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普就是一切都很好

POPism: The Warhol Sixties

沃荷的六〇年代

作者:安迪.沃荷、帕特.哈克特

原文作者:Andy Warhol、Pat Hackett

出版社:NB專案

出版日期:2017-03-03

條碼:9789866841842

ISBN/ISSN:9789866841842

系列名稱:N01

定價:450元 |79特價:356

優惠期限:2023-02-28止

購買電子書

數量 + -

 

要是沒有這群瘋狂的嗑藥者, 
在我身邊喋喋不休,做一些他們的瘋癲事兒, 
我可能會失去創造力。

內容簡介

由普普教皇安迪.沃荷撰述美國普普文化最迷人的黃金十年(1960-1969)。 
沃荷如何定義「普普文化」。 


傳奇的「銀色工廠」,聚集了最具才華、最瘋狂、最莫名其妙的人物。包括那些今天殿堂級的明星和作家,當時才剛嶄露頭角,如巴布.狄倫、盧.裡德、米克.傑格、勞勃.狄.尼洛、蘇珊.桑塔格、楚門.柯波帝;又或者過早耗盡自己的年輕生命,如伊迪.塞奇威克、珍妮絲.賈普林等等。

 

瞭解沃荷的創作重心由繪畫轉移至拍攝電影的歷程。 沃荷親述被極端女權分子槍擊、命懸一線的經過。

 

「這是我對一九六○年代發生在紐約的普普風潮的個人觀點⋯⋯它是一個回顧,回顧我的朋友和我當時的生活情景——回顧繪畫、電影、時尚以及音樂,回顧超級巨星以及人際關係,它們構成了我們在曼哈頓閣樓裡的場景,我們管那個地方叫工廠。」 


一場文化風暴席捲了1960年代——普普藝術、迷幻文化、巴布.狄倫、地下電影——而風暴核心就是安迪.沃荷。他的工作室,名為「工廠」的一間曼哈頓閣樓,是60年代文化場景的中心,就在這個銀色工廠裡,他創造出界定普普藝術的康寶濃湯罐頭以及許多的文化偶像。

 

從地下絲絨、滾石樂團,到伊迪.塞奇威克,也都在這裡串門子、打轉、揮霍青春——這些特立獨行的年輕人,構成改變世界的一場青年震憾(youthquake)。沃荷在本書毫無保留、幽默地閒話這黃金十年的內幕故事。 

 

青春爆炸的沃荷六○ 


◎迷人的年輕人是不工作的 
◎聰明而缺乏紀律 
◎比起十年前許多人看起來都更顯窈窕和漂亮 
◎睡眠變得過時,因為有太多事情要做 
◎所有東西都需要「宣傳」,幾乎什麼都能免費弄到手 
◎強調事物的真實本質 
◎不必去讀一本書才能成為這種文化的一部分,只需要去購買它就可以了 
◎任何人不管他們是誰、穿著如何,都有權利去任何地方去做任何事 
◎衝突不斷的年代,最後直到所有社會障礙都受到衝撞為止 
◎跑歐洲是時髦事兒,每個人要不是剛從歐洲回來,就是正要去,或是正設法要去 
◎擅長廢物利用是一門技能、能引以自豪的本領 
◎在習以為常的東西裡看到它新的一面 

作者介紹

Andy Warhol(安迪.沃荷)


1928 ~ 1987,畫家及平面藝術家,六○年代初以「康寶濃湯罐頭」、「夢露」等絹印畫作轟動了當時的藝術界。他也製作了大量的電影作品,包括《雀爾西女郎》、《帝國》等。六○年代中至七○年代早期,他的「工廠」工作室成為一眾年輕音樂人、藝術家、社交名流的聚集地,並有如超級明星般被媒體所追捧報導。
 
一九六八年遭到激進的女權分子槍擊,此事影響了他日後的人生與創作。沃荷在一九八七年逝世於紐約。 
 
著作有:a, A Novel (1968)、The Philosophy of Andy Warhol (From A to B & Back Again) (1975)、POPism: The Warhol Sixties (1980)和The Andy Warhol Diaries (1989) 

 

 

譯者簡介 :楊玉齡 

 

輔仁大學生物系畢業。曾任《牛頓》雜誌副總編輯、《天下》雜誌資深文稿編輯,現專任自由翻譯寫作,以科普書籍為主。

 

著作《肝炎聖戰》榮獲第一屆吳大猷科普創作首獎金籤獎、《臺灣蛇毒傳奇》榮獲行政院新聞局第二屆小太陽獎;譯作《生物圈的未來》榮獲第二屆吳大猷科普譯作首獎金籤獎、《消失的湯匙》榮獲第六屆吳大猷科普譯作銀籤獎、《大自然的獵人》榮獲第一屆吳大猷科普譯作推薦獎、《小提琴家的大拇指》榮獲第七屆吳大猷科普譯作推薦獎、《雁鵝與勞倫茲》榮獲中國大陸第四屆全國優秀科普作品獎三等獎。

目錄規格

致謝 
前言 

1960-1963 
普普的特性就是「隨處可見」,所以大部分人還是把它視為理當如此,但我們卻對它驚嘆不已——對我們來說,它是一門新藝術。一旦你「搞懂」普普,一個符號在你眼裡,再也不會是原來的樣子。然後一旦你思考過普普,美國在你眼裡,也再不會是它原來的樣子了。 

1964 
很多人都以為,工廠裡的訪客是為了和我廝混而來的,以為我是某種巨大的魅力源,是每個人想要見的,但事實上完全相反:是我想和他們每個人廝混。我只不過是付了房租,而那群人會來,只是因為門沒關。人們並不特別有興趣想看我,他們有興趣的是看到彼此。他們來這裡看還有誰也來了。 

1965 
帕拉佛納妮亞精品店在六五年底開張,又帶動了另一股潮流—— 這些店鋪早晨很晚才開,甚至中午才開門,但是營業到很晚,差不多晚上十點。有些精品店甚至營業到半夜兩點。當你進去試穿時,你會聽到像是〈滾出我的雲朵〉這類歌曲——於是你買衣服時的氛圍,和你將來穿著它們時的氛圍,大致是一樣的。而且這些小精品店裡的店員,作風也總是一派輕鬆,就好像他們是在自家公寓的某個房間裡——他們會隨意坐著,翻雜誌,看電視,吸食一點麻藥。 

1966 
在那個年頭,你即使身無分文,還是有可能可以過日子,而地下絲絨就差不多是這種情況。盧告訴我,他和約翰有一次連續幾週都只吃燕麥過活,而且掙錢的來源只有靠捐血,或是擺姿勢給不入流的週報拍照,來搭配他們那些驚世駭俗的報導。 

1967 
體育館對我來說,是極致的六○年代地點,因為就像我說的,我們讓它保留原狀,墊子、雙槓、舉重、吊環皮帶以及槓鈴。你會想說,「體育館,哇,真棒」,然後等你再看一眼這些你習以為常的東西,你看到它新的一面,而這便是一個很好的普普經驗。 

1968-1969 
我明白到,在這之前我們沒有碰上壞事,只是時間的問題。瘋狂的人總是令我著迷,因為他們是這麼地有創意—— 他們沒辦法做出正常的事。通常他們都不會傷害別人,只是自尋煩惱而已;但是我以後怎樣才能知道是哪一種狀況? 

後記

購買電子書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