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百歲的睡鯊與深藍色的節奏

Havboka

在四季的海洋上,從小艇捕捉鯊魚的大冒險

作者:摩頓.史托克奈斯

原文作者:Morten A. Stroksnes

出版社:NB專案

出版日期:2017-05-03

條碼:9789866841866

ISBN/ISSN:9789866841866

定價:380元

購買電子書

數量 + -
內容簡介

 

就在我被帶入黑暗之際,我覺得一切都完了;我不可能與這樣的水壓對抗,氧氣的消耗量比預想的還要快。周遭陷入一片黑暗時,各種千奇百怪的生物開始對著我眨眼。 

 

兩名男子,搭乘一隻小艇出海;海面下,一頭巨獸正窺視著他們。

 

巨獸的名字叫格陵蘭睡鯊,是生活在挪威羅浮敦島深水海域裡的巨鯊,平均年齡為兩百歲。讓睡鯊惡名昭彰的不僅是牠的龐大體積,還有其含毒的肉質,使人吃了後出現幻覺、腳步蹣跚,陷入瘋癲狀態。鮮少有人親眼目睹過神祕的睡鯊,作者和友人深深被睡鯊所「迷醉」,展開了捕鯊行動。

 

 

冒險過程中,他們不只要懂得如何捕鯊,也要克服海洋難以預知的狀況,包括地球上最大的漩渦。作者還企圖從不同角度:生態、歷史、文學、科學、詩歌、傳說與神話,去了解這片海洋、去感受其四季不同的生命節奏。 

 

捕鯊只是藉口,提醒我們許許多多存在於深海裡被遺忘或未知的名字,也許才是真正的目的。人類主宰了海中的魚、空中的飛禽、地面上爬行的動物。在所有大滅絕事件中,海洋都扮演關鍵角色。海洋中的進程與循環是如此緩慢,以至於真正的問題浮現時,要想補救已經時不我予。 

 

沒了人類,海洋還是會過得好好的;沒有了海洋,人類的生存就無以為繼了。

作者介紹

Morten A. Strøksnes(摩頓.史托克奈斯) 

 

1965年生於挪威極北部的希爾克內斯(Kirkenes),現居奧斯陸。為觀念史學者、新聞記者、攝影師與作家。於2006年出版《北挪威動態》(Hva skjer i Nord-Norge?),2010年出版《剛果謀殺案》(Et mord i Kongo)。他因為上述兩部著作,及其新聞報導與專欄,於2011年獲頒特優書面挪威語的語言著作獎。

 

《剛果謀殺案》進一步獲提名角逐挪威文學獎基金會所設立、用於獎勵新進出版文學著作的伯瑞格獎(Brageprisen)。於2012年出版《龍舌蘭酒日記》(Tequiladagbøkene),描述位於墨西哥馬德雷山脈,毒梟進行火併的戰場。 

 


譯者簡介: 郭騰堅

 
1986年出生於臺中市,臺灣大學英國文學學士,瑞典斯德哥爾摩大學翻譯學碩士,瑞典商務院(Chamber of Commerce)認證譯者,現居斯德哥爾摩。 
譯有《永不拭淚三部曲》(Torka aldrig tårar utan handskar)(三採文化出版) 與《我,跟自己拚了!》(Bli best med mental trening)(三採文化出版)等書。

好評推薦

得獎紀錄 

 

 

 

名人推薦 


邵廣昭(國立臺灣海洋大學講座教授) 
莊守正(國立臺灣海洋大學、環境生物與漁業科學學系教授) 
張卉君(黑潮海洋文教基金會執行長) 
廖鴻基(作家) 

 

 

在所有本人讀過、描述羅浮敦海域生物型態的作品中,就屬《四百歲的睡鯊與深藍色的節奏》最獨樹一幟。它更是深具教育意義⋯⋯作者以生花妙筆,藉由報導式筆法使親身經歷躍然紙上,展現在讀者面前。但史托克奈斯在三百多頁行文中最重要的功績,在於對水下生物的描述⋯⋯本書是文學的瑰寶,出色的散文,更是敘事藝術的結晶⋯⋯ 
——約翰—亞恩.史託霍格(John-Arne Storhaug),《羅浮敦郵報》 

 

獨一無二的海釣體驗!摩頓.史托克奈斯以冷靜沉著、全然質樸的語言,搭配具體扼要的句型、充滿喜樂的說書筆法。在精簡扼要的同時,他又能將字字句句推向充滿詩意、文采的高峰⋯⋯唯有最登峰造極的作者,才能將兩種風格貫串為一。 
——辛德.霍德納(Sindre Hovdenakk),挪威《世界日報》 

 

《四百歲的睡鯊與深藍色的節奏》正是摩頓.史托克奈斯的登峰造極之作,在挪威小說圈已有的境界以外更上一層樓。就純文學而論,它堪與約翰.鮑爾的《最後一個維京人》和厄尼斯特‧海明威的《老人與海》比美⋯⋯它的有趣程度,簡直無與倫比。充滿詼諧的幽默,和雨果之間友情各階段的變化,形成貫串全書的主線。 
——古德蒙.謝達爾(Gudmund Skjeldal),《卑爾根時報》 

目錄規格

 
格陵蘭鯊,是潛伏在挪威沿岸峽灣深處的史前生物,分佈海域一路直達北極圈。通常,棲息在深水處的鯊魚,體型比淺水鯊小得多。不過,格陵蘭鯊是其中的例外。牠們的體型比大白鯊還大,因此是世界上最大的食肉鯊(鯨鯊和姥鯊體型更大,不過牠們以水中浮游生物為食)。最近,海洋生物學家發現,格陵蘭鯊的年齡有可能上達四百歲。理論上,我們要捕捉的格陵蘭鯊完全有可能在馬丁.路德的時代就出生了。 

 
大海對我們呈現出灰藍色、異常冷漠的表情。海面光滑而蒼白,近乎軟弱無力;秋天的空氣清爽、乾淨。挪威西岸峽灣兩側的山頂上,已經覆蓋著白雪。羅浮敦島山壁的輪廓,彷彿是被尖銳的刀刃所割出的,不過其山坡的線條倒是相當柔和,沒有陰影或顯著的對比。西南方的天空,雲朵之間的稜線清楚而分明,讓人想起了大理石。再也沒有比海洋更寬廣、更有耐心的事物了。 

 
懸掛大西洋鱈時,我們會盡可能希望天候符合下列條件:清爽、半潮濕的海風、充足但不會產生熱度的光線──攝氏一度或兩度的氣溫,使魚肉循著適當的節奏晒乾、成熟。下點小雨,並不礙事,但要是長時間、豐沛的雨量,就絕對不妥當了。高手們會將魚背朝向西南方懸掛,使雨水不致滲入魚腹。此外,空氣還不能太過乾燥。溫暖、不流通的空氣,會導致魚肉品質不佳。所幸,史柯洛瓦島極少受最後這種天氣類型所苦。 

 
我們的老祖宗登上陸地,但我們體內仍有許多海洋的成分。那使我們具備吞嚥與說話能力的肌肉與神經,可都是在海洋中演進而來的。鯊魚和其他魚類使用肌肉與神經,移動自己的魚鰓。鯊魚與人類──格陵蘭鯊與我們──腦部的神經路徑有著相同的結構。兩顆腎臟與一對耳朵,也是過去在海中生存所留下的紀念品。我們的雙臂與雙腿,則是從魚鰭演進而來。我們,以及絕大多數的動物與鳥類,和魚類所分享的共同性,可都不僅止於皮毛而已。 

謝辭 
註釋

購買電子書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