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作者為國寶級白目

作者:馮光遠

出版社:NB分公司

出版日期:2006-09-07

條碼:9789868202764

ISBN/ISSN:9868202760

定價:250元

數量 + -
內容簡介

馮光遠在中國時報人間副刊「三少四壯」專欄寫的一些東西,終於整理好集結出書了。 


他這次化身成為著各種身分隱藏在你我之間,透過他的觀察,用搞笑的字,幽默的口吻,把各種小人物的行為,表演的栩栩如生。

 

或許出現在是好笑,也是嘲諷,但就是不能太認真,否則就失去他搞笑的意義。

 

 

 

內文摘錄

 

偶爾,要過個完全不理眾人的一天 

很多年以前,上帝創造了安息日,於是人們在工作六天之後,有一天的休息。後來有人多事,在日曆上把這一天染上紅色,於是連小孩子都知道,當日曆撕到紅色這一天時,爸爸跟媽媽會睡很晚,這一天叫做「星期天」。 

又過了很多年,有一種叫做「左派」的人,認為上帝訂定的這個休息規則不是很理想,於是幫上帝又加了一天,後來也有多事之徒,在日曆上把這一天塗成綠色,於是小孩子又知道,當日曆撕到綠色這一天時,老爸跟老媽也是晚起,這一天叫做「星期六」。 

理論上,星期六、日是一星期當中最輕鬆的兩天,當然這只是理論上。因為經過多年驗證,很多人發現,一個星期最忙的兩天,怎麼搞的,竟然是理論上應該最輕鬆的星期六跟星期天。 

以一個上班族來講吧(懶鬼、沙豬以及家有非法菲傭者除外),洗衣、買菜跟做家事通常是週末的重頭戲,如果你有上進的小孩,送他們去才藝班將固定消耗你一堆時間;如果你人緣好,點頭之交的婚禮怎能缺席;如果你在公司的人事階梯上已經投資不少,週末去老闆家替他出一些裝潢上的點子甚至參與施工自是免不了;如果你是血拼一族,兩天夠用那才怪;如果你還熱中運動,兩天帶來的疲勞,通常會超過前五天的總和;如果你沒有精算過就包個自以為可補貼生活的外務來做(例如寫三少四壯),那是最慘,你會忙到連上帝跟左派都沒辦法救你。 

於是對越來越多的人而言,週六跟週日,擺明是為了方便你投入前五天無法完成的工作而存在,或者,為週末額外的活而設,此時,你也許會懷念週間比較悠閒的上班日子,希望週末趕快過去。 

有了這個認識,我們才能進入下一個概念──如果不想辜負上帝跟那些好心的左派,我們是不是應該重新定義安息日? 

我的意思是,非得等到週末才能休息嗎? 

當然不是!其實只要有足夠的勇氣,任何一天都可以是安息日!只不過習於社會遊戲規則的你,這個時候就要全力克服懦弱這件事,過了這一關,你就可以跟上帝平起平坐,祂說安息日是禮拜天,你說其實星期三也可以。 

對,星期三,雖然有兩個會要開,三個決定要做,可是毫無緣由地,突然生出的倦勤念頭,就是讓你不想上班,這次,拿出勇氣,告訴自己,去他的升遷,去他的競爭力,去他的不可或缺的螺絲釘,去他的成長曲線圖,去他的沒有你公司的大門打不開,去他的星期五是提案截止日,去他的已經沒有假可以請了,去他的這個,去他的那個,總之,三個字,去他的。 

決定把這一天當作神聖的安息日,就任何事都不做,其中當然包括接電話,有電話進來就讓它響,不可對打電話的人有絲毫惻隱之心,要知道,對任何公司來講,沒有一個人是重要到不可或缺的,所以,一旦決定當天是安息日,就貫徹到底,電話鈴聲再淒厲,也聽若未聞,今天是老子的安息日,算你倒楣──如果一天沒有露面,竟然一通電話也沒有,這個時候才真要擔心咧,是人緣太差?還是自己的確是可有可無的角色? 

即興出來的安息日,會讓你重新認識人生,翻翻書架上的舊書,坐個半小時的馬桶,趴在窗台瞄樓下行人,躺在沙發上看一天的電視購物,脫光衣服讓身體透個氣,對著鏡子練習勞勃‧狄尼洛在《計程車司機》裡的台詞「Are you talking to me?」假裝老闆追問昨天怎麼沒上班,反正,過他一個完全放鬆不理眾人的日子。 

毫無緣由地給自己一個驚喜,你所需要的,不過是勇氣而已,這種好康哪裡找?如果你因此被開除,來找我興師問罪,記住,我的「Are you talking to me?」可是台北第三棒的演出(前兩名是紀蔚然父女,請看他的新書《終於直起來》P.100)。 

(本文作者為置入性行銷高手) 
 


新概念書店 

朋友抱怨,為什麼各個書店的書籍分類都這麼相像,在甲書店不知從何找起的書,到了乙書店,還是一頭霧水。 

我說也是。 

讀者諸君如果不信,不妨到各個書店看看他們的分類,哲學、文學、政治、歷史、烹調、洗手間、緊急出口,是不是都差不多? 

