竊盜大賽,偷到就是你的:藝術系列酒店的爆紅企劃

登入元宇宙

金相均

本篇要介紹的擴增實境案例,和在《阿爾罕布拉宮的回憶》中登場的元宇宙《聶斯特》一樣有驚人的沉浸式體驗。那就是位於澳洲墨爾本的高級連鎖酒店——藝術系列酒店(Art Series Hotels)——所打造的元宇宙。藝術系列酒店的每家分店都有自己的主題,而展示有名藝術家的作品則是此系列酒店的特色。

 

歡迎偷竊者的酒店?

 

夏季為藝術系列酒店的淡季,為了在淡季銷售1000間客房,他們以自家酒店為背景,向大眾提出一個非常獨特的世界觀。他們大約花了8萬美元來打造並經營獨特的元宇宙,利用從1990年代後活躍於英國的匿名美術家,也就是塗鴉藝術家(graffiti artist)班克斯(Banksy)的作品來企劃活動

 

班克斯的作品帶有諷刺社會與政治的意味,大多以建築物的外牆、橋樑和街道等為背景來創作。酒店花1萬5千美元購入班克斯其中一幅作品〈無球遊戲(No Ball Games)〉,並展示於某間分店。然後他們向旅客發出公告,要大家試圖把畫作偷走。偷竊規則相當單純:禁止使用槍枝、刀械等武器,也不得採取暴力行為。若能用其他手段偷走,該畫作就歸屬偷竊成功的客人。這是個能免費獲得高昂畫作(價值達1萬5千美元)的大好機會。不過還有另一個規則,那就是若想行竊,就必須投宿藝術系列酒店。

 

藝術系列酒店透過社群媒體向大眾宣傳這個活動,同時也給予跟畫作相關的提示。活動期間,班克斯的作品會轉移到不同的分店展示,至於什麼時候會在哪個地方展示,並沒有詳細地對外公開。非常多人,甚至還有有名的藝人也試圖偷走畫作。

 

酒店取得客人的同意,將人們在嘗試偷竊時被拍下的監視器畫面上傳至社群媒體。開始有許多在偷竊過程中被抓到的人,興奮地將自身經驗上傳至個人的社群媒體。這次活動被多家媒體爭相報導,包含澳洲本地的媒體,以及CNN(有線電視新聞網)、《LA Times(洛杉磯時報)》等各種外媒。結果,班克斯的畫作下場如何呢?

 

有兩名女性——梅根.安妮(Megan Aney)和莫拉.托伊(Maura Tuohy)——成功偷走了畫作。她們行竊時,並沒有使用高科技或是複雜的軍事戰術。她們得知班克斯的畫作很快就要從藝術系列酒店的布萊克曼分店運送到奧爾森分店,於是便假裝自己是奧爾森分店的職員。她們謊稱自己要負責將〈無球遊戲〉搬運到奧爾森分店,並跟布萊克曼分店的職員索取畫作,布萊克曼的職員上當後,乖乖地交出畫作。那時「偷走班克斯」的活動才進行到第四天。

 

後來酒店又準備了新的作品,繼續舉辦活動。梅根.安妮和莫拉.托伊偷走畫作的消息很快就在社群媒體上傳開。

 

8 萬美元的畫作,幫酒店創造 3 倍的收益
 

藝術系列酒店這次的活動榮獲克里奧國際廣告獎(Clio Awards)互動類的銅獎,也榮獲坎城國際創意節(Cannes Lions International Festival of Creativity)公關組的金獅獎。酒店一開始打算投資8萬美元來銷售1000個客房,所以才擬出這項企劃,最後的成果如何呢?

 

酒店所有的客房共1500間全都銷售一空,收益高達投資金額的3倍。本次活動在社群媒體上被分享的次數足足有700萬次。看這個成績,藝術系列酒店所打造的合法竊盜元宇宙——偷走班克斯——可說是大獲成功。

 

在犯罪心理學的格言中,有一句話說:「壞人會去做好人只敢在夢裡想像的事(Bad men do what good men dream.)。」我們透過小說、電影等管道接觸到許多藝術作品被小偷巧妙竊走的酷炫故事。當然,不容置疑的是,這樣的竊盜行為在現實社會中是違法的,但即使目標不在於成為富翁,還是會有許多人幻想自己如果能偷竊昂貴的物品,嘗試看看這種刺激的事情,結果不知會是如何。

 

藝術系列酒店正是利用這一點來構築元宇宙。就算偷了藝術作品,不論在偷竊的過程中有沒有被逮到,都不需擔心會被處分。除此之外,開放行竊的物品並非複製品,而是在現實世界中以高價交易的真正的藝術品。他們巧妙地融合了現實與幻想的元素。

 

「偷走班克斯」的幾個切入點如下:

第一,擴增實境並不一定都要動用智慧隱形眼鏡、智慧型手機應用程式這類高科技的裝置。關鍵在於如何將某個內容套用在現實之上,藉此擴增人的感覺、經驗和想法,或是使這些轉移到其他地方。雖然「偷走班克斯」利用社群媒體來提供活動資訊和提示,但除此之外,大部分活動的經營都是以類比的形式來進行的。當然,如果他們借用數位的力量,想必能打造出範圍更大、參加者更多的龐大元宇宙。

 

第二,擴增實境元宇宙不必照樣遵行現實世界的規則和法律。即使有所觸犯,只要讓擴增實境元宇宙裡的成員都得到益處就行。不過,在擴增實境元宇宙裡發生的事情,不能對現實世界造成損害。

 

【書籍資料】
登入元宇宙

 

推廌文章
台首位「婦產專科」無國界醫師:那天,我為沒有雙腿的阿富汗產婦引產 被醫生「看破手腳」的婦人──《我的戰場在產房》