,找不到就自己做,做不出來就拜託人家買,反正一定會有辦法! 


然而,在我真正了解海外的塗鴉環境後發現,再有名的塗鴉藝術家都不一定是單靠塗鴉在過活,雖然這樣表示真正能靠塗鴉維生的人只是少數中的少數,但並不代表想以這為職業會是錯的選擇。大部分的人都會找份工作來維持生計,用剩下的時間來塗鴉,少部分的人卻能把塗鴉當作職業用心經營,試著闖出一片天。不管哪種做法,重點都在如何選擇跟經營要走的路而已。所以對我來說,只要有心、就沒有限制。 

註3:Krink a.k.a KR:美國知名塗鴉專用麥克筆品牌 

 


15. 如果有人蓋你的圖,你會怎麼做? 


這件事早已涵蓋了一種不成文的規定,一項塗鴉界特有的自然法則,有些人在這件事上學會了互相尊重,有些人不顧一切要告訴全世界他是誰,而誰會遵守,誰不會,都是看自己,很難評論出真正的對錯。如果是我,我會蓋回來,畢竟每幅作品都花了我很多時間與心血,當然不會甘心就這樣認輸。也曾經先跟對方溝通後,了解事實上是哪種情況才做決定。但不管如何,這種事總是沒完沒了,最後你只是少一個朋友,多一個敵人,甚至還不止… 


玩塗鴉的人已經夠少了,但還是有人玩這套,雖然這是很自然的現象,但我一直覺得,這不適合出現在全數加起來不超過30位塗鴉人的台灣,然後再聽到有人抱怨環境不好、政府不支持、沒有塗鴉的空間等等……塗鴉人如果不支持塗鴉人,也不懂團結,那要怎麼玩下去?玩下去有什麼意義跟未來? 
當然每個人都可以很自私的做自己,不管這些問題的存在,但在我感受到大部分台灣塗鴉人一直處於孤軍奮戰的狀況後,我不免聯想到自己也想到台灣塗鴉的未來。所以我認為,是否在彼此之間跟空間上達成一種共識,然後一起打拼出更好的環境才是。 

 



16. 你是用什麼樣的心態去看待塗鴉這件事? 


很自然。其實當別人問我這問題時,我腦子裡想到的並不是塗鴉,而是我的生活與家人,還有我該如何做才能繼續走下去… 

 


17. 印象最深的一次塗鴉經驗是? 


被抓的兩次印象都很深。 
第一次被抓是在2001年,我、FOOCHI、BOSS和JASON,都帶著馬子加上一台音響,在滑板運動場與穿著海軍陸戰隊紅短褲的管理員大打一架後,被警察伯伯帶回警局泡茶,之後以將整個場地刷回白色當成交換條件而無罪釋放,但最後我們刷掉其他人噴的部分,留下自己的圖,運動場的主管也覺得這樣比較好…… 


第二次是2007年,我與DZUS到法國展覽,某一晚我們上街Bombing,帶了很多噴漆、貼紙加麥克筆,在度假勝地天氣爽朗心情好過太爽沒有警覺心的狀況下,結束前五秒鐘,站在飯店門口等服務生來開門,手才剛握上門把時,突然被三名以警車甩尾登場、荷槍實彈的法國警察以不到三秒的時間逮捕,銬上手銬押進警車,開始朗讀我們的權益(其中一名還手持老虎槍……) 


接著就載著我們在城裡兜風到處搜尋證據,說很早之前就在監視器上看到我們,一路跟監到飯店門口才進行逮補,聽到這,我跟DZUS有默契地對看了一下,心裡都想著:「剉賽啊…」因為在我們剛抵達法國時,很多人都警告過我們偷噴要小心,法國抓很緊,而且刑責很高,罰金很貴。 
但很幸運的,最後在因為找不到證據的情況下無罪釋放,警察也把貼紙還給我們,並且告知我們不要再貼了……(那幹嘛還……) 



18. 塗鴉時會準備的用具有哪些?都去哪買? 


BOMB牌噴漆(自家廠牌)、NY FAT噴頭(託朋友從美國帶回)、3M防毒面具(台北後火車站五金行)、矽膠手套(雜貨店)、麥克筆(用鞋油或漿糊改造)、貼紙(找印刷廠印,或買空白的回來畫)、裝噴漆的背包(選耐操的用)、相機(OLYMPUS用五年摔不壞)、iPod(一連串跑得快搖滾樂)、多喝水(各大便利超商)、口香糖(一定要Watering KissMint)。 

 


19. 給想玩塗鴉的初學者一些建議吧…… 


早期年輕時常沒錢買漆來噴,但我最少每天都畫一張完整的圖,慢慢畫久了,就會開始找到自己的方向。然後盡量去了解塗鴉的歷史與規則,雖然技巧是必須,但精神才是最重要的,找到塗鴉對自己的意義才能使自己持續玩下去。而且無論如何,都要督促自己常上街去噴,只待在家畫不叫塗鴉。 

 


20. 如果有人想向你學習,你的回答會是? 


過去我有過不少教別人的經驗,但到最後我會覺得,塗鴉、是不能用教的,因為它是種以個人風格為出發點的東西,不只在畫面上,行動上也是,要當炸彈客還是藝術家,都必須靠自己找出那條路。 
能教的只有技巧跟經驗,但技巧只需要十分鐘就能懂,剩下的一切,都要憑自己的耐心去琢磨,所以如果有人要學,我當然樂意分享我的經驗,但我會先告訴他上面這段話,然後要他每天畫兩張完整的草圖,每個星期最少出去外面噴兩次,一年以後再重新想想這件事,他就會知道有沒有這個必要找人學了。 

 


21. 未來的計畫? 


到更多地方展覽、旅行。 
我是個想到就做的人,不會想太多後果,因為想太多只會做不成,所以這種個性驅使我完成了很多事。 


22. 塗鴉最吸引你的地方在哪? 


自由。 

 


23. 一路下來有何感想?還會玩多久? 


我想很多人都跟我有過一樣的想法,常常不知道自己在做什麼,或是感到失去方向。出社會後,我就一直期望自己有一天能把塗鴉當成事業來作,因為能夠把興趣當成職業是件很幸幅的事,但其實很多人覺得我不行、我辦不到,尤其我又身在台灣。 
身邊玩塗鴉的朋友大多都有份正常的工作,然後用剩下的時間來塗鴉,我試過這種方式,但總是因為塗鴉而顧不好工作,而且很不快樂,所以最後還是發現自己適合把塗鴉當成職業,這樣最快活也最開心。 


直到現在,我的家人有時還是會勸我要找份正常工作……這是很現實的問題,因為我不是只需要對自己負責就好,但大致上,他們還是支持我的,畢竟我努力了很久,而且我太清楚自己要的是什麼。目前為止,塗鴉就等於我的人生,我想過放棄,但我不會,雖然不知道到最後會是怎樣,但有誰知道?不做又怎麼會知道? 
現在我身邊的朋友和家人都很支持我,我的努力也開始有了點成績,不管結果如何,我想那對我來說都不重要,重點是這過程,起碼我放手一搏試過。所以我從沒想過自己會玩多久,只想著怎麼做才能持續走下去,才會讓自己更好。 

 


24. 塗鴉對你來說是什麼? 


一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