所以我認為,書店的分類如果能夠更「友善」一點,讓不常進書店的人,都能很快地找到書,或者,至少讓這些人知道某個分類究竟是怎?回事的話,也許書店的生意會更好。 

例如,有些人買書,也不過就是釣馬子把幸子的時候把書捧在胸前,讓自己看起來更有氣質罷了,這個時候,如果有一區的書,直截了當地用「讓你看起來更像公立大學研究生的書」做為類別名,你說,這種分類是不是很貼心?有了這種分類,就不會有人洋文書找老半天,最後胸前抱本內行人一看就想笑的書,「這傢伙抱本西洋農民曆幹嘛?」 

其實,真有這麼一種分類的話,有不少書可以擺上去,尤其是「什?什?學」的,像「經濟學」、「微生物學」,不過要注意的是,「什?什?學」後面如果有「概論」、「導讀」的話就不必了,因為那是給初學者看的,不是公立大學研究生會抱在胸前的書。 

另外,書名的第一個字如果是「後」,通常也可以擺到這個分類裏,例如「後現代主義與有氧運動」、「後蔣經國時代的交通規劃」等等,不懂這本書在講什?沒關係,書名上有個「後」字就對了。 

當然也有人是真的想改變氣質,只是沒有那麼多時間罷了,我講的是那些短期之內就要去應徵工作或者相親的人,這個時候,書店裡如果有「兩天之內改變氣質的書」這種分類,也會嘉惠一些人。當然,每個人的體質不一樣,同樣的內容,有些人讀了,兩天果然見效,有些人得花上一個星期甚至一個月慢慢調理,才能讓氣質更好,所以這個區的書就應該要有警告標誌「本區的書可能跟您的體質並不相容,請依照專家指示閱讀」。 

如果書店的分類都這麼為顧客著想,那就好分了。譬如,「很厚又很便宜的書」,這種分類可以替那些想用書來裝飾房間的人省下很多逛書店的時間。「哇,這邊的書都好厚,買十本就可以把書架塞滿,什麼?一本才一百二,太便宜了!」客人進來十分鐘就把書架搞定,是不是很方便? 

「中間挖洞,可以藏錢的書」,這個分類乍看之下好像不會有什麼銷路,可是誰知道,這年頭離婚率高,說不定反而會熱門。雖說是藏私房錢,但是應該也可以藏銀行存摺、股票,不過選擇這種書的時候,一定要注意,書脊上的書名要平凡、不引人注意,否則買了本「飯島愛的秘密花園」來藏錢,本來人家根本就沒有意思偷你私房錢的,可是最終私房錢還是不見,「哇,飯島愛,太棒了,咦,怎麼中間是空的,哇,好多錢!」 

「廁所裡看的書」,這絕對是一個大家都會去逛的分類,而且會是個大分類,由許多小分類構成。不要誤會,這裡所謂的「大」、「小」跟上大的還是上小的沒有關係,因為可以擺在廁所裡的書實在是太多了,所以這個分類會很大,而書的性質又很雜,所以小分類會很多。為什麼會很雜,因為每個人在廁所裡看書的理由不一樣,有人喜歡在廁所看章回小說,便秘嘛,時間多的是;有人喜歡看食譜,拉完總要補充吧,先想想待會兒要吃些什麼。所以「廁所裡看的書」這個分類,會又大又雜。 

書店的分類用這些新的邏輯去思考,我想很快地,書店就會變成大家都喜歡去逛的一個地方,因為找書方便嘛,這時就算是一個黑道,都能在「取綽號必備參考書」或「可以擋扁鑽的書」書區,輕易地找到他要的書,這個時候,不要再說黑道不讀書了。 

(本文作者為職業賭徒) 
 


買那本書的人,通常也買這本書 

有些商業發明,你不知道發明者是誰,可是如果商業圈也有奧斯卡的話,這些人都應該得到一座「業績貢獻奧斯卡」。 

例如大賣場在收銀台上擺一堆有的沒的,「先生您再買十三塊錢的商品就滿三百元,可以得到本店贈送的小手電筒一個。」「十三塊錢啊?」「對,只差十三塊錢,您要不要買這個小狗掛飾,才十五塊錢。」「好吧,給我一個掛飾。」「謝謝您,這是本店贈送給您的小手電筒。」 

於是這位老兄,帶著他以為最後總會用到事實上卻一輩子用不到的小手電筒跟小狗掛飾回家,至於那個積極的店員,則可能獲選「本月最佳員工」。 

在網路上,雖然沒有店員纏著你多買十三塊錢的東西,可是因為設計得宜,你可能額外買了一千三百塊錢可有可無的東西都還不自覺。 

網路書店、網路唱片店應該是兩個最可怕的地方。 

其實也不過想買一本Loretta Lux的攝影集,進入網路書店,書店告訴你,買Loretta Lux攝影集的客人,通常也會買Rineke Dijkstra,以及David Hilliard,或者Larry Sultan的攝影集,另外,瀏覽這本書介的讀者,通常也瀏覽Brian Eno跟Spoon的唱片介紹。於是一個意志不堅、愛看攝影集、也聽搖滾樂的讀者,開始在網頁間忙碌異常,以致於最後下網的時候,渾然不覺得下個月信用卡帳單會帶來多大的災難。 

網路書店聰明的地方就在此,他們知道許多文化人通常沒有數字觀念,可是又喜歡買齊作品,於是設下「買那本書的人,通常也買這本書」的陷阱,如果兩本一起買,折扣更多,卡債逼人的悲劇,就從這種地方開始。 

這種慫恿你買一堆其實不太需要的商品的商業發明,要是哪天各行各業都學上了,我們的社會成了一個過度消費的社會,那不知道會有多浪費。 

想像你上餐廳用餐,侍者遞上一份應該是電腦整理過的菜單。 

「我要一個京醬肉絲,一個豆瓣黃魚。」 
「先生,您要不要試一試我們的水煮牛肉,點京醬肉絲跟豆瓣黃魚的客人,通常也點水煮牛肉。」 
「也好,試試看。」 
「您要不要點一客乾煸四季豆,點上面幾道菜的客人,他們點青菜的時候,通常點的是乾煸四季豆。」 
「聽起來不錯,那就乾煸四季豆。」 

顯然,這是一家川味餐廳,你吃的,正是口味相同的客人在不同時間相同的選擇,還好這只是一家川味餐廳,點太多,吃剩的打包帶回家就是了,不會出太大的問題。 

會出問題的,通常都沒有辦法打包帶回家。 

「喂,你說,她是誰?」 
「喔,她啊,最近到我們班上補修學分的學姐啦。」 
「學姐?學姐要每天一起吃飯嗎?」 
「不是啦,人家說,交妳這種潑辣型女友的人,通常也會交一個姊姊型的女朋友當作補償。」 
「補你個頭啦!」有著兩人親密共餐畫面的手機隨即飛過來。 


另外,要是哪天「買那本書的人,通常也買這本書」的概念,一些奇怪的圈子如黑道也模仿應用,那才真的不敢想像。 

「老大,待會搶超商的時候,誰把風?」 
「小猴把風,我們兩個進去搶。」 
「搶完要去打電動嗎?」 
「什麼打電動,你知不知道,搶完超商的搶匪,通常都順道再搶一家加油站。」 
「老大你真有學問,那我倒想請教你,幹我們這行的,通常還可以幹什麼?」 
「根據統計,幹我們這一行的,通常也可以幹縣市議員或者立法委員。」 
「什麼?他們也是強盜?」 
「廢話,你都不看新聞的啊?」 

(本文作者為現金卡拒絕往來客戶)馮光遠在中國時報人間副刊「三少四壯」專欄寫的一些東西,終於整理好集結出書了。 他這次化身成為著各種身分隱藏在你我之間,透過他的觀察,用搞笑的字,幽默的口吻,把各種小人物的行為,表演的栩栩如生。,或許出現在是好笑,也是嘲諷,但就是不能太認真,否則就失去他搞笑的意義。

作者介紹

馮光遠

 

現任 中國時報文化中心主任 
曾任 中國時報主筆 
   時報周刊副總主筆 
   青少年網站Y邦(YBomb.com)總編輯 
   電影《喜宴》編劇 
   中國時報娛樂週報總編輯 
   「給我報報」總編輯 
   金石堂書店行銷創意總監 
   著作 《50/50》攝影 (網路與書出版) 


五十張的黑白攝影加上五十個朋友的解釋。從現在的角度來看,馮光遠的攝影也是相當「古典」的。

 

他長期迷戀於那個社會大劇場的視覺空間裡,不斷變動、上演的各種戲碼,並且以敏捷的觀看與「決定性瞬間」的鏡頭捕捉能力,將一個個精彩的「劇照」凍結、提煉出來。

 

這些「劇照」與戲碼,許多來自紐約這個城市;那裡充滿空間與人的故事和鏡頭,只看讀者能否提出一種可資意義化或風格化的社會風景與觀